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崇文转而意味深长地看了叶昀一眼,这个他从小都不关心的女儿,自从上次醒来之后,像变了个人一样,每次,都令人瞠目结舌。这两句诗,竟然出自她之手,这些年来,她到底隐忍了些什么?如此霸气,傲然,桀骜,不羁的九儿,自己当初怎么不知道多看望看望她。

  苏氏见情况不对,苦苦思索着这些事情的经过,她忽然嗅到了一丝蹊跷,赶紧说了出来:“老爷,芙儿既然说是程姨娘身边的明月指使她这么做的,那么,不妨将明月唤来与芙儿对质。这样,事情或许会更明了。”

  程姨娘见自己被怀疑,心里不悦,冷冷喝道:“大小姐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为何要将这脏水泼到妾身身上。府中谁人不知,我同大小姐关系向来没有这么亲昵,更别说差明月去将绣图送给大小姐了。试问,这样做,于我,有什么好处?”

  战火欲烧欲旺,好像大家都忘了今日是大年夜,这样闹,始终是不吉利的。

  “程姨娘,既然大姐姐说这副绣图是明月给她的,那就将明月唤来,将此事问清楚,正好还程姨娘一个清白”叶昀一字一句道。

  众人点点头。

  叶崇文朝身旁的侍卫说道:“去。将明月唤来。”

  半晌,那侍卫领着明月匆匆赶来,明月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可见赶路赶的紧。

  “奴婢见过老爷。”明月跪地行礼,面带紧张。

  叶芙看到明月,便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般,忙道:“明月,你说,你告诉父亲,那夜是不是程姨娘差你将绣图送给我的,还说自己只是个妾室,斗不过叶昀,所以要借我……”

  明月闻言却傻傻地看着叶芙,道:“大小姐……您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

  “你……”叶芙已经慌了,那当日明月是受谁指使?

  “就是你,就是你将绣图拿给我的。”叶芙自己已经没时间思考了,像疯了一般,直接冲上去,想要去抓明月的头发,众人哗然!

  苏氏慌神,想要阻止叶芙,内心懊恼着这孩子做事怎么都不经大脑!

  坐在正堂上的叶崇文看着这一幕,脸色越发难看,骤地伸手怒拍桌子,怒喝:“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拦着!”

  叶崇文一声令下,好几个奴才奴婢都忙着上前架开,开始荒唐的是几个人竟然拉不开叶芙!叶芙又哭又骂着明月,哭哭啼啼:“你为什么要害我!明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叶崇文简直要气出内伤了,这就是叶府大小姐?这竟然是他叶崇文的女儿,如此泼妇!

  叶崇文骤地站了起来,一双老练精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叶芙,身上散发着的怒气是任何人都畏惧的,他怒叱一声,“叶芙!”

  这一下子叶芙终于愣住了,她愣愣地望向叶崇文,这时奴才们都趁着这个时候去拉开叶芙,这一场闹剧终于停息了下来。

  叶芙被架住,打骂不得明月,只能站在一边哭哭啼啼,又不甘又害怕的。

  叶崇文气得浑身发抖,整个人站着都摇摇欲坠,他死死地盯着哭哭啼啼的叶芙,他实在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种性格!

  苏氏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叶芙,再看叶崇文,她也是十分不安,她犹豫再三还是劝说道::“老爷,既然明月与此事脱不了干系,不妨将明月先看押起来,之后再审问。今日是大年夜,还是先吃饭吧!”

  苏氏想要将大家从这场惊变中拉出来,却无意踩中了叶崇文的脾气,他转头怒斥了苏氏,“吃饭?!发生这种事,你还想着吃饭!”

  苏氏被怒斥地一惊,立马瑟瑟发抖地回道:“不,不是的,老爷,妾身……”

  “叶芙变成这样子,你这个当娘的也脱逃不了干系!今日发生了这种事情,让我叶崇文脸往哪搁?叶府大小姐?连半点礼仪都没有,你说你配得上叶府嫡小姐的身份吗!”叶崇文愤怒地怒斥着,吓得苏氏两母女害怕地不敢抬头。

  在叶崇文愤怒之际,明月伏地高声喊冤,泪流满脸,“老爷,奴婢昨夜并未见过大小姐,也从未给过她绣图,请老爷明查,还奴婢清白!”

  而后,明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度之快,力道之大,便撞向了屋里的檀木桌子!血顺着明月的额头流下,在明月倒下的那一刻,嘴里还喃喃道:“老爷,奴婢冤枉……”说完便奄奄一息地闭上了眼。

  众人大惊!

  侍卫上前,在明月的鼻子前探了探,立即跪下,“老爷,明月已经断气了!”

  死无对证!

  程姨娘傻傻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明月便自尽了?

  “明月?明月!”程姨娘连忙上前探一下明月的气息,她不敢相信明月就此自尽,可当她确认明月真的是没了气息之后,程姨娘当即跪下,高声悲戚唤道:“老爷,明月是妾身的贴身丫鬟,她的性子妾身是知道的,她定是受不了今日的屈辱,便自尽了。求老爷为明月做主啊!为妾身做主啊!”

  叶崇文沉着一张脸听着程姨娘的悲戚痛呼,再接着看地上没了气息的明月,视线最后落在愣在一旁的叶芙身上……

  叶芙傻了眼,对于这惊变,她显然是没反应过来。这场戏,从头到尾,是设计好的。可笑的是,自己从未发觉,还以为自己是赢家!何其可悲!颤着唇说道:“父亲,定是明月不敢将程姨娘做的事抖出来,所以就自……”

  ☆@最C新x7章节%上Eb酷匠/C网?t

  “大姐姐!”叶昀出声打断了叶芙的话,而后瞥视着叶芙,缓缓问道:“大姐姐除了胡搅蛮缠,还找得到理由为自己辩解为自己开脱吗?大姐姐,绣图是你偷的,明月是你害死的,这些,都是眼睁睁的事实啊,大家伙可都在这看着呢。莫非大姐姐又要将这害死明月的罪名枉加在我身上?还是程姨娘身上?”

  叶芙听到叶昀的询问,她显然是无话可说,是啊,她再垂死挣扎,也不过是让父亲更加厌恶自已,认为自已是狡辩而已啊!叶芙紧紧地握住手,最终在叶崇文那冷漠的视线下只能无力地松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