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悠悠的声音传出,不知从何处传来,回荡在风尘的脑海之中,久久缭绕。

  风尘怔怔失神,突然双目一凝,被他负在身后的长枪‘弑天’一阵嗡鸣,直接出现在风尘的身前,风尘一把握住,血肉相连之感浮现。

  “是谁?”

  风尘仰天大喝!单手擎枪,枪芒凌厉直指万里长空。一声喝吼,伴随着纵横的杀意,滔天血气之力也是一涌而出,风尘的精神在这一刻是高度紧绷的。

  原因无它,风尘对那道声音并不感冒。相反,他十分厌恶那个声音,从心里,骨子里,灵魂上的厌恶。甚至他让风尘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

  “师弟——怎么了?”陆剑才一推风尘,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回神,风尘看着陆剑才。陆剑才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就是很不解风尘的行为。

  再次回头看了看田岭和思勇志,同样的表情使风尘的心刹那凉了下来。“只有我听到哪个声音……”

  风尘沉吟良久,修行界太复杂了,诡异的事情也是接二连三的降临,每一次都令他措手不及。

  知道得太多并没有什么好处,重生、苍天、望帝……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座巨山压在心头,令风尘呼吸都有些困难。

  “没事!”风尘恢复了平静的摇了摇头。

  “师兄!师尊去了……”风尘转头对着陆剑才说着,神色不好看,因为不止是他那便宜师尊,就是杀手至尊也去了。

  “去……去了?小师弟,话可不能乱说,是飞升!”陆剑才纠正道,神情也是有些恍惚。

  没师尊的孩子,以后不知道要干什么?好不容易摆脱了天邪的魔爪,陆剑才不仅没有丝毫的兴奋,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

  “小师弟!以后我们要怎样走下去!”陆剑才没有任何主见,以前,他又兄长陆剑才为他想办法,离开陆家之后,就是天邪一直主导着他的步伐,现在要他一个人自己走,怎么可能?

  “我的日子注定不会好过了,师兄不要留在东胜了,这里不是你发展的地方!”风尘一叹,面色郑重的对着陆剑才说道。

  他是杀手殿堂的人,现在杀手至尊都飞升了,他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尊可能要遭到那些人的探查。

  “师弟怎么说?”

  “左右殿主的杀手君王和杀手帝王会将我巡回,至于他们是要让我做杀手至尊还是把我这少尊废了也不好说……”风尘现在只恨接了杀手至尊的这个烂摊子。

  现在倒好,杀手至尊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他来面对杀手殿堂的左右殿主的这个未知数。

  “师弟,那你应该怎么办?”田岭也是上前,一拍风尘的肩膀,有些担忧的问道。

  思勇志也是默然,杀手殿堂的左右殿主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绝对是个危险人物,风尘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没事的!他们暂时不可能找到我的,需要时间……”风尘勉强一笑,也唯有在杀手殿堂的左右殿主找上门来之前努力的提升自己的修为了。

  虽然打不过那两位,但是保命的能力还有需要有的,毕竟他也不了解两位的意图。

  “师兄我陪你……”陆剑才直接开口,打算和风尘一起,好有个照应。

  遥望着万里之外早些渡劫的地方,风尘默默的走入少宗居所,看着那道醒目的断壁,光滑无比,竹枝光影摇曳着,风尘双目一凝。

  “不必了!师兄你有你的事情需要做,我也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和我在一起,不是你最好的选择,暂时分开才是最好的。”风尘目光盯着断壁,似乎有所发现。

  “你应该去中州……不要问我为什么!师尊的下一步应该就是带你去中州!”

  陆剑才一愣,风尘怎么会知道天邪的计划呢,有些不解的问道:“那小师弟你呢?”

  陆剑才听了风尘的话,没有问为什么,而是问了一句天邪对风尘的计划。

  “我……师尊好像是选择放纵吧!”风尘摸了摸鼻梁,瞬间有些发愣。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知道师尊的想法?难道是师尊的传念?风尘有些疑惑,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仿若和天邪说话一般。

  “田师兄,你在这里搭建一座木屋吧,虽然只是外围,但元气也是极为充沛的。”话语一顿,风尘紧接着对思勇志说道:“去将张笑冬找来!”

  思勇志应和了一句就径直的走开了,田岭站在原地未动。

  风尘一转头,看着陆剑才,神色有些郑重,“师兄且记住,回了中州不可太过招摇,静观其变,等我。”

  “为什么?”

  陆剑才的话语有些颤抖,听风尘的话,似乎陆家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风尘沉默,直至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陆家出现了大变故,你兄长陆剑尘为了你深陷其中。”

  陆剑才的脑海一片轰鸣,有失落也有点点喜悦,失落的是他的父亲、母亲、兄长等人可能已经遭到了不测。微微的喜悦则是因为兄长没有反目,从来都没有。

  陆剑才本来还想问风尘何事之时,风尘直接摇了摇头。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可是……”陆剑才本来还想即刻出发,但却顿时就面色一苦。他从中州来到东胜大陆之时,用的是传送阵,需要的庞大费用是天邪支付的,可是现在……

  陆剑才一瞬就想到了陈天南,只是同样的即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传送一个大陆,根本就不是什么小支出。

  “师兄怎么了?”风尘也有些疑惑,陆剑才上一刻还是一种即将出发的样子,怎么瞬间就停了下来。

  “风尘师弟……中州和东胜大陆相隔很远,有数百万里的距离,那股支出并不小。”就是田岭也是想到了这点。

  ‘数百万里……’就是风尘也是心中暗呼,这可不是什么小支出,想想那也是数百枚的上品元石,那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那师兄打算怎么办,那可是需要数百块上品元石的!”风尘也有些头疼的问到。

  现在他的弑天枪的空间已经彻底的被封绝了,里面的各种灵物根本取不出来,看那样子,似乎得等到小不点苏醒方可,只是要等它苏醒也不知道要多长的时间。

  “数百块……上品元石?”田岭一愣,就是陆剑才也是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着风尘!

  “小师弟……你没开玩笑吧?”陆剑才嘴角抽搐的问道,风尘的见多识广真的叫他不敢恭维。

  “嗯?有什么问题吗?”风尘疑惑,一万里的距离是一块上品元石,相当于一万个下品元石,那么数百万里的距离得传送消耗数百枚的上品元石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陆剑才直接败下阵来了,看着风尘,他的表情垮台,不知应该说什么的好。

  “师弟你可能是真的理解错了,一万里一枚上品元石自然不假,可这是最为纯粹的消耗。有一点你必须得知道,每次用传送的人数都足足有上万人!不是一人一人的传送。”田岭表示无语了,一个人的传送阵,那是多少人用得起的?这是未可知的。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风尘恍然,一语惊醒梦中人,他此刻算是放松多了。

  修行界的路费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般贵。

  开玩笑?田岭和陆剑才表示无奈,那种路费简直就是神话的价格,纵使陆剑才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也有些受不了风尘的报价。

  “每一次都有数万人的传送……那么算下来,其实也就一块上品元石都不需要?”风尘回神,有些惊喜的看着陆剑才。

  看正=d版Z章}@节上酷y匠%网

  “小师弟……你醒醒!”陆剑才无情打击“不要开口闭口就是上品元石,那不是路边的石头。估计一个中等宗门也就有个十多块,在这里也就东方家这个家族比较多……”

  陆剑才提醒,说真的,陆剑才最贵的东西也就是自己腰间佩戴的那枚玉佩了,价值近百块的上品元石,是自己的兄长为他买的礼物。

  摸了摸手中的玉佩,他身上虽然已经别无他物了,但却无论如何也不会动用这枚玉佩。

  “师兄何必如此?我自然有上品元石……”风尘直接开口,暗自庆幸的摸了摸自己怀中的那瓶极品妙灵丹,还好没有被他放入‘弑天’的空间之中。

  ……

  “什么?”

  “小妹你遇到更强大的土匪了?有没有怎么样?”东方家的一座精致的亭台中,本来还听津津有味的着东方小玉离家出走的奇葩土匪经历的东方朔突然一声惊讶。

  “到底是什么土匪,小妹你有没有怎么样,被打劫了什么东西?”东方朔的面色有些不忿的问着东方小玉,很简单,他的愤怒全是来自与那句东方小玉被土匪打劫了。

  “哥哥你别激动……”东方小玉也是吓了一跳急忙的安抚这他这位长得极为英俊的兄长。

  “怎么能不激动?从来都是我东方家的人打劫人家,怎么能有人打劫我们呢?耻辱啊……”东方朔的表情纠结着好一阵子之后才恢复淡然,缓缓地说了句“小妹……”

  “啊!”东方小玉一愣,似乎没有料到东方朔会无缘无故的叫她。

  “走!”

  “去干什么?”

  “找回场子,哥哥带你去打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