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氏不言,若再为叶芙辩解,怕是被削了这掌事主母的权力也未必不可能。

  “即日起,你就在屋子里给我好好反省,禁止出户三个月!你若是敢擅自出来,杖打二十大板!”叶崇文冷声说道。

  z酷m匠S!网正版u首/发MZ

  叶芙闻言瞪大了眼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崇文,显然是不相信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叶芙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但苏氏十分清楚,这时候芙儿再说什么都只会惹得叶崇文生气,说不定会罚的更重些。她抢先叶芙一步,“老爷处罚的是,妾身会好好管教芙儿的。”

  “最好如此!”叶崇文深深地看了苏氏一眼,然后拂袖忿忿离去。

  叶崇文离开后,在座的众人都逐渐离场,好好的生辰,就这么被叶芙给搞砸了……

  看着现场狼狈一片,叶昀却显得云淡风轻,她转身离场,经过叶芙的时候淡淡道::“大姐姐,害人终害己。”

  叶芙身躯一僵,想也没想就直接抓住她的臂膀,狠声质问:“叶昀,是不是你!”

  叶昀蹙了蹙眉,厌恶地挥开了她的手,冷冷道:“大姐姐,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你说出此话,你可有证据?”

  “证据?”叶芙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由得失笑几声,然后面露恨意,“明月是你派来的对不对?是你故意让明月来引诱我的对不对!”

  叶昀定定地看着她,并未接话。

  虽然得不到叶昀的回答,可是叶芙却心下有数了,她笑得越发悲凉,“那首诗,你是故意让我看的对不对?”

  叶昀看她那悲凉狼狈的模样,叶昀只是摇摇头,正准备走,可是叶芙却揽住了她的去路,哀声怒斥:“叶昀,你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算计我!”

  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算计她?叶昀从鼻腔发出了一声满是讽刺的声音。“姐姐,你说话可真有趣……姐姐当日故意将我推去湖中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问问你自已这番话呢?现在反倒被人算计了,竟然能咄咄逼人地质问,实在有趣。”

  叶芙哑语,然后死不肯承认,“我说了,那时候只是意外,我才没有故意将你推去湖中,我……”

  “那如果我说,这一次的事情也只是意外呢?”叶昀含笑反问。

  “怎么可……”能字叶芙没说出来就没了声音,她咬了咬嘴唇看着叶昀,叶昀不承认自已的罪行,如她一般不肯承认自已的行为。

  “姐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是没有害人之心,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叶昀面露讥意,然后转身离开。这一次,叶芙没有再揽住她,而是愣在原地,久久没有作声。

  回屋的路上,叶昀忽然想起了什么,便侧身低声对胭脂道:“胭脂,你去将绣腊梅图给父亲送过去。明珠,明日你拿些银两给明月家里送过去,然后去附近找一个大点的宅院将明月的婆婆安置了,最好能找个人伺候着,也不要将明月已经不再世的事说于她,老人家受不住的。”

  “小姐?”胭脂狐疑的看了看叶昀,这腊梅图不是老爷忌讳的吗?为什么小姐还要踩老爷的忌讳?小姐该不会是被刚刚的事情吓得失忆了吧?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叶昀看到胭脂怪异地盯着自已,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以为自己仪容不整。

  胭脂见叶昀的举动连忙解释:“不是的,小姐,奴婢只是……只是奇怪您为什么还要给老爷送去腊梅图,毕竟……”

  叶昀摸头发的举动微微顿住,心里一下了然,道:“无妨,按我说的做便好。”

  胭脂见叶昀胸有成竹的样子,便知道了她另有计划,便答道:“是。”

  叶昀看了看漆黑如墨的天空,叹了口气,而后双手合十,心里祈祷,明月,望你来世嫁个好人家,能与丈夫白头偕老,今日的事,还望你不要怪罪我。

  夜里,叶崇文仍然一个人在翻看书,一直没有回房休息的举动。他身边的管家忍不住提醒道:“老爷,夜深了,该歇息了……”

  叶崇文此时才有了些反应,他指尖微微一动,好半响才合上了书,满脸疲惫的靠在木榻,“今日之事,实在令我意外。”

  李管家也颇有同感地点点头,感叹道:“是啊,老奴也没想到大小姐会这样,怕是要多让苏夫人管教一下了,不然这样下去,实在不妙啊,老爷。”

  叶崇文却摇摇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是有些不妙,但这件事,并非芙儿一手所做。”

  李管家闻言面露诧异,不禁细想起今日叶芙的样子,确实像是无辜的,只是老爷是从何得知的,为何今日没有帮着叶芙说话,反而惩戒了她一番?

  “老爷,老奴不太明白。”

  “芙儿是我看着从小长到大的,她几斤几两我还是看得清的,表面看起来倒是温柔贤淑,但是心里却没有丝毫主见。她是府里的小姐,金银珠宝稀少的宝贝她哪点缺了,何必要去偷拿一张绣图?”说到这里,叶崇文突然顿了一下,眉间是挥之不去的忧愁,“恐怕是有人借着她的善妒,牵着她的鼻子走,想在府里闹出点事来。”

  管家愣了一下,“既然老爷都笃定了小姐只是从犯而已,为何还要下这么重的惩罚?”

  叶芙是叶崇文最宠爱的女儿,从来都是舍不得打骂,管家还是第一次看到叶崇文对着叶芙发这么大的火。

  叶崇文显得很是无奈,叹道:“我是没想到芙儿竟然会显露出这样的一面。”

  想想今日叶芙竟然直接朝着明月动手,这么多人前,她哪还有什么小姐的模样?“看来还是我对这个女儿过于宠溺了,还未出阁竟犯下这种错误,若是此时还纵容,恐怕以后嗜宠而骄,更加无法无天。况且,程姨娘那边因芙儿失了明月,不惩戒芙儿,哪有那么容易罢休。”

  远边的夕阳落在山林之后,将天空染得通红一片,叶昀坐在石凳上,悠风阵阵,她身着薄衫,嘴上噙着一抹笑容。

  快入夜了,终于可以安静一阵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