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东方小玉似乎有些措手不及的啊了一句,哥哥竟然要带他去打劫?

  “啊什么啊!走!”东方朔极为强势的说走就走,一把直接化作一道淡紫色的长虹破空而去。

  东方小玉怔怔的看了那道远走的身影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哥!等等我……”

  紧接着,东方小玉也是直接跟着这位实力强大无比的哥哥离去。

  ……

  “师兄,这里面还有两粒极品妙灵丹,可是价值十多块上品元石的!”风尘直接就将手中那个精致的紫色小玉瓶丢给了陆剑才。

  陆剑才有些不信的将玉瓶,一股泌人心脾的淡淡药香之气顿时四溢,就是田岭也是心神一震。

  “造孽啊!”田岭顿时有种罪过感,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被他早些时候吞了一颗。而且就是思勇志也吞了一颗,直接达到了褪凡三重天!

  “师弟……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哪里来的?”

  陆剑才并没有被惊喜冲昏头脑,这种东西他们陆家也有,据传是十大势力的高层点的才能拥有的药物。

  而陆剑才,同为陆家的天骄,自然是有过这东西的,不过目前没有罢了。

  风尘讪讪的一笑,这瓶丹药的来历不算光明。当初东方小玉拿出一枚这东西的时候,他还险些信了对方的话,时候越想越不对劲,就这样——不小心将剩下的四粒丹药给弄到手了。

  见风尘也没有说话,陆剑才直接就抖出了一颗丹药,然后将玉瓶递给风尘“师弟,这是疗伤的圣品,以后你的境地也许会比我危险许多,留着一粒。这一粒就已经足够传送了,保重”

  说完,陆剑才直接塞到了风尘的手中,而后化作一道流光飞走。

  “师兄——”握着手中冰凉而有些温热的玉瓶,风尘怔怔失神的看着陆剑才消失的背影。

  他现在并不能够和陆剑才呆在一起,他身边的未知的凶险,隐匿的杀机太多了,陆剑才跟着他只可能更威险。

  看着手中的紫色小玉瓶,风尘内心下定了决心‘师兄,你先等着,待我足够强时,定将打上陆家!’“师弟……你先进去去修炼吧!有些时候,是不需要送别的!”

  “田岭师兄?”风尘突然回神,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田岭。“你怎么……”

  酷匠\@网a正R版$G首发!

  “看得出来,那面崖壁的剑气同你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有些事……我也不想动脑子!”田岭一叹,也自顾的去搭建自己的小竹屋。

  风尘突然一愣!田岭师兄的话说得没错,有些事,根本就不需要去想,想多了也不一定能够跳出他所在的这盘棋。

  他能做的也唯有静静的走着该走的路,默默的等待着一缕生机,用自己全身的修为去拼出一道口。

  “想太多会出破绽的,怎么也不能让人警觉。”风尘突然醒悟,是自己做错了。

  抬头看了看高天,风尘目光深邃的摇了摇头,一步迈入他的居所。

  轰!

  漫天的剑气纵横扑面而来,风尘没有任何的抵抗,血气之力不露丝毫,元气同样蛰伏不动。

  风尘一张双臂,身心放松,神识自然的收敛,直接任着漫天的剑气向着他的身体之上劈去。

  “咻!咻——”

  一道道的血液彪洒而出,宛如一股股泂泂而流的小泉,不断的冒出。

  风尘巍峨不动,闭目感受着漫天的剑气之上的剑意,神智清明无比。然而一切都似乎并没有风尘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虽然纵横的剑气极强,可最为晦涩的是其中的剑意,渐渐的,风尘竟然缓缓地沉浸在了那种意境之中。

  “咻咻——”

  依旧是漫天的剑气,只是风尘依旧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独自的沉浸在那股剑意之中。

  就在这时,鲜血泂泂的流过风尘的每一寸衣衫,脊背处的衣衫也是沾血。而风尘身后的长枪突然发生了异动,那根直接将长枪裹得严实的布条发出一声‘嘶啦’的声音。

  一根长枪枪尖指天的显现而出,枪身紫意莹莹,但却有大半的枪身是被风尘的血液染红了。

  呜呜!

  一声枪鸣传出,长枪呜呜作响了起来,淡紫色的枪身化作了深紫色,同一时间,无数漫天的剑意全部被它给吸收了。

  “我用的不是剑!”风尘的神智清明,他竟然险些迷失在了那漫天剑气的剑意之中。

  “好险!”风尘默然,有些思索的呢喃“剑的凌厉无匹,但却一折,翩翩然一剑宛若惊鸿羽确实不适合我!”

  “枪!凌厉的枪尖从不绕弯,需要的是一往无前,那些翩然轻灵也显然是我执着了……枪!就当霸世。”

  风尘的神智逐渐的恢复,他也能够感受到他周围的纵横剑气逐渐的减少。同时,他对枪的领悟也是越来越深刻了。

  “枪,就当一个字——霸!力拔山兮气盖世,一枪君临,封天碎地。一扫而过,尽长空,荡山河!”风尘双目突然猛睁。

  阴阳轮回再现,前方残留的剑气瞬间就被风尘的双目给击碎。

  嗡嗡!

  风尘一抬右手,身后高悬的深紫色的‘弑天’突然飞到风尘飞手间。

  “弑天——逆”

  风尘此刻对枪的理解已经不是当初了。一枪挥出,大有横扫乾坤之势,但却如同逆天直上的一枪。

  山河动荡!

  风尘的一枪直接令似是九天直落而下的天河的瀑布直接被那一枪的枪芒卷得倒卷。

  江山颠倒水倒流!谁说不可以?风尘直接擎枪立身瀑布之下,任着那一瞬逆空而上的水流瞬间铺盖而下。

  水流宣洒,风尘身上的血流被流水瞬间冲刷了干净,破烂的白色长袍间晶莹的肤色若隐若现。

  碎天十枪其实就是‘弑天’,这一点风尘也是现在才明白,想想他竟然险些被杀手至尊给忽悠了。

  “第四抢——我终于施展了出来!”现在的风尘极为自信,就是前边的那三招他再次施展,恐怕也会变得极为强大。

  若是再次同无崖子师兄一战,风尘相信自己是可以不必那么困难的一战而胜的。

  风尘满意的感受着漫天的水流挥洒而下,转过身就提着长枪离开了这个湖泊。

  “不知弑天第五枪——葬,可否能够施展而出!”风尘有种野心,他说的是真正的葬,是望帝所施展的那种‘葬’,而不是他早些那有形而无实敷衍的一枪。

  ……

  “哥……你怎么也不问我到底是在哪里?”东方小玉有些明白了,东方朔不过是在骗她出去而已。

  “不必要,我们先去万里之外的渡劫之地看看……”东方朔沉着脸,一声淡紫色的长袍十分好看。

  就在这时,东方朔直接就身形一顿了!

  “哥!你又怎么了?”

  “我们去云苍宗!”东方朔一头子的改道,直接就朝着云苍宗的方向飞了过去。

  “去……云苍宗?”

  东方小玉一愣,怎么会这样,去云苍宗?是风尘那个混蛋风尘在的地方?

  “小玉……你怎么了?”东方朔疑惑回头,东方小玉竟然愣愣的立在原地,似乎有些不对劲。

  东方朔面色古怪,以他对自己这个小妹的理解可不是这样子的,表情竟然可以古怪到那种地步,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这也难怪东方朔奇怪了。

  风微微吹动,撩动东方小玉的整齐的流海,两个古灵精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砰!

  “哎呦——哥你干什么?”东方小玉突然吃痛的用小手捂着额头。

  她被东方朔来了个暴栗!

  “小玉,怎么连哥哥问你话都不理不睬的?”东方朔的神色古怪,英俊的面庞此刻不是很好看,他这兄长的威信可是越来越弱了。

  “我……我……”东方小玉委屈,虽然吃痛得大眼睛里都有眼泪在打转,但却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走吧!”

  东方朔再次一敲东方小玉的额头,而后直接不管东方小玉是否还在发呆,整个人就是一道紫色的长虹飞向云苍宗。

  ……

  沙沙——沙沙!

  风吹云动草木摇曳,后山青翠的竹子在风中摇曳,互相蹭着叶片,沙沙作响。

  风尘背对着瀑布,闭着双目,任着风缓缓轻撩着他的睫毛,他的发丝贴脸。

  葬?何为葬?

  望帝一瞬间有种容纳天地,欲要吞噬万物的气魄。他的长枪一划,足以勾动天地大势。

  那种气势不是堙灭万物,而是葬灭一切的威势。

  “风尘——封尘!以风为封,吹灭一切,以尘埋灭一切,填埋时空!”不知为何,风尘总有一种将这功法连接到自己身上的冲动,不可遏制的冲动。

  “我——错了吗?”风尘有些犹豫,一顿“我没错,葬,就该如此!”

  到了!东方朔翩然的站在云苍宗的上方,他打算直接飞进去。进入宗门不得直接飞过门楣。不是他不知道,只因他是东方家的少族。

  不是他狂,他的确有狂的资本,以他实力确实可以横扫云苍宗。

  “哥!不要——”东方小玉终于姗姗来迟,急忙一声大呼。

  “弑天——葬!”

  风尘反手对着虚空一划,毫无威势的一枪,划出一道弧形,紫色的枪芒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