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思索片刻,字字诚恳道:“九儿听闻父亲几年前丢了一副腊梅图,一直寻着无果。九儿想着送什么礼才能博父亲一笑,前些天便同父亲要了千年蚕丝,自己绣了腊梅图少半个月。可是,九儿刚刚来的时候,却发现绣图不见了,九儿的心思全都白费了。”说完,竟泣不成声,宛然一个孩童受了很大的委屈。

  程姨娘听着几人话中机锋不断,默然立于一旁,并不插话。

  叶芙虽然有些后怕,但觉得事情发展的很顺利,顿时装作大怒道:“九儿妹妹,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不只是我,这府中人尽皆知,去年父亲要考考我们的女红,说让我们绣朵牡丹,谁知妹妹连花瓣都绣不出,简直不忍直视。据我所知,妹妹向来是不会绣这些东西的。”

  去年斗绣图?

  怪不得叶芙如此笃定众人没有帮自己说话的,原来叶芙说的句句在理。可是,她千算万算都不会算到,自己已然不是之前的叶昀了。

  程姨娘默然不语,眼睛一直在叶昀身上游移不定。却见叶昀眼中无一丝惊慌,不禁大赞,诧异起来,莫非,这绣图……

  是九小姐绣的?

  这显然不符常理!

  柳姨娘焦躁道:“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这些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腊梅图是谁绣的,拿给我们一看便知谁在说谎了!”

  明珠立在叶昀身后,瞧着处惊不变,淡定从容的叶昀,便不再担忧。

  苏氏知晓绣图定不是叶芙绣的,可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崇文沉了脸色,猛的拍了桌子,震怒道:“一副绣图而已,值得你们争来争去吗?这叶府的家法成了摆设不成?个个都翻天了,你们给我好好看看,这绣图是谁绣的!”说完,冲着苏氏厉声道:“这就是你给我掌管的家?”

  苏氏脸色大变,猛然扑通一声便跪下:“老爷恕罪,妾身……”

  “芙儿,你将绣图拿给你娘她们瞧瞧。”叶崇文斜睨了叶昀一眼,摇了摇头,眼里尽是失望。

  叶青珊轻轻笑起,不屑地看了叶昀一眼,淡漠道:“就一副绣图而已,值得这么大费周章吗?”而后,轻轻扬眉,“九妹妹,你说是吧?”

  听到这话,叶芙忽然间神色一凝,偷眼看着叶昀。

  叶青珊也看不起叶昀,她的绣工是什么样子叶青珊还不知道?

  柳姨娘接过绣图,不由得出声赞叹道:“且不说这幅绣图的材质,就单单是这蚕丝,光滑如玉,绣出来的腊梅也是栩栩如生,这绣工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庶……”说到这里,柳姨娘又觉得有些不妥,赶忙改口,“我寻思着,九小姐的绣工也不可能在一年内突飞猛进,竟比得上京城那一等一的绣娘了。”

  果然,说完这些话,叶崇文的脸色更青了。

  叶昀并不答话,众人以为她知道事已至此,便也认了。

  程姨娘看着绣图,神情先是赞许,而后落在绣图的右下角,“凌寒独自开!”面上露出一丝惊讶,而后,往跟前凑了凑,眼里隐隐带着不安。

  程姨娘的神色又怎会逃过叶崇文的眼睛,心中便起了疑心,知道程姨娘心细,也聪慧,忙道:“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霎时间,众人皆震惊,难道事有蹊跷?

  程姨娘被这首诗的霸气给惊到,面上的神情又白了一些,到底是怎样一个奇女子?程姨娘心里对叶昀又多加了几分的顾忌。而后,倒抽一口猛气,沉声道:“妾身发现这绣图的右下角有首诗。”

  “哦?什么诗,念来听听。”叶崇文的声音颇为冷淡,命令道。

  程姨娘不慌不忙,反而微微福了福身子,询问道:“老爷,我想请二位小姐告诉妾身这首诗写的是什么,不知可否?”

  叶崇文赞赏地看了程姨娘一眼,心里对程姨娘也多了一些好感,双眸有些迷离,唇角动了动,并未发出声来。内心暗自感叹,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让我这样震惊。

  叶崇文眉眼舒展了些,缓和了些声音道:“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话刚落,不安涌上心头,自己掌家这么多年,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程姨娘转而问道:“大小姐,这诗的上半句是什么?”

  “墙角数枝梅!”

  程姨娘有些发难了,这两句诗。两人都知道!

  “九小姐,这诗的下……”

  “凌寒独自开!”没等程姨娘将话说完,叶昀便开口道。

  叶昀瞄了一眼神情淡然的程姨娘,唇角慢慢勾起。

  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昀和叶芙两人身上,叶昀看了看周围,悄声道:“胭脂,去告诉程姨娘……”

  胭脂是个会功夫的,悄声移动不会轻易被人察觉,更何况还是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

  程姨娘听了胭脂了话,心中大惊,倏然惊愕的看向叶昀,又赶忙拿起绣图的反面仔细端详了半天,不由得点了点头。

  程姨娘深瞳微动,不由得惊叹起来!

  九小姐当真聪慧,聪慧的让人有些害怕!

  “这胭脂不是九儿身边的人吗?怎么跑到程姨娘那里去了,莫非九小姐心虚……”苏氏眼尖,看到胭脂同程姨娘低语着什么,立即喊道。

  “父亲,九儿有话说。”叶昀担心胭脂没有将事给程姨娘说清楚,便想着拖些时间。

  叶崇文面色阴冷,“你来说!”

  “父亲,大姐姐当日她来找九儿讨要蚕丝,九儿怕姐姐误会,便让姐姐看了这绣腊梅图,说蚕丝全用来绣图了。会不会……大姐姐恼我未给她蚕丝,便……”叶昀吞吞吐吐的说着,有时还会偷眼去看苏氏和叶芙,当真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叶芙听到这话脸一下子苍白无力,又看到淡定从容的叶昀,和从一开始未对自己说半句话的程姨娘,神思有些散乱:“你胡说!”

  酷gN匠'网:a永久免a费看小说w

  “九儿不可血口喷人!”苏氏斥道,眉眼锋锐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