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除夕,府内人人喜气洋洋,纷纷都想沾一丝喜气,唯独叶昀的院子里死寂一片。

  胭脂和碧儿都守在门口里,看着屋内的叶昀一直低头不语,半天下来,也没有其它举动。胭脂面露担忧,低声询问碧儿:“小姐就这样纹丝不动半天了,没事吗?”

  碧儿轻叹一口气,“小姐是庶女,不能参加祭祖,多少会有些纳闷吧……”

  碧儿和胭脂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又轻叹一口气。

  就在这时,屋内的叶昀有所反应,“胭脂,碧儿,去膳房拿些吃的给我。”

  两人听叶昀的声音并未有半点失落或者不高兴,和平常并未两样,她们面露疑惑,但还是齐声应道:“是。”

  随后就一同转身离开。

  待两人离开后,叶昀便侧头询问:“明珠,事情可都办好了?”

  “是,小姐,万无一失。”明珠立马应道。

  叶昀闭了眼,然后伸了个懒腰,舒展一下身心。明珠偷偷看叶昀一眼,此时的她并没有因为今夜即将要来临的事情而担忧或者得意,是一贯的淡定,从容。九小姐她……

  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傍晚,祭祖的人回来了。叶崇文差人来请叶昀用膳。大年夜,宅子里的人是要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的。

  明珠进来,福身行礼:“小姐,该去用膳了。”

  “嗯。胭脂明珠,你们俩随我去吧,其他人就不必跟着了。”

  “是。”

  宴席上,众人言笑晏晏,坐在正首的叶崇文微微有些不耐烦。这个九儿,越发不知礼数了,这么晚了去干嘛了!

  叶芙珠圆玉润的声音道:“父亲,九妹妹怎么还未来,芙二差人去看看吧?”

  叶崇文摆了摆手:“还是芙儿识得大体,你且差人去看看吧!”

  叶崇文言毕,叶芙便差人出去了。叶芙有些紧张地看着叶崇文,捻了捻自己的衣角,手心早就出了汗。

  到底要不要将绣图拿出来?

  思索之时,却看到程姨娘冲自己微微一笑,顿时下定决心。

  叶芙起身,娇笑道:“父亲,芙儿听闻父亲多年前丢了一副绣腊梅图,于是前些日子向九妹妹讨了些千年蚕丝,便想着若是能为父亲绣一副,博父亲一笑也是值得的。”

  原来芙儿前些日子来问我要蚕丝竟是为了腊梅图?这话虽说到了叶崇文的心坎,但是提及腊梅图,叶崇文内心深处压制了多年的情感汹涌而出,眉心紧蹙,凝玉……

  叶芙见叶崇文并未怪罪自己,于是胆子便大了些,侧身伏耳道:“霜儿,你去将那副绣腊梅图拿来。”

  半晌,霜儿回来了。

  屋子里满满当当的全是人,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声音,此时众人都屏住呼吸,在看到那副绣腊梅图时,顿时安静下来,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苏氏眉心紧蹙,脸被气的铁青,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叶芙,柳姨娘嘴角勾起一抹笑,程姨娘最为淡定,只是冷冷地看着。

  她们都是伺候叶崇文的老人了,谁人不知,这副绣图,是叶崇文的禁忌?

  只是这些孩子们不知道。

  屋子里突然鸦雀无声,叶芙也被吓了一跳,苏氏面带忧虑,眼皮子也是一闪。叶芙有些不详的预感,果然,叶崇文的脸色不太好,有些不悦。

  这时,侍卫来报,说九小姐来了!

  走进正厅的时候,叶昀抬眼看到脸上有些怒气的叶崇文,还有众人的惊讶的目光,自己来晚了!

  可是,屋里为何这样安静?

  叶崇文的气没处撒,看到姗姗来迟的叶芙,面色阴冷,皱紧了眉头:“怎么回事?来的这样晚!”

  叶昀微带着哽咽,看着叶崇文沉下来的脸,小声道:“父亲,九儿……”

  众人颇为疑惑,倒是苏氏先道:“这是怎么了?不过来迟了你爹爹说你几句便哭起来了。大过年的,多不吉利,快住了声过来吃饭。”

  听到苏氏这样说,众人齐刷刷的眼神看过来。

  叶昀笑了笑,还是苏氏精明!不知不觉地便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程姨娘见状,反而关切地问道:“九儿这是怎么了?”

  叶昀闻言立刻回道:“父亲,九儿给父亲备的礼物不见了。”

  “我当是什么事呢,就一份礼而已,不碍事的,你快些过来吃饭,大家都等急了。”这话说到了叶崇文的心坎里,来晚了,竟是为了找给自己的礼物,还真是孝顺,果然自己这些天来是没白疼这个女儿的。

  叶昀见叶崇文眉眼舒展了些,心道不好,父亲准是理解错了。于是,撒娇道:“父亲怎的这样不将九儿作回事,那绣腊梅图九儿可是绣了好久呢。”

  绣腊梅图?叶崇文听到这几个字,瞬间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叶昀的眼神凝视着叶芙手中的绣图,虽然心里已是胸有成竹,但面上还是故作惊讶道:“咦?这不是……不是我刚刚在找的绣腊梅图吗?怎么跑到姐姐手里来了?”说着便上前去拿叶芙手中的绣图,却见叶芙死死抓住绣图不放,叶昀也不恼,嗔笑道:“定是我的丫鬟不懂事,没经过我的允许便将绣图送来了,想必是想寻父亲开心罢了,还望父亲不要生气!”

  此话一出,众人惊叹,这叶昀,一定是疯了!

  所有人都在这看着,怎的她一来就抢大小姐的东西,邀宠也不必如此明显吧?

  叶昀的话让叶崇文一愣,苏氏怒道:“九儿,不可胡闹!这副绣图做工十分细致,芙儿自小待在闺中,她的女红是我教的,这绣图不用看便知是芙儿绣的。只是九儿,你自小性子顽劣,没学得几天女红,今日却说这绣图是你绣的,这……从何说起?”

  一番话,瞬时颠倒黑白,不由分说便将诬陷嫡姐的罪名死死地扣在了叶昀头上。

  P看正版章7W节上c酷)E匠网=*

  另一层意思,便暗指叶昀自幼失了娘亲,无人教导,学不来这大家闺秀的东西。又明里暗里指出庶女就是庶女,上不得什么抬面,就一副绣图而已,自己绣不出,便要抢别人的,诬陷旁人!

  叶昀眼眸不经意地眯了眯,这个苏氏说话,可真是诛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