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芙想起那夜明月的信誓旦旦说程姨娘会帮自己的话,眼眸闪过一丝光,倏然开口:“父亲,程姨娘可为芙儿作证,证明芙儿说的话是真的。”

  苏氏不可置信的看了程姨娘一眼,什么时候,芙儿和程姨娘这么交好了?又冷冷地扫了一眼叶芙,叶芙看到苏氏的目光,一个激灵,立马垂下了头。

  “老爷,九儿并没有胡说。这副绣图,确实是九儿绣的,而大小姐所说的妾身会为小姐作证,这话,不知从何说起?”程姨娘突然开口,紧凝眉心,一脸狐疑的问道。

  叶芙被这声突如其来的话吓坏了,程姨娘不是来帮自己的吗?再看程姨娘的表情,似乎并不是装出来的,那……

  叶崇文一脸乌黑,那俊脸上,是怒气,不悦,与焦躁,道:“怎么回事?”

  屋子里一片静寂,气氛已经被推到最高点。

  程姨娘看着面带紧张的叶芙,接着问道:“大小姐可否告诉妾身,这副绣图,除了那两句诗,可还有绣别的字?”

  叶芙忽然腿下一软,一个趔趄,霜儿赶忙扶住。

  别的字?

  叶芙惊慌了看了一眼程姨娘,想要从她的眼中看出什么,却是徒劳,程姨娘依旧浅笑望着叶芙,不给她任何回应。

  酷匠B,网6正MG版t《首}发…$

  叶芙身子一僵,颤巍巍地道:“姨娘怎么问这个……芙儿并未绣别的字。”

  叶昀冷哼一声,嘲讽地看着叶芙,随即一字一字地说道:“姐姐偷绣图回去都不好好将绣图研究一下?姐姐说这腊梅图是自己绣的,可是怎么连上面绣了什么字都不知道,还是,姐姐的记性不好?”叶昀紧紧想逼,丝毫不给叶芙任何解释的机会,面对面,两个人四目相对,而后大声道:“那就让九儿来告诉姐姐,这绣图的反面,绣着九儿的昀字,只是,妹妹绣的细小,姐姐拿了图并未发现而已!”

  叶芙看着气势凌人的叶昀,下意识抬眸看了叶昀一眼,如惊弓之鸟般问:“不……不可能的,不、不是没别的字了吗?”

  叶昀眸子一凛,不再说话。

  几个字落下,众人心中已经了然。

  叶崇文凝神看了看眼前的叶芙,这个她从小端庄大度,诚实善良的芙儿,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苏氏看到事情已然败露,虽不知缘由,但被牵扯进去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是立即跪下,哽咽道:“老爷,芙儿是你看着长大的啊,芙儿定不会做这些事的,一定是……”说着偷偷看了叶崇文一眼,恶狠狠地道:“一定是九儿诬陷芙儿的啊。”

  苏氏持家多年,那些妾室哪个没受过委屈,眼看着有机会可以灭灭苏氏的威风了,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

  叶青珊想到这里,愤愤地道:“夫人,是非对错都在眼前了,您还要为大姐姐狡辩?莫非……偷绣图这件事,也是夫人刻意教唆大姐姐为之?”

  程姨娘一愣,赶忙拉了拉叶青珊,示意她不要与苏氏正面交锋,叶青珊只是个孩子,哪里顾得了那么多?于是继续道:“夫人怎可颠倒是非?就算您是芙儿的娘亲,又怎么能刻意包庇大姐姐呢?我们这些不得眼的庶女,也喊夫人一声娘亲呢。”

  叶昀一惊,没想到叶青珊也是个多心眼,嘴利的。这话夹枪带棒说的,好像苏氏持家多年来已经多次包庇叶芙了,而且还瞧不起庶女。

  叶崇文唇角冷硬,眼神如锋利的宝剑一般盯着苏氏,又瞥了一眼叶芙,怒道:“叶芙,你给我好好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何要去偷九儿的绣图?”

  叶芙看到叶崇文发难,褪下一软,一时竟瘫在地上,面色怔怔的,良久才开口:“父亲……我没有。”叶芙企图为自己辩解,却喃喃地说不出别的话,只能苍白无力的说自己没有。

  叶芙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程姨娘不应该是同自己联手,然后毁了叶昀的名声吗?为什么成了自己?

  程姨娘!对,程姨娘,是程姨娘让明月将图送到自己手上的,想到这里,叶芙猛然抬头,厉声道:“父亲,是程姨娘诬陷芙儿的,是程姨娘。”说着,便用手指指向程姨娘。

  程姨娘一愣?这个大小姐,莫非是疯狗?

  程姨娘错愕,当即躬身行礼:“老爷,大小姐在说什么?妾身怎么听不懂……”

  叶昀冷哼一声,淡淡一笑。

  叶芙见叶昀这一笑,脊背生寒。

  叶昀扬眉道:“大姐姐,你不承认就是了,怎么还疯狗乱咬人?你先偷了这绣图,想献给父亲邀宠,没想到却被我发觉。九儿发觉后,姐姐便诬陷妹妹,众人皆知姐姐的绣工好,没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是,姐姐,你千不该万不该在事情败露的时候又去诬陷程姨娘,程姨娘同姐姐无冤无仇,不过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而已,姐姐便想致姨娘于死地。姐姐,你当真好狠的心呐!”

  一番话将叶芙说的是一无是处,蛇蝎心肠。

  叶崇文的脸更青了!

  叶芙气极,叶昀竟然骂自己是……

  疯狗!

  叶芙见无人帮衬自己,气得快哭了,猛地又灵光一闪:“父亲,真的是程姨娘啊!父亲你要相信我……当日,有个叫明月的丫鬟找到我,说程姨娘差她给我送绣图……明月说了,父亲看到这副绣图定会很开心的。还说……还说……”。说到最后,自己吞吞吐吐的,说不清了。

  叶崇文并未想到此事会牵扯到程姨娘,厉声道:“还说什么?你给我慢慢说来,休要乱说一个字!”

  程姨娘闻言也跪下。

  叶芙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为自己解脱的机会,带着哭腔:“还说,论地位,芙儿是嫡女,若是被发现,也没人会相信这副图是九妹妹绣的……”说完,怯弱的看了叶崇文一眼。

  “胡闹,事已至此,还想狡辩,让人如何相信你!”叶崇文大怒,直接将手中的杯子朝着叶芙砸了过去,发出一道响亮的破碎声,吓得众人一惊,纷纷都不敢支声。叶崇文又失望又愤怒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叶芙,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苏氏看着一幕也只能暗暗心惊,见叶崇文现今大怒,她也不敢为叶芙开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