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王嬷嬷的神色,心底渐渐明悟。恐怕在王嬷嬷昨日吩咐自己早起候着时,就没打算那么早过来。之所以那般说,只不过是测试一下自己的耐心和守信程度罢了。现在看来,王嬷嬷想来是十分满意了。

  果不其然,王嬷嬷一改昨日里板着的面孔,露出温和的笑容来,道:“九小姐进步神速,这基本的礼仪已经学得七八成,只要多加练习就可。至于今日……”王嬷嬷顿了一下,才道,“苏夫人昨日才将老奴换去,说是元宵节面圣,到底是个难得的机会。九小姐往日里缺乏练习,对女红生疏地很,到时候错失良机却是可惜。因而今日老奴便是来教导九小姐女红的。”

  听到王嬷嬷这样的一番话,叶昀不禁有些错愕。一时之间,叶昀也想不明白苏夫人打的什么心思。众所周知,这叶府嫡女女红极为出色,根本没必要再向外学习女红。她九小姐刺绣极为难看也不是秘密。

  区区一个元宵节又如何会牵扯到女红技术,恐怕苏夫人是准备让自己来称托叶芙的优秀才是。何况王嬷嬷这话语中的意思,分明是指元宵节时,各个王爷皇子都会出席,若是能够被某个公子看上,队医她这样的庶女来说,不亚于飞上枝头变凤凰。

  只是可惜,她却看不上这样的姻缘。女子所绣无外乎香囊荷包,都是送心上人的东西。可惜她并无意成为什么皇妃,再加上,她这具身体还有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她恨不得能早日将这婚退了去,又怎么会绣香包送给他。

  不过这些话她却是不会对王嬷嬷说的。片刻后,碧儿和胭脂就已经取了丝线帕子过来。王嬷嬷先是讲解了下刺绣的要点,又将近日来流行的图案拿来给叶昀一一介绍了下,才让叶昀动手。

  想着叶昀昨日里的表现,王嬷嬷不禁对叶昀多了几分期待。那么通透伶俐的人,手头上的功夫又怎么会差了。只是眼见着叶昀一会儿擦下额头,一会儿又低头细细对比着图案,王嬷嬷眼眸中不免露出些许疑惑起来。

  先前听闻叶府九小姐虽是容貌娇美,但性子粗俗不堪,对女红更是一窍不通,王嬷嬷还心有不满。只是昨日里一见,却是彻底推翻了王嬷嬷原本对叶昀的印象。只是看叶昀现在的样子,难不成真是半点儿女红都不懂?王嬷嬷慢慢皱起眉头,起身走到叶昀身边,垂眸看了眼,一张脸顿时僵硬起来。

  “嬷嬷,您……”叶昀掩去唇角的笑意,故意露出怯怯的神情来,似乎生怕王嬷嬷不满一般小心翼翼地开口。

  王嬷嬷的脸色十分难看。叶昀手中纯白的帕子上此刻歪歪扭扭地绣着个昀字,看起来跟蚯蚓似的,实在是没有半分美感。王嬷嬷极力克制了自己片刻,才忍住没有发火。

  叶昀像是察觉到她的怒气一般,缩了缩身子,才问道:“嬷嬷,我是绣的十分难看?”说这话时,叶昀刻意放缓了语气,露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来。

  她这个样子,王嬷嬷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思及之前听到的传闻,王嬷嬷瞧着叶昀的神情难免带了几分同情。在王嬷嬷看来,像叶昀这样的女子,不应该连基本的女红都是学不会的。

  只是现在才开始学,已经是来不及了。王嬷嬷略一思索,心底下就已经有了计较。总归九小姐是定了姻亲的,倒也不必要向府里其他的小姐一般那样急着表现自己。想来已九王的性子,也不会想在这样的公共场合收到九小姐的香囊。

  最“a新Yj章Fx节上D》酷}匠?网o

  这么一想,王嬷嬷索性将教导叶昀女红的心思放下来,一心一意教起叶昀宫里的规矩来。瞧着叶昀一举一动都是十分规矩,王嬷嬷这才一扫之前的阴霾,又露出笑来。

  到了中午时,王嬷嬷也是放叶昀去休息去了。等着叶昀进了屋子,王嬷嬷才从转角处又折了回来。方才刺绣的帕子还放在亭子内的石桌上面。王嬷嬷快步走过去,拿起帕子,细细看了会儿,不禁慢慢皱起眉头,神色间多有不解。

  王嬷嬷抬首看了眼叶昀的屋门,将帕子塞到袖口里。等着叶昀出来时,王嬷嬷已经回来了,正板着脸坐在亭子内。叶昀规规矩矩地上前,还未行礼,王嬷嬷就冷哼了一声。

  叶昀被王嬷嬷突如其来的怒气吓了一跳,不由得抬起头来,一动不动地看着王嬷嬷。王嬷嬷心头有气,语气不免有些难听:“九小姐真是好大的能耐,若是对嬷嬷我心存不满,直言便是,老奴自会向夫人请辞,何苦这样挖苦老奴。”

  一边说着,王嬷嬷一边自袖口里取出那块帕子扔到叶昀跟前,语调逐渐变冷:“九小姐既然不愿意跟着老奴后边学这些个规矩,又何苦勉强自己。”

  一句话,叶昀就知道王嬷嬷这是发现了。叶昀看着王嬷嬷铁青的脸,心底叹了口气。随后叶昀才将桌面上的帕子捡起来,苦笑一声,道:“我本无意欺瞒嬷嬷,只是不想竟是让嬷嬷知晓了。”

  王嬷嬷毕竟是宫里待过的老人,眼光毒辣,看出她故意错手,不肯绣好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就是不知道王嬷嬷能不能接受她的心思。叶昀在心底斟酌了下,才道:“嬷嬷,您觉得宫中的生活如何?”

  说这话时,叶昀抬首目光笔直地落在王嬷嬷的脸上,神色锐利,似乎要看到王嬷嬷的心底去。王嬷嬷吓了一跳,一时间神情都有些恍惚起来。这样的问题,倒是从来不曾有人问过她。

  王嬷嬷在原地愣了会儿,才站起身来,来回走了两不饿,最终轻轻摇了摇头。若非能得到贵妃的青睐,恐怕她当年就已经死在宫里了,哪儿还能站在此刻教导九小姐礼仪。

  瞧着王嬷嬷这个样子,叶昀心底也明白了几分。不过有些话却是不可以挑明了说,叶昀垂下眼帘,笑了一下,道:“嬷嬷,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嬷嬷谅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