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终了,上官婉儿才停下步子,一旁的丫鬟连忙地上汗巾。上官婉儿细细擦了把额头上渗出的汗珠,才笑着将目光落到众人身上。

  “诸位小姐,叶大人既然请了婉儿来教导诸位小姐,那么婉儿就要尽心尽力,自然不会辜负叶大人所托。只是府中小姐们天赋功底不尽相同,若是按照同一个方法同一进程来教导,不免误人子弟,反倒耽误了诸位小姐。”上官婉儿微微一笑,眼底带着自信,道,“所以还请诸位小姐按着方才婉儿舞蹈的那般,抽取其中最简洁的一段跳上一跳,如此,婉儿也可对症下药。”

  众位小姐都是没想到还有这种教导方法,原本还#担心自己天资愚钝的小姐不禁松了口气。至于叶芙,对于上官婉儿这样的说法,更是十分赞同。府里这些个庶妹的斤两,她还是略知一二的。

  因而初时,母亲让她同这些个庶妹一起学习时,她才忍不住抱怨。现在上官婉儿这般说,倒是让她不必担心会被拖累了。一时间,众位小姐都是感激地看着上官婉儿。

  叶昀低垂着眼眸,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这上官婉儿不愧是都城各个公子的心头好。这样长袖善舞的人儿,谁会不喜欢呢?

  轮到叶昀的时候,上官婉儿不禁皱眉。眼前的女子从始至终都是低垂着眼眸,神色间更是拘谨。等着叶昀摆开姿势时,上官婉儿好看的眉头顿时拧地更加紧,若不是极力克制着,恐怕早已经发火了。

  偏偏到了最后一步,叶昀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这般笨拙的动作,分明是从来未学过舞蹈。一旁的叶青珊顿时捂住嘴轻笑了下:“九妹妹,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被东西绊到了?”说罢,叶青珊偏头看着上官婉儿,柔柔弱弱地道,“夫子,九妹妹从未学过舞,今日恐怕是身子不适,做到这般已是尽力,还望夫子体谅一二,青珊在这里代九妹妹谢过夫子了。”

  她这话语间看似在为叶昀求情,实际上却是暗指叶昀举止粗俗,未曾受教,根本是个不堪教养之徒。再加上她那一声夫子,更是让上官婉儿听了十分舒服。叶芙目光闪烁了下,虽然她并不喜欢叶青珊这般落尽下石。只是叶昀近日来的确嚣张了些,因而叶芙也并未开口劝阻。

  至于上官婉儿,本就对叶昀不喜,此刻听了叶青珊这番话,对叶昀自然更加喜欢不起来了。这样的功底,已经不能够用差来形容,实在是糟糕透了。

  叶昀仿佛受了惊吓,脸上通红一片,双手搓着自己的衣角,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这个样子,落到上官婉儿眼里,更加觉得她不善教养。

  碧儿站在一旁看着,禁不住心底暗暗着急。胭脂垂在膝旁的手指不自觉握紧。若非叶昀昨日里吩咐过,她早就冲上前去了。

  半晌,叶昀才红着眼眶抬起头来:“夫子,昀儿,昀儿并非有意。只是昀儿今日身体不适,这才……”

  她话语间结结巴巴,上官婉儿听得不耐,当即拉下脸来:“九小姐既然身体不适,就该回去歇息,省得平白在这里耽误了他人。”

  这话已经是十分不客气了。叶昀适时地落下泪来,却又强忍着退下,小声道:“是。”

  碧儿连忙上前去扶住叶昀,转身向着自个儿的院子走去。叶青珊幸灾乐祸地看着叶昀的背影,脸庞上却是露出担忧的神情。

  看到这一幕,上官婉儿不禁对叶青珊多了几分喜欢,到底是会说话的丫头。

  那一边,叶昀的身子不住地抖着,吓得碧儿当真以为她是受了委屈,立即愤然道:“小姐,您何必和她们一般见识。奴婢瞧着那上官婉儿也没什么可高傲的。依着奴婢看,您跳地可比她好看多了。”

  W酷匠网首v/发

  一旁的胭脂却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碧儿不解地抬头。胭脂叹了口气,随后笑道:“碧儿,你就别瞎操心了,只怕小姐此刻是憋着笑呢。”

  说话间,三人已经进了屋子。叶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碧儿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二人,迷惑不解。瞬间,碧儿就明白过来,当即扳起脸来看向胭脂,假装气呼呼地道:“好你个胭脂,这样的事情都瞒着我。”

  叶昀连忙道:“碧儿,这件事你却是怪不得胭脂了。这事是我让她瞒着你的。若不然,以你的脾气,恐怕光是一眼,就要叫人家看出来。”

  碧儿心思细腻,若是知道她是故意装病不肯学舞,面上定然不会那般紧张。倘若叶芙有心追究,难免会看出些端倪来,因而叶昀之前才故意瞒着碧儿。

  此后一连三天,叶昀都称病不肯前去学舞。上官婉儿派了丫鬟前去看,却是连人都没有看见就被打发了回来。趁着歇息的时间,叶青珊故意同身旁的丫鬟私语起来:“这九妹妹也真是心高气傲,若是不愿意来上夫子的课,直说也就是了,这称病不出,不免过分了些。”

  上官婉儿恰好路过她身边,听到这话,脚步立刻停了下来。随后等着诸位小姐都各自回去了,上官婉儿特意转到叶昀的院子前。

  尚未踏进去,上官婉儿就听得里面一阵娇笑声。上官婉儿的脸色立刻青下来,停下脚步,悄悄往里边看去,只见叶昀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子前同身旁的两个丫鬟谈笑着。

  上官婉儿顿时气急,一甩长袖就反身往叶崇文的院子而去。等到了院门口,才被小厮告知叶崇文已经出府。上官婉儿思索了下,索性转到苏夫人那般。

  刚一进屋,上官婉儿就对着苏夫人行了一礼,这一双盈盈秋水的眸子更是瞬间红了起来:“夫人,婉儿实在无力教导诸位小姐,还请夫人允许婉儿请辞。”

  她这番姿态,倒是将苏夫人下了一跳,一时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恰巧叶芙进来,见到上官婉儿这样,不由皱眉吩咐身边的丫鬟去将上官婉儿扶起,随后才走到苏夫人身边。

  瞧着自家母亲神色难看,叶芙只以为是上官婉儿做了什么事情触怒了苏夫人,当即就替上官婉儿求情道:“母亲,您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上官大师做错了什么,竟惹得您生气了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