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殿堂你都不知道?”这回轮到李佩颖震惊了,杀手殿堂是什么存在?

  论实力,那绝对是凌驾于十大势力中的七大家族之上的,至于三大道统就不好说了。

  这样的一股超级势力,风尘竟然说听都没听过。

  “我说的真的!”见她们不信的眼神,风尘认真的说道。

  对此,李佩颖不语,倒是言染却是认真的开了口。“我相信你!”

  风尘愕然,怎么反倒是这个小家伙这么快就相信了他。

  “不要这么一副表情,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李佩颖笑着开口,风尘的那股认真她感受得到。看向那满脸认真的言染,“至于这小丫头,你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吗?”

  “什么?”

  风尘几乎出于本能反应的就回问道。

  “她说你不愧是深山老林的山洞里出来的,什么都不懂。”

  ……

  干脆别说了,风尘脸色发黑的看着这个言染小丫头,这什么话,想他长得丰神如玉,风度翩翩的少年,一袭白衣宛若不食人间烟火般,怎么就被抹成深山老林中走出,未受开化的人了。

  “阁主,你这天价般的船什么时候开啊?”风尘干脆不去看那满脸相信他的小脸,朝着李佩颖说道。

  “可以了!”李佩颖微微一小

  风尘发现突然李佩颖的态度似乎微不可查的变了,至于怎样变了,他也说不清,可能是直觉吧!

  “小染,走吧!”李佩颖摸了摸言染的头,弄得这小丫头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嘴。

  风尘几人进入的一个比较广阔的船舱,在这个船舱的木板之上,有着一个大坑,在周围是莫名的阵纹。

  “这是……能量供给舱吗?”风尘有些怔怔的看着李佩颖。

  “没错!这是能量供给舱,是填元石的,每一次启动都需要大量的元石。”

  “再多也不会超过大陆传送吧?”风尘打趣道,若是那样的话,这船干脆卖了吧。

  “你这不是废话?没是没有那么耗,但却也差不了多少!”说着,李佩颖就开始向里面投入大量的元石。

  差不多!

  风尘可不信,只是在看到李佩颖不断的将元石放入其中之后,看着那个量,风尘的眼皮子也是一跳。

  “太恐怖了……”

  “知道厉害了吧?”言染一脸激动的看着风尘,但却发现风尘竟然像是吃了苍蝇一般,脸色铁青的看着她。

  “怎么了?我可是相信你的人……”

  “你还说!”风尘险些就想要上去将这个矮了他一个头多点的小屁孩给殴打一番。

  轰隆!

  在李佩颖将数百枚,几乎是近千枚的中品元石投入之后,大船开始了启动。

  这突兀的启动,直接风尘的身形不稳。

  “停了?阁主,你家的船貌似不好使,坏了?”风尘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在玩哪样?瞬间的冲出又瞬间的停下,要不是这个能量舱有着神识隔绝的效果的话,他的神识早就扩散了出去。

  “自己不会出去看看?”李佩颖有些高深莫测的开口,就是言染也是嘴角微扬的看着风尘。

  “搞什么鬼?”

  一出船舱,风尘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

  只见在风尘的前方是一块广袤无垠的大陆,一眼望不到边际,风尘的神识范围内,这里海陆相接,似乎是一个港湾,停着许多的船只,小的有五六米长的小木船,大的有一公里多大,夹板上都像陆地般广阔。

  “到……到了?”风尘有些失神的喃喃,也就在这时,风尘脚下的大船忽然消失,李佩颖和言染出现在他的左侧。

  偌大的一艘船竟然不见了,这看得风尘都有些目瞪口呆。

  “想不通?”说话的是言染,风尘循声而看去,顿时他就后悔了,他怎么就去看了那个小丫头片子了。

  言染的眼神又是他极其熟悉而又厌恶的眼神,言染更加确定风尘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比她还要笨。

  j最s}新(章E(节q上A2酷匠网“w

  “走吧!风尘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蓬莱仙宗走走!”李佩颖邀请风尘,想要带着对方一起去参加蓬莱仙宗的宴会。

  “算了!我不去了!”风尘简直不敢恭维,他来这里的目的又不是前去蓬莱仙宗看美女的,他是要找找梦晨。

  哪怕是一个大陆,风尘他依旧不会放弃。原因无它,风尘坚信梦晨还活着。

  “真不去?”李佩颖表情有些复杂,以她的修为,她的‘他心通’并没有风尘那么强大,任何事情都知道,她仅仅只是能够感受到他人强烈的念头。

  “你不和我们一起啊?”言染似乎有些失望风尘并不打算同她们一起前去参加蓬莱仙宗的宴会。

  风尘身子一抖,再和这个小丫头在一起,他难保自己不会发疯。

  “后会有期,两位的救命之恩,来日定当回报!”风尘没有任何逗留的念头,抬脚就是逆空九踏。整个人就这么消失在了两女的眼前。

  “没用的!你是追不到的,他的空间之力造诣很高,只能靠神识锁定才能感受他的位置。并且这还要以修为为基础。”李佩颖突然一把拉住想要前去追风尘的言染,摇着头说道。

  “这么急干什么?”言染有些气恼的跺了跺脚,恼怒的看着风尘消失的地方。

   【透露】苍穹一念万道崩,百世轮回阴阳炼!苍穹之下无轮回,而风尘却两世为人,无感千年岁不变,是时间的错乱还是轮回的再现?杜鹃啼血,望帝举国伐天,身死国灭,苍天者为何?洪荒十天子,以身禁地,不知所踪,地又为何?环顾四周,天非天,地非地,步步为局,万物皆为棋!长枪弑天,置身九界之外……博弈者谁?

  苍天死,黄天立,苍穹不衰青天起;喋血亡,浴血生,战焰不熄洒血雨;天难灭,地难葬,神魂亘古存天界,以身君临弑天地!

  命之承载,是为气。气之根本,是为命,生生不息,是为运。规则注定,是为宿......

只要我不允许,就算天也不行!天要亡你,我便逆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