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我们有什么恩怨吗?”

  “怎么会有!”那种敌意一闪而逝,而后瞬间消失无踪,搞得风尘都有些莫名其妙。

  最后他给自己的理由为对方开脱得很简单,那就是对方意识到了自己只是新一代的少尊,虽然理由牵强,但勉强可以说得过去。

  “我是蓬莱海域仙雨阁的阁主李佩颖。”红衣女子,向着风尘自我介绍。

  “我是副阁主——言染,十六岁!”还未等风尘询问,这位花衣小女孩便和风尘介绍了起来。

  仙雨阁,就是风尘也不陌生。蓬莱海域三大势力之一,他岂能不知道?

  这小女孩的表现也是叫风尘有些无语,又是一个‘心智不全’的小孩。就像白雪般无知。

  “又是一个天骄!”之所以为右,那是因为在风尘的脑海还闪过了另一条倩影。

  她一身淡紫色的长裙,她的背影有些落寂,她流了泪。

  风尘默然,她,是东方小玉。以前那个也是神经大条,玩世不恭,经常恃宠而骄而离家出走的小女孩,去做土匪,打劫。

  只是这一切都因为风尘而改变了,这叫风尘多少还是有些内疚之感,不过后悔却是没有。

  东方朔,是一个对手,可敬的对手,对方那种为了一诺,为了武,为了守护而战的态度叫他也极为佩服。

  “可终究还是对手而已……”

  风尘默然,这就是修行界,这就是弱肉强食的规则,他若是不施展阴阳轮回,或许,那个消失在修行界,隐没点点红尘间的人就是他了。

  “阁主你们这是打算前去哪里?”风尘有些疑问,他发现这艘船行驶的方向并不是仙雨阁的所在的位置,而是整个蓬莱海域的最中央的地方。

  蓬莱仙岛!

  在其上,盘踞着的是势力仅次于十大势力和超级隐秘势力的蓬莱仙宗。是一个以修者者为主的门派。

  “我们应邀前去蓬莱仙岛一游!”李佩颖笑了笑。说起来蓬莱仙宗的宗主也是奇葩,竟然想得起给他的宝贝女儿择婿。

  “是蓬莱仙宗的宗主择婿哦!”她笑着补充了句,有些意味深长。

  “……”

  “阁主说笑了,那种场合哪里会适合我待呢?我不过是打算搭着顺风船,不想多走罢了!”风尘汗然,听对方的口气,怎么说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色狼一般。

  这叫风尘有些心虚,他自然也听说蓬莱仙宗的弟子一个个宛若临尘的谪仙一般,都长得极为好看。

  心思,他自然是有。只是如今暴露在了阳光下,叫他的表情有些尴尬,面色正义凛然的说道。

  “咯咯——那就一路好了!”李佩颖嗤笑,声音清脆,有种荡人心神的感觉。

  “一笑回眸百媚生!”风尘也有些吃惊,对方的笑声中都似乎蕴含着某些魔力。

  不过风尘却没有丝毫在意,李佩颖的面色似乎变了变,只是迅速的就被隐藏了起来起来。

  一旁的言染面色有些微变,这时的她是极其细心的。风尘不知道,她又哪里会不知道她们仙雨阁的功法。

  仙雨阁的功法有些独特,可以有魅惑的功效。而仙雨阁阁主李佩颖刚才不经意间竟然已经对风尘出手  “敢问……我们有什么恩怨吗?”

  “怎么会有!”那种敌意一闪而逝,而后瞬间消失无踪,搞得风尘都有些莫名其妙。

  最后他给自己的理由为对方开脱得很简单,那就是对方意识到了自己只是新一代的少尊,虽然理由牵强,但勉强可以说得过去。

  “我是蓬莱海域仙雨阁的阁主李佩颖。”红衣女子,向着风尘自我介绍。

  更新◎I最快上o4酷Bj匠|S网‘j

  “我是副阁主——言染,十六岁!”还未等风尘询问,这位花衣小女孩便和风尘介绍了起来。

  仙雨阁,就是风尘也不陌生。蓬莱海域三大势力之一,他岂能不知道?

  这小女孩的表现也是叫风尘有些无语,又是一个‘心智不全’的小孩。就像白雪般无知。

  “又是一个天骄!”之所以为右,那是因为在风尘的脑海还闪过了另一条倩影。

  她一身淡紫色的长裙,她的背影有些落寂,她流了泪。

  风尘默然,她,是东方小玉。以前那个也是神经大条,玩世不恭,经常恃宠而骄而离家出走的小女孩,去做土匪,打劫。

  只是这一切都因为风尘而改变了,这叫风尘多少还是有些内疚之感,不过后悔却是没有。

  东方朔,是一个对手,可敬的对手,对方那种为了一诺,为了武,为了守护而战的态度叫他也极为佩服。

  “可终究还是对手而已……”

  风尘默然,这就是修行界,这就是弱肉强食的规则,他若是不施展阴阳轮回,或许,那个消失在修行界,隐没点点红尘间的人就是他了。

  “阁主你们这是打算前去哪里?”风尘有些疑问,他发现这艘船行驶的方向并不是仙雨阁的所在的位置,而是整个蓬莱海域的最中央的地方。

  蓬莱仙岛!

  在其上,盘踞着的是势力仅次于十大势力和超级隐秘势力的蓬莱仙宗。是一个以修者者为主的门派。

  “我们应邀前去蓬莱仙岛一游!”李佩颖笑了笑。说起来蓬莱仙宗的宗主也是奇葩,竟然想得起给他的宝贝女儿择婿。

  “是蓬莱仙宗的宗主择婿哦!”她笑着补充了句,有些意味深长。

  “……”

  “阁主说笑了,那种场合哪里会适合我待呢?我不过是打算搭着顺风船,不想多走罢了!”风尘汗然,听对方的口气,怎么说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色狼一般。

  这叫风尘有些心虚,他自然也听说蓬莱仙宗的弟子一个个宛若临尘的谪仙一般,都长得极为好看。

  心思,他自然是有。只是如今暴露在了阳光下,叫他的表情有些尴尬,面色正义凛然的说道。

  “咯咯——那就一路好了!”李佩颖嗤笑,声音清脆,有种荡人心神的感觉。

  “一笑百媚生!”风尘也有些吃惊,对方的笑声中都似乎蕴含着某些魔力。

  一旁的言染面色有些微变,风尘不知道,她又哪里会不知道阁主刚才看似不经意间竟然已经对风尘出手了……

  “阁主难道和杀手殿堂有怨吗?”言染也只能这样认为了,至于风尘的其它身份。

  云苍宗少宗……大闹东方家,斩了东方朔,这些似乎都不是理由,就是。

  “应该是杀手殿堂的缘故!”唯有这一点说得过去,杀手殿堂作为一股隐秘的势力,里面都是一群在黑暗地狱间徘徊的人,手上沾染了无尽鲜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