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们身为一个中等势力的高层,一个是阁主,一个是副阁主,出行为什么没有阁中弟子相随?”风尘仰躺在船舷边,感受着高天太阳的灼热感与周围阵阵海风相互交错带来的惬意之感。

  他的神识恢复了,他自然免不了仔细的探查了一番他所乘坐着巨船。

  结果还是和最初的判断一般,诺大的船是空无一人,除了两女。

  “阁中弟子?”

  李佩颖明显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风尘之后才摇了摇头!“带了也没用!遇到真正的强者依然不过瞬息的时间就可以覆灭了。”

  风尘自然不是那个意思,排场这些只是面子问题,护卫?他可没有想过,他所想的只是这两女没有势力高层的那种养尊处优的优越感,这么远的路程都不需要带人处理一些琐事。

  “额——”风尘知道对方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了,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巨船很大,没有帆。行进的速度很快,不断的破浪而行。

  快?

  只是风尘就不认为了,那种快完全是用凡人的眼光去看,而从他们修行者的眼光去看的话。这船简直就像凡人眼里乌龟的速度。

  f◎酷匠网/b正版)_首发z

  “我说言姑娘——”

  风尘用胳膊肘小心的蹭了蹭旁边同样不断吹着海风,看着湛蓝海平面的言染,“你们这船这么慢,什么时候才能到蓬莱仙岛。”

  风尘就疑惑了,两人都是灵境修者先不说对方是什么类型的修者,灵境,可以飞了。

  “这一不拉人,二速度慢的,为什么还要坐船呢?”风尘不解,这纯粹没有必要啊!

  “这船的速度慢吗?”言染疑惑的说道,用一种看怪物的表情看着风尘。

  不慢吗?

  风尘顿时就懵了,走到船舷边,看着这船的移动速度“我的神识没出错!很慢啊!”

  风尘就有些不明白了,这样的速度是极其慢的。难这个小丫头一个堂堂灵境三重天的人不会没有飞行过吧?

  “现在是很慢!”言染看着风尘那副发傻的样子,顿时就笑了,两颗晶莹小虎牙外露,有些调皮的说道“那是因为船还没开啊!”

  “没开?”

  就是风尘有些愣神,没有开,怎么就会跑了?就是一旁的李佩颖也笑着看了过来。

  “船的确还没开!”

  “为什么?”

  “你知道吗?这船几乎就是我仙雨阁的全部家产了!”

  李佩颖的声音很弱,但风尘却是震惊无比。他难以理解,价值一个顶级中等的宗门的一艘船,那该有多恐怖?

  “这船有什么作用?”风尘突然就觉得自己手握的船舷都是数枚的上品元石,多少叫他有些坐立难安。

  “怎么?感觉这艘船的沉重了?”言染笑语,风尘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风尘是什么人?

  最不缺的就是元石,这艘船很荣幸,成功的让风尘的情绪出现了些波澜,表情有些异样,只是却不是言染所想的那般。

  “唉!我这人怎么这样,竟然看不得别人有钱!”风尘内心暗叹,元石他有,觉得不小的一笔,但那股冲动确实有些难以抑制。

  “总有一股将这艘船给洗劫的冲动……”

  “你这小子怎么这样,竟然还想洗劫我们仙雨阁了!枉我们还救了你”李佩颖突然表情怪异的看着风尘。

  风尘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扇了一巴掌一般,火辣辣的,内心有些疑惑,“她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呢?”。几乎

  “什么?你想要打劫我们?”就是言染也瞬间面色愤愤的看着风尘,那样子好像是在说着‘我救了你!’

  “不过你也没那本事!”言染直接朝着风尘挥了挥像,看得风尘表情有些僵硬。

  这种情况,就是风尘面部也有些发烫,好半天才尴尬的朝李佩颖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风尘可算是后着脸皮才讪讪的问了这么一句的。虽然真的极为尴尬,但他是真的想要知道。

  “他心通!”言染化身话瓢的说了一句。

  “他心通……?”

  风尘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微微一愣。

  他这幅表情瞬间弄得李佩颖和言染有些难以理解了,怔怔的看着风尘发呆。

  “怎么了?”风尘口舌发干。内心暗道:看帅哥也不带这么看的吧,虽然我很帅。然而一瞬,他就后悔了,‘她有没有听到?’

  果然,风尘抬头就看见了红衣阁主李佩颖表情怪异的看着他,一副银牙都要咬碎的样子。

  “你……真的是杀手殿堂的少尊风尘吗?”言染有些天真的看着风尘,大眼睛水汪汪的。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

  言染和李佩颖看了风尘许久,言染才开口,只是一句话就险些令风尘直接喷血。

  “可你怎么就像是深山老林里窜出了的人一样,怎么什么也不懂?”

  风尘身形一颤,深吸了一口气,内心暗自安慰着自己: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一旁的李佩颖笑了,幅度很大,直接掩着口,只有言染独自眨巴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

  风尘脸色铁青,但也独自生着闷气,童言无忌!对方救了自己,他能够说些什么?

  骂言染——

  显然风尘是做不到的。

  “他心通是一种武者的神通,是武者灵境五重天后开发的种种神通之一。正如其名,它的作用很简单,能够在一定距离内感受到别人心里较为强烈的想法!”李佩颖笑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不忍心风尘一直被言染无意中伤得遍体鳞伤的。

  “你们杀手殿堂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这些常识你都不懂?”还少尊呢……”李佩颖的撇了撇嘴,看着风尘说道。

  “怎么总觉得她的话有些带刺?”风尘摸着鼻梁骨,有些不解这位阁主的态度,怎么对他的态度总是如此冷淡。

  “我是上个月才上任的!以前都不知道有杀手殿堂这股势力!”风尘难得的承认自己孤陋寡闻了,十五岁时他才踏入云苍宗,两个月前才踏入修行界,这么短短的时间,他确实有许多不懂,但绝不是山洞走出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