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那你要些什么?”在无数人诧异的目光中,那早些还强势的大汉态度竟然瞬间就软了下来,没有丝毫的脾气。

  思勇志又岂会是哪种你给我面子我就收了的人,正打算强硬一番的,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微痛,看了这么久,白雪算是看出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纵使她和这些人没有接触过,可时间已久,虽然有些复杂,她也可以理解了。

  纯真并不是是笨,也不是蠢,只是阅历不够,与这些人与事接触的少了一些罢了。

  “雪儿,你想吃些什么?”思勇志转头,对着白雪说道,叫得这小丫头耳根子发红,小姑娘再次埋起了头。

  对此,思勇志也无可奈何,只能靠他自己随意的点了,只是,应该点什么呢?这就叫他有些头疼了,并且这么小的茶楼能够换给他两块上品元石吗?

  “送你一场造化……”

  沉默了好半天,思勇志都没有点菜,反而这么无脑的说了句,等着看好戏的二楼修行者都是一呆。

  “造……造化?”就是大汉也是明显得一愣,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吗叫他措手不及?

  当然不是了!

  这个貌似是掌柜的大汉的诧异显然是思勇志这种修行界少见的行为。

  “给你们一个福利家,我拿一块上品元石给你!”

  “什么……”在场众人同时一惊,这个名字对于在场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只是个传说,就算是少部分见过的人也是有些震撼。

  没人敢动什么歪主意,既然思勇志有这种高层修行界才为常见物,并且还敢拿出来,没有丝毫的藏掖,众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对方有一个好家世。

  “给……给我?”就是大汉也是有些震惊,飞来横财,砸得他有些昏叨叨的。

  “没错,不过我的话并没有说完!”思勇志淡然颔首,话语一顿,再次开口。“我给你一块,你给我两块!剩下的送你!”

  “……”

  众人此刻是相当无语的,这是什么话,什么逻辑啊!一块换两块,多余的算作馈赠。

  “你他么的土匪啊!怎么不去抢劫?”就是大汉也是愣神,微微思索之后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二层茶楼瞬间安静,这位不知是那股实力的核心人物纯粹就是拿大汉消遣,调侃大汉。

  思勇志的脸色有些发黑,白雪在一旁显然也有些恼怒,思勇志竟然被人骂了。

  “你他么的才是土匪!全家都是土匪!”这说的什么话啊?思勇志明明就想给对方一个便宜占的,现在他还偏偏不想给了。

  “造化你不要就算了,小爷我也不是那种愁着造化送不出去的人……雪儿,我们走!”思勇志有些怒意的就拉着白雪往外走去。

  “你想去哪里啊?”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佻的声音从门口之处传来,思勇志的脚步一顿。

  循声看去,不认识,但修为很强。灵境一重天的气息尽显无疑。

  “镇主大人!”这时,那名大汉突然就上前,态度近乎阿谀的开口。

  “东方家的人……?”就是思勇志也感觉有些不妙,‘东方’这两个字,现在他是极为不感冒的,前阵子才大闹了东方家,如今再见东方家的人,多少有些奇奇异之感。

  打不过!

  一看到这人的修为,思勇志瞬间就给他下了一个定义,打了一个标签。

  “嘿嘿——思勇志,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没有同你的风少回到杀手殿堂吗?”这名二十五六岁岁的青年男子开口。

  周围的人群顿时就目露奇异与震惊,就是那名大汉也是被吓了一跳!“思……思勇志!”

  “竟然是他,风尘的随从……”周围的议论之声嘈杂,白雪有些紧张,他看得出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善意。

  毕竟是东胜大陆,东方家的地盘,就是思勇志也是有些感慨,期间欲要出手的人真的很多。

  “其实……风少他并没有回杀手殿堂!”思勇志的逃跑能力还是一绝的,黑暗之力的施展,那种速度可是仅次于空间之力。

  “什么?杀手殿堂不是放出消息……”

  “猪头,那是假的!”

  思勇志直接无情的说道,面部表情淡然,继而有些犯贱的将头凑了过去!

  “知道吗?风少就在这红枫镇中!”

  装逼能力一绝,几句话就吓得好多人坐立难安了,而这位年轻的镇主大人更是严重,额头冷汗涔涔。

  风尘,如今是杀手殿堂少尊的身份,从东方家的武会到现在三日间的时间,风尘的名头在修行界基本上已经是无人不知了。

  原因很简单,风尘将人间界年轻一辈十大高手之末的东方朔击杀,他自然顺理成章的取代了东方朔的位置。

  天机阁的消息传得很快,早在前天武会落幕之时就已经颁布了出去。

  而天机阁的消息还不是风尘取代了东方朔的位置,年轻一辈十大高手之末。而是第九,超越西云大陆的西门吹雪,保守估计还可能超了唐家的唐季天。

  对于这些,风尘与思勇志自然不知道,那时的他们应该是在河流中,没有丝毫感觉。

  茶楼瞬间安静了下来,思勇志俨然不动,这位镇主大人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探查着城镇。

  对此,思勇志也是汗然,他也就指望着这名灵境一重天的红枫镇镇主探查不到风尘所在的镇边。

  ……

  “驴打滚,好吃风路驴打滚!”

  “卖糖葫芦了,不好吃不要钱。”

  风尘一路走过的街道都是繁华无比,各种叫卖之声不绝于耳,难得的喧闹,千年未曾感受到的一种熟悉的气息令风尘的食欲顿时大增。

  转身就走进一家小铺之中,同时,一股强大的神识一扫而过,只是风尘不知道罢了。

  “……”

  刚一进店门,风尘就愣住了,这家店铺他进之前也没看清,直到现在才知道,这是一家驴肉饭店。

  入眼的是几个大字映入眼帘,高高的横幅耀眼。

  “天上人间”

  在横幅之下自然还有两道竖联,是以白银铸为底,以金粉写字。

  4K酷W匠网l/首@发C

  左边“天上龙肉尝尽”右边“地上驴肉在此!”

  风尘哑的是这店主的文采实在是太差了,这还尚且不说,最重要的还是对方的字体实在太丑了,不说龙飞凤舞的缭乱,那是种无度的歪倒,每个字体都是一副病殃殃大人样子。

  一眼看去,五六张小桌,一个人影也没有。这也难怪,这么一副看了就倒胃口的对联在门前,又会有什么人呢?

  “唔——我还是换家的好!”风尘摸了摸鼻子,有些悻悻然的开口,总有种走了黑店的感觉,风尘没有犹豫的转身就走。

  “这位兄弟,麻烦等一下,我们店铺的驴肉可是堪比龙肉,要来点吗?”神识无感,不知什么时候,一道黑影站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挡路的黑衣人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整个人长得几位坚实,衣襟半露下,是他古铜色的胸膛。一看就给人一种屠夫的感觉。

  “杀驴的?”风尘疑惑,不知不觉的就冒出这么一句话。弄得大汉有些一愣。

  “是!”

  简单的回答,一锤定音,铿锵有力,风尘的似乎发现了某些问题。

  他的问话不无道理,因为风尘在这名大汉的身上感受到一种若有若无的杀气。当然,那并不是针对他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手上沾了无尽鲜血的,刻意的隐匿都隐匿不了。

  杀驴——风尘自然不可能相信手上尽然驴血就能有这种杀气。

  神识蛰伏,对方不释放修为的话,风尘也不知道对方是否为修行者,有多强大。

  看着这名铁塔般的黑衣大汉,风尘犹豫了一会才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自顾的就坐在一张木桌旁边。

  沉香木!

  风尘摩挲着木桌,有些震惊。

  沉香木并不是人众皆知的木材,相反,它的名字几乎没有人会提,就是修行者大多数人也是不知道这种木材的。

  它是一种奇特的木头没有紫檀木之类的好看,但配以某些特殊的阵势的话,却有着略过神识窥探的作用,让其它修行者发现不了。

  风尘看着渐渐朝着后门走去的大汉。奇异的是大汉的脚步有种虚浮之感,并不像他本身一样粗犷,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风尘的观察敏锐,大汉的脚步虽然看似着地了,其实却根本就不曾着地,脚尖与脚跟对地面的踩踏有种一略而过之感。

  “原来是你们!”风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环顾四周,虽然没有任何的发现,但风尘总算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静静的坐等所谓的堪比龙肉的驴肉。

  ……

  “没有?”

  看到这位年轻的镇主睁眼,思勇志面色嘲弄的问道?

  不出意料,这位镇主一愣之后,竟然点了点头。精神的高度紧张令他有些虚脱了,忘记了好些事情。

  “因为风少根本就不在这里……东方家的猪!”这一次思勇志很干脆,直接就催动黑暗之力,裹着白雪消失。

  “敢耍我——”一声咆哮传出,高度紧张的情绪像是挤压了好久的火山,一瞬爆发,风尘不在,他就没有什么忌惮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