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同样都是隐没于虚空中的,但黑暗之力完全不同于空间之力,前者是长期隐没,相当于隐身,此间过程是可以被其他人锁定。

  而风尘的逆空是刹那即闪即现的,整个人在另一个空间,虚无之中,中间过程根本就不能锁定。

  “惨了,没想到带着一个人,速度竟然慢下了这么多。”思勇志已经被那位红枫镇的镇主神识锁定。

  游走!

  思勇志并没有回到白雪家,风尘的伤势并没有好,这叫他不敢引狼入室的将他带回。

  他的身子根本看不见,只有神识能够查探到,一路疾风般前行,在他的身后是踏剑而行的东方家的人,渐渐朝他逼近。

  ……

  “你的驴肉来了!”

  铁塔大汉从后门内出来,手中端着一小碗的驴肉,风尘的神色一动,大汉的对他的称呼并没有一般店主对顾客的尊称‘客官’。

  风尘的目光更多的是停留在大汉端着碗的手,常年挥刀的一介凡俗之辈,手掌间又怎会没有丝毫的老茧?

  那种端碗的手法也极其怪异,就像是端握着一杆长枪一般,隐隐的和风尘的手法有些相似。

  q}酷^}匠网唯9一正版X,其t他,Y都;是R盗2+版U…

  “这么快……”风尘低头,沉吟了一句,而后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大汉,“东方家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大汉的手一颤,身形一顿,有些疑惑的看着风尘,似乎并不明白风尘在说什么的样子。

  随后再次启动步伐的朝着风尘所在的桌子,将手中的那碗驴肉推到风尘的面前。

  “不必掩饰了,我已经确定了,这里是杀手殿堂在东胜大陆的分殿,想必你就是殿主吧!”对于杀手殿堂的一些大概,风尘还是知道的,凭借他的判断,绝对没有错。

  这么一个小店,很明显的是一股势力,而又有哪股势力会动用沉香木这种名不经传却极其昂贵的东西布置阵法?

  这种手段,最起码也是股大势力,最有可能两股,那就是神秘的天机阁与隐秘的杀手殿堂。

  只是天机阁是人众皆知,阳光下的神秘,他们的各大阁都是有明确的地址,势力他们也是安插在各大中小势力不等中。

  而杀手殿堂就不同了,不同于天机阁,对方是神秘,而它则是隐秘,是由一股躲在暗中,阴诡地狱里的人,他们的双手沾满鲜血,他们的行动迅若闪电,像是阴雨天的闪电,即来即退,丝毫不拖泥带水。

  “少尊!”大汉看着风尘认真的眼神,终究没办法隐藏了,看来风尘是真的看出来了。“我不是这里的殿主!”

  “哦?先说说吧,情况如何?”风尘理所应当对方的称呼,两大副殿主都已经承认了他的地位,其它分殿又能怎样?

  闻了闻那碗驴肉,味道还真的相当不错,单光气味就叫风尘的口水险些顺着嘴角滴落。

  也没有丝毫的拘束,风尘直接就动筷了,驴肉飘香,带着一股氤氲的灵气波多,风尘知道,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驴。

  细嫩的驴肉入口,肥而不腻的感觉,一到喉就入口即化,一股醇香舒畅之感令他的腹部都有些微热。

  “这驴肉堪称极品啊!”风尘也是不住的抹了抹嘴,一副满嘴流油的样子,看来舌头都要吃掉了。

  “那是自然,少尊可不知,这驴乃是太古仙驴的后代,那家伙的战力可是丝毫不比太古末期龙族中的王族青龙弱,他的后裔岂能弱,虽然血脉淡泊,可吃起来绝对是极品。”

  这位大汉也是舌头发大的说了一大堆,就是风尘也是有些心惊,竟然是太古仙驴一脉的。不得不感慨:这驴肉吃得可真是豪奢。

  “我是这块大陆分店的副殿主,殿主不在!”大汉解释,为风尘的话做出辩解,之后才开口禀报风尘所需要的情报。

  “东方家那名最强的半仙带着五名半仙前去中州我杀手殿堂总殿。死了三名半仙,那名最强的半仙带着剩余的两名半仙重伤遁走!”

  大汉也坐了下来,看着自顾吃着驴肉的风尘,默然的说道。

  这几句话带给风尘的震撼可不是一点半点,五名半仙和一名最强的半步仙人,竟然就这样败走!杀手至尊不是走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强大的战力?

  “很奇怪?”大汉看似有些憨厚的笑了,看着脸色震惊的风尘。

  风尘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自然震惊,杀手殿堂的势力到底有多大,风尘的心里实在没底。

  “看来少尊是真不知道我们杀手殿堂的底蕴。”“现在的两大殿主都是半步魔的境界,要渡过天劫成魔不过一步之遥,随时都可以。”

  “并且,两大殿主渡劫成功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至尊,是殿堂中的最强者,其次是两大副殿主也。这是底蕴!”风尘默然,他算是知道了东胜大陆分殿的殿主去了哪里……

  中州主殿!

  东方家的六名半仙吃瘪的原因想来就是因为各块大陆的分殿的殿主都赶往了中州吧!

  “而除了中州主殿,其它各大分殿的殿主都是半魔的修为,副殿主的修为也同样为灵境九重天巅峰!”大汉说得极为详细,和风尘的猜想差不了多少。

  纵然已经猜到,风尘还是有些震惊,这样的一股势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足以叫各方为之忌惮,而东方家竟然倾巢,将手伸到一个比自己还要强的地方,这纯粹就和找死无异。

  “有些不对劲……”风尘突然发现了这件事结果的诡异。两大殿主的联手,就是将东方家那名最强的半仙击毙也不再话下。

  再加上各大殿主的支援,竟然还被他们给逃了,这里面明显的透着诡异。

  杀手刺杀追杀的能力有多强他可是了然的,既然追杀又怎么还会让他们给逃了?

  大汉的智商并没有像他的长相一般。相反,大汉的观察能力很细腻,似乎也发现了风尘的问题。

  “天机阁的人出面了!那人和两大殿主说了几句,我们也就没有追杀东方家了!历此一事,东方家也安分了下来。”

  风尘不知道他们会说什么,那种境界的人显然不是他所能揣度的。埋头吃了一会儿所谓的太古仙驴后裔的驴肉后,风尘瞬间抬头,看向大汉。

  这东胜副殿主怎么一直看着自己,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吃东西都被人一直眼睛不眨的关注着,他的心情自然不好,瞬间脸色就拉了下“有话就快说,怎么一副欲言又止的娘们样?”

  风尘脸色铁青,说话也丝毫不留情面,有他这么奇怪的人吗?一直看着他吃东西。

  “你……不会也喜欢上我了吧?”风尘摸了摸脸后,直接就摆出一副戒备的样子,这太可怕了。

  “我#@#×……”

  早些还有些尴尬的的大汉瞬间就破口大骂,脸色铁青,什么逻辑啊!竟然说自己喜欢他。

  “说吧——”言归正传,风尘还未等对方发作就瞬间开口。

  “你那个叫做思勇志的手下,现在正在和红枫镇的镇主战斗,东方家的人!对方有灵境一重天的修为。”大汉开口,面色有些惊异,在他神识的探查中,思勇志此刻逃跑的方式显然有些古怪,叫他难以理解,动用的竟然是十大天道之一的黑暗之道。

  故此,他一直都在观察着思勇志,并且想看看思勇志的战力,是否同眼前的这位少尊一般,战力逆天。

  结果却叫他极为失望,太低了,前一刻才交锋,这会就落了下风,弱得不说一塌糊涂,但也叫他不敢恭维。

  “在哪里……你怎么不早说?”风尘直接开口,脸色铁青,这种事情怎么能够憋得这么久?

  “向西五十里的红枫林中。要我出手吗?”

  “您老还是歇着吧!我自己去。”开玩笑,现在什么时候?若是这个分殿被东方家给找到,那下场就是连根拔除的结果,在人家的地盘上,你又怎会奈何得了人家,自然是他自己出手。

  风尘直接转身就朝着铺外走去,大汉则是看着风尘的背影,缓缓地就端起了这碗驴肉汤,肉还有几块的。

  若是平常,这种东西,就是他与东胜分殿的殿主也只是十天半个月才有得一吃,并且两个人的份也不过风尘这碗大小。

  唰!

  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了自己手中的碗不见了,“好快的速度!”

  大汉有些无语,他才仅仅得以闻闻味,刚刚陶醉其间就被风尘给打破了。

  “不吃可惜了。”说完,风尘也不顾张了张嘴想要说句什么就直接将汤一口气喝光,一手将碗底的两块肉丢入自己的口中。

  “副殿主想说什么机就……说吧!”风尘直接打了个饱嗝,将碗丢在一旁。

  看了看碗,大汉终究没有说出半句话来,‘这还说什么,让你留点汤给我的,现在倒好,什么也不剩。’“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风尘也没有自讨没趣,以他的眼里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现在事情紧急,容不得他浪费时间。“走了!”

  说罢!风尘直接一步消失在这驴肉馆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