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沉默的坐在床榻上有些失神的思索着,指尖摩挲着黑色凝墨般的上品煞石。

  “两位殿主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能过多的干预我的路……我的路由谁而定?”风尘摸了摸鼻子,两位殿主要他走的时候,他就想问了,他们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当时情况不容他有丝毫发问的时间。

  “莫非他们知道布局者是谁……?”

  ……

  红枫小镇,不得不说,虽然规模和孤山镇差不多,但却几乎是靠近东海了位于东胜大陆的最西边,很繁华。

  街道两侧店铺的门面很是繁多,几乎每一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总的来说,就是人多。

  其间的修行者很多,凡人更多。

  “好热闹!雪儿你常出来玩吗”思勇志的脸皮可谓极后,马上就左一声雪儿右一声雪儿的亲昵的叫了起来,丝毫不见外,只是叫得白雪的脸颊烧的通红。

  这个昵称也就她爷爷叫的,此刻被一个“青年”男子左一声右一声的叫着,焉能叫她不羞?

  张了张嘴,白雪似乎要说什么的,只是最终低下了头,将头埋在胸口,摇了摇头。

  出来玩,怎么可能?作为一个渔民的家庭,她每天都要随着爷爷前去打鱼,她坐在岸边看着。

  况且,这世道这么乱,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又怎敢乱跑?

  思勇志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犯傻了,修行界大变,凡尘自然首当其冲的受到波及。

  “走,我们先去吃东西!”说罢,思勇志直接就将白雪的小手拉着走上街道旁一家普通的两层茶楼。

  一入这两层楼的茶楼,思勇志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修行者所开的茶楼,像其中的约莫五百年的紫檀木做成的桌椅和桌子上的晶莹白玉所制的玉杯和茶壶就能知道,这店面绝对不会便宜。

  白雪的大眼四望,虽然是茶楼一副古色古香的样子,没有黄金白银这些他们所用的货币装饰的豪华,但是那股总是若有若无的淡淡木香与茶香的袭鼻带来的那种泌人心脾的感觉,她就知道这里绝对不是她熟悉的普通茶楼了。

  “思……思勇志哥哥!这里会不会很贵?”白雪有些紧张的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思勇志。

  “没事!”现在思勇志也是有底气的人,摸了摸自己白色长袍袖口处的一枚淡绿色的玉石,有些满意的笑了笑。

  最少也是两块上品元石!风尘当真有钱,扣除了一瓶妙灵丹的价格,好剩下好多可以让他挥霍的。

  没有任何犹豫,思勇志直接带着白雪上了二楼,离窗口最近的作为总是最好的,一般没有实力的人也不会选择去那里,纵使他很有钱。

  思勇志偏偏就喜欢哪里了,原因自然很简单,自觉有实力呗!

  “客官,您要点什么?”思勇志与白雪刚一座定就有一个胖胖的身形扑面而来,吓得低着头的思勇志一跳。

  不合理啊!怎么一个茶楼的小二生活都好成这样,不对劲!

  思勇志缓缓地抬头,待看到一张肥胖的脸庞,一脸的疲惫,双眼圈着两个黑色的圈子后,瞬间化作了激动。

  “张笑冬!”

  思勇志惊讶的看着这个茶楼小二。

  不过瞬间,思勇志就疑惑了,细细的看着他,片刻之后才汗然,竟然是他认错人了,“可是为什么这么像?”思勇志一头雾水,有些不明所以。

  “张笑冬?”这个和张笑冬差不多大的明显的一愣,而后有些犹疑的开口:“敢问你们知道他在哪里吗?”

  “你是他什么人?”其实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到,只是思勇志依旧开口问道。

  “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虽然肯定了思勇志的想法但他都觉得有些荒谬,人生如戏,狗血剧情不断啊!

  这是什么事啊?天大地大,东胜大陆广阔至此,思勇志随便一转就看见了张笑冬的孪生兄弟,没搞错吧!

  “我是张笑冬的同门师弟,敢问兄台的名讳?”

  “我叫张笑天!”

  这名字叼!就是思勇志也忍不住暗赞,还笑天呢。

  思勇志笑了,很开心。要是回头让张笑冬知道自己帮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长,还不知会怎样感谢他呢!

  “大哥哥!你的笑容怎么那么奇怪?”白雪有些小心的碰了碰思勇志的胳膊。

  就是张笑天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思勇志独自在那里一副很贱的模样。

  “没……没是!”说罢,思勇志直接就是自来熟的将张笑天的肩膀搂着,一副欲要把酒言欢的样子。

  只是瞬间,张笑天的脸色就惨白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他只是这家茶楼的小二而已,负责招待客人,掌柜又怎会让他在这里同思勇志把酒言欢呢?

  “那又怎么了?”

  “张笑天——”远远的就从柜台的后面那扇门中传来一声呼唤,这就让张笑天的面色更加的苍白了。

  ……

  “还差一点……”白雪的家中,风尘独自坐在床上已经好久了,他忍受不了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的感觉。

  神识的蛰伏,这情况他奈何不了,可双目,他必须睁开。

  此刻风尘咬紧牙关,眼皮不断的跳动着,似乎被万钧巨力给拉住,风尘的眼皮不断的跳动,挣扎着,似乎想要将那牢牢压在眼皮上的巨石给崩开。

  @酷匠…网c唯一正c版,'其他M都m是@V盗版

  “啊——”

  那种痛楚与煎熬令风尘异常的痛苦。汗水淋漓,打湿发丝,风尘俊美的脸庞透着坚毅,没有任何多余的抱怨,直至好久,风尘的额头都布满汗珠时,他的双目才缓缓地开阖出一小道缝隙。

  唰!

  只要有一个缺口,一切都不再是最初那般难,在那道缝隙开阖而出的瞬间,风尘直接拼尽全力的睁眼,终于还是让风尘给睁开了。

  刹那两道锋芒乍现,从风尘的双目激射而出,左目金光璀璨,带着焚天的炽热感,右目漆黑,附着着冰封世界之威。

  不过一闪而逝之后,风尘的双目光芒尽敛,恢复了正常。

  “不是错觉,没想到灵煞对应的阴阳之气的特征已经开始显化了!”风尘沉吟,他的感觉没错,刚才的确是真实的气息。他的双目激射出的两道锋芒蕴含着一种焚天封地,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风尘的伤势严重的是内在的,强横体魄的强大自我修复能力,早就使他的身体无恙了。

  唰唰——风尘挥了挥拳,拳风凌厉,带着阵阵闷响之声打在空中,砰砰作响。

  咻!

  两道指芒自两只手的食指指尖透出,逐渐的的加长,左手是金色的耀眼的剑芒,右手是漆黑如墨的,都透着恐怖的气息。

  风尘举剑就朝着自己裸露了一半的宽阔胸膛劈去。结果令人头皮发麻,两道剑气竟然直接崩碎,化为点点元气,重回风尘的体内。

  “体魄更加的强横了,战力不退反进,修为也突破到褪凡六重天中期了。”风尘满意,他发现自己就像是为战而生的,每次战斗,身体重创,恢复之后,修为和体魄都会更上一层楼。

  如今的风尘战力有多强他自己也不清楚,恐怕也唯有找人一战才知道。

  “只有神识不能动用,也算是恢复得差不多了,该去走走。”

  看着早已经日上三竿的太阳,风尘对着窗外深吸了一口气,他决定出去走走。

  “你小子干什么去了,怎么半天都不见影子。”一个浓眉大汗从后面出来后就对着张笑天不满的说道,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二楼的人基本上都是修行者,哪里会听不到。

  此刻,一个个都是一副看戏的看着被骂的张笑天。面对这么多多修行者,这位大汉自然也不好发作。想要就此作罢的,但是张笑天在这时候就说话了。

  “我招待客人呢……”声音很小,支支吾吾的。这就叫大汉一气,眉目一横,顿时就看向思勇志两人“什么样的贵客,要你招待这么长的时间。”

  思勇志对这人也是不感冒,虽然他早已经知道这些店铺都有修行界势力作为后台,但也丝毫不给他面子。

  面色有些狂妄的看着这名大汉,轻佻的说了句“你惹不起的贵客!”

  “是吗?”这回就轮到大汉有些嘲笑的说道,在他眼里,思勇志看上去不过是修行界中一个穷酸的散修而已,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劲,弄得思勇志眉头直跳,险些就出手了。只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就在这时,一个年纪不小的中年男子走到大汉的面前咕哝了两句顿时就让大汉的面色微变。

  那名中年男子告诉了他思勇志竟然有褪凡六重天中期的修为。

  在许多地方,这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红枫镇的地理位置有些特殊,在他的周围并没有什么中等宗门,东胜大陆五十多个中宗,上千个小宗,多的自然还是小宗。

  三个小宗,共同围绕着这座不大不小的小镇。褪凡六重天的强者,在他们的宗门都是内门弟子中的顶级人物了,所以在没有弄清楚思勇志是否为中等宗门弟子时,这家茶楼背后的势力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