言下之意,就是要王嬷嬷替她隐瞒下这件事情了。王嬷嬷略一思索,心头不免一惊。王嬷嬷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跟前的女子,最终不由叹了口气。

  这王妃的位置,各家千金小姐莫有不肖想的,偏偏这九小姐毫不在意。王嬷嬷摇了摇头,却没有在再这件事情上纠结下去。

  至于夫人晚上问话,她只需要实话实说就足够了。不过眼见着叶昀将那未完成的帕子往腰间挂去,王嬷嬷的眼角还是忍不住抽了抽。

  第二日便是元宵节,苏府的马车一大早就停在了府门外。入宫并不需要带丫鬟,叶昀安抚了碧儿和胭脂一会儿,就随着夫人身边的婢女往府门走去。

  至于她的腰间,自然是挂着那块难看的帕子。等到了府门的时候,叶青珊也刚好到来。叶青珊一眼就瞥见她腰间挂着的帕子,顿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抬起袖子,半掩住嘴唇,道:“九妹,你怎么能带这样的帕子去宫里,莫不是昨日里嬷嬷布置的作业你竟是没完成不成?”

  她话语间一副十分担忧的样子,却掩盖不住眼眸里的讥讽之色。叶昀抬眼瞧了她一眼。今日的叶青珊一身粉色长袖衣衫,外边套着个粉白披肩,发髻高高梳起,挑了两络来垂在胸口,耳朵上挂着银铛猪耳坠,实在是漂亮地很。

  只是……叶昀的目光移到她脑袋上插着的红宝石金簪上,忽而垂眸淡淡笑道:“八姐,昀儿愚钝,短时间内学不得八姐姐你那般精细,这女红,我向来是不会的。只是不知道八姐头上的发簪是哪里来的,看起来倒是十分漂亮。”

  听到叶昀这样说,叶青珊顿时得意起来,鄙夷地看了眼叶昀一眼,道:“这簪子自然是母亲送与我的。九妹若是喜欢,回头找母亲讨要便是了。”

  苏夫人不喜欢叶昀是府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叶青珊此刻说这话,不过是在嘲讽叶昀不得夫人喜爱,身份卑微罢了。只是她话音刚落,叶芙的目光也随之落到她身来。

  下一秒,叶芙就皱起眉头,快步走到叶青珊跟前,道:“八妹妹,你实在是太胡闹了。这红宝石金簪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戴了。”叶芙向来心高气傲。这簪子若不是母亲看不上眼,才不会送了叶青珊。

  原本以叶青珊庶女的身份,就不配戴着这簪子。往日里她在府里偷偷戴倒也罢了。可是今日是要入宫,她竟然还这样明目张胆。

  当今皇后极为注重身份,叶青珊此举,分明就是要惹怒皇后。若不是她此刻发现,还不知道这蠢货又要惹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没得连累了她。

  一想到此,叶芙的神色顿时难看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也难听下来。叶青珊原本正得意,此刻听到叶青珊的话,神色登时僵硬下来。

  好大一会儿,叶青珊才勉强露出笑来,道:“大姐,青珊,青珊只是觉得好看便戴上了,没有想到那么多。青珊这就去换下。大姐便不要在生妹妹的气了可好?”

  √酷(匠网、√首M&发

  天刚刚放亮,叶昀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西楚太后向来喜爱舞姿优美的女子。叶太傅当年谏言,已然是得罪了当今皇上,现在也只有通过讨好太后来保住自己的前程了。

  各院的小姐都已经赶到了花园处集合,眼见着叶昀姗姗来迟,叶青珊立刻上前道:“九妹妹,你来得这样迟,颜色又这般难看,莫不是身子出了什么问题?”

  叶芙站在一旁,目光落到叶昀的脸颊上,一时间也忍不住诧异。昨日回府时,叶昀的脸色还红润地狠。这怎么只过了一晚上,叶昀的脸色竟然这样差起来。

  于此同时,叶昀也抬起头,只见叶芙今日身着长袖霓裳舞衣,一身鲜红似火,裙摆间点缀红梅,行走步履间好似朵朵梅花盛开。叶芙微微抬首,就露出洁白的脖颈,弧度优美,仿若天鹅,手指纤细柔软,肌肤白皙,神色间带着惯有的骄傲。叶芙的双颊一抹胭脂晕染开来,朱唇明眸,此刻眉头正轻轻皱着,单单这一个动作,就要人忍不住心怜。

  叶昀低垂下眉眼,露出十分温顺怯懦的样子,好似不敢去看叶青珊的眼睛,自然也没有去回她的话。这个样子,仿佛一瞬间回到她之前的模样一般。

  叶青珊虽然心中略有疑惑,但到底还是忍不住得意,叶昀毕竟是年纪轻,原来的模样不过是一时假装罢了。今日可是要教导舞蹈,想必叶昀是知道自己功底差劲,一晚上都是担忧不已,这才脸色如此之差。

  思及此,叶青珊忍不住又要开口,却是见王嬷嬷领着个年轻女子往这边走来。叶青珊只好咽下自己口中的话,默默坐回自个儿的位置。

  王嬷嬷领着上官婉儿过来时,目光下意识地往叶昀的身上看过去。当看到叶昀苍白的脸色时,王嬷嬷不禁愣了一下,却是什么也没说。上次的事情,王嬷嬷就已经看出这九小姐是个极有心思的人,今日里又摆出这样子来,恐怕还是打着同样的心思。

  一时间,王嬷嬷看着叶昀的神色也有些复杂起来。这上官婉儿向来富有才名,为人也是心高气傲。一曲绿腰更是博得都城众位千金公子的称赞。因而这些年,到底是得了一声上官大师的称谓。也不知道九小姐这一套会不会惹怒了上官婉儿。

  心念百转千回,王嬷嬷脸上也未显露分毫。众位小姐一一上前来见礼,上官婉儿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她们身上,神色淡然,唯独轮到叶芙时,上官婉儿面颊上才露出些许笑意来。

  王嬷嬷默默站在后面,等着众位小姐都落座,才吩咐人搬来乐器。不过片刻,院子里就响起丝竹之声。

  骨子里,叶芙是瞧不起上官婉儿这样的戏子的。只是眼见着上官婉儿甩袖旋转,腰肢轻盈若折,舞姿翩翩,步履间风情万种,又好似柔情不断,叶芙还是忍不住在心底赞叹了一声,神色间也多了两分恭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