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崇文双手背于身后,静静地看着远方。

  李管家顿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老爷心中是否已经知晓了这件事的幕后指使人?”

  “你觉得呢?”叶崇文反问道,他可不信这老管家跟了他这么些年,叶府里的风风雨雨都过了这么些年,他会什么都看不出来?

  李管家看了一眼叶崇文,叶昀?这个名字藏在喉咙里差点脱口而出,但他身为一个下人,怎可轻易将心中有损主子的话说出来?

  !T酷D匠网%首》p发

  叶崇文见李管家不说话,只是低垂着脑袋,也只好摆了一下衣袖,心中都有数,但是也只是推测而已,怎么好轻易明说出口?

  叶昀自从遭遇那场变故之后,性情便开始大变,不似从前唯唯诺诺,倒变得有几分像梅夫人了。

  “老爷,九小姐为您送来了生辰礼。”

  生辰礼?叶崇文微蹙眉毛,回过身,抬眼便看到了丫鬟手中拿着的腊梅图。

  远远瞧过去,只见那布上勾勒着茫茫大雪中盛开的腊梅花,就像是生长在其上一般,一枝一花,高风亮节,皆是神韵。仿佛能够嗅到腊梅图上散发出的阵阵清香,沁人心脾。

  李管家瞥见那副腊月图却不禁暗暗心惊,这个九小姐疯了吧?今晚的事情因这副腊月图而掀起,可转眼她又将腊月图送到老爷手中……这个九小姐,到底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叶崇文眼睛微微眯起,上前取过那腊梅图,细细查看着。原先芙儿送给他,他没放心上,毕竟芙儿女工了得,能秀出这番精致生动的绣图也不奇怪,但如果说是九儿秀的……

  难道说,九儿变得还不止是性情,连着人都变了?

  薄纱纸糊的窗经不住风和雪的动摇,胭脂伸手将被吹的楞楞作响的窗户关紧,却正好掩进来芬芳的香味,清冽却带着一丝丝的苦味。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胭脂,外面的雪也停了,不如咱们出去瞧瞧梅花开的怎么样了。”叶韵将嬷嬷递过来的汤婆子在手里拢紧。

  “今儿外面的天还算好,奴婢陪着小姐出去一会儿也是不打紧的,但是只怕是嬷嬷要冷下来脸子揪我耳朵了。”胭脂笑着接过嬷嬷正准备给叶韵系上的披风。

  李嬷嬷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咱们这做奴婢的,就该是给主子们贴心伺候的,哪像你成天就知道贪玩,亏的咱们小姐脾气好,要是摊上了其他主子,你的皮指不定要被剥掉几层了。”

  “好了好了,嬷嬷,我真的很想出去看看梅花……”

  李嬷嬷经不过叶韵的软磨硬泡,终于是点头答应了。

  叶韵身穿一袭对襟宫袄,外披溜着雪狐毛皮边的披风,微风吹过,细碎的雪花飞舞,乌黑顺滑的发被挽成一个简单的倾髻,将一支清雅的玉兰花步摇戴上。衬着叶韵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

  “胭脂把这几支开的漂亮的,折了咱们放屋子里去。”园子里的梅花开的又密又多,个顶个的好看。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九妹妹,怎么这么大冷的天你也出来走动走动啊,还以为你会被昨日的事情吓得不敢出来见光呢。”女人的声音本是略微浑厚那类的,却刻意尖细着嗓子带着讽刺之意,让人听着觉得有甚是奇怪。

  奴婢们给几位主子行过礼后,叶韵将手里折好的梅花递给胭脂,也规规矩矩的给程姨娘请了安。

  叶韵起身后,程姨娘身边的叶青珊也没有动身的意思,冷着一张脸抱着胳膊看戏。

  “青珊。”程姨娘微蹙眉毛,低声训斥叶青珊一声,但也就只是作表面戏,不让叶昀落得太难堪罢了。

  叶韵不动痕迹的低头敛眉冷笑了一下,然后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又是十分的恭谨,“本来就是一家人,别计较那么多。反倒是程姨娘穿的这么单薄,怎地出门前奴婢们都没有仔细着吗?我手里的汤婆子倒还暖和,程姨娘拿去暖暖手吧。”

  程姨娘面对叶韵这么明显的示好心生警惕,她心下细细琢磨着,眼睛转了一圈,脸上也回着笑容,“姨娘身体倒也还好,只不过出来玩一会儿,身边还有人陪着,你自己拿着捂吧。

  叶青珊瞥见叶昀这示好的举动,令她想起了昨日的事情,不禁露出不屑之意,“叶昀,你少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叶韵一早就料到叶青珊的反应,只不过没想到她这么直白,也不晓得她内心到底有多排斥自已,但是无所谓,她只需要拉拢到程姨娘即可。

  “青珊,说话注意些分寸。”程姨娘淡淡地瞥了叶青珊一眼。

  程姨娘这话说的温婉,可话里头到底还是训斥的意思,觉着叶青珊这是多嘴了。程姨娘谨慎的性子说话原是滴水不漏的,可耐不住叶青珊是她女儿,她又本身就是有意提点叶青珊听的!

  如此一来二去,叶青珊自然是听出来了她话里责备的意思来。可叶青珊哪里就能当真听了程姨娘的话住了嘴去?昨个儿的事其他人看不明白也就罢了,叶青珊却是看的透彻。昨个儿那一场大戏,怕是都出于眼前这个女子的算计罢了。

  嘴角的弧度敛了下去,叶青珊眼神带一丝质疑的打量叶昀一圈,末了低头玩弄手上的头发,淡淡的冷嘲声音,“昨个儿的事究竟是如何,怕也只有你叶昀一人心知肚明。如此好算计,我叶青珊也是佩服。”

  叶昀面色也不变,就那么静静站着也不言语。对于叶青珊已经是有些冷嘲语气的话,叶昀更是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把眉头微微挑了挑,大有你可以继续说的意思。

  忽来的一阵风,吹的枝头梅花轻颤,也带了一丝冷香拂过圆子里众人的口鼻。梅花傲寒而开,冷香沁人肺腑端的是几分幽静。

  深吸口气,冷香沁鼻叶青珊暗暗的平复几番心绪,理清了言辞尽量平静的开口,“叶昀,昨个儿的事我不管究竟怎样,可重点是,你把我娘亲牵扯进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