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不服气?”

  “我主人他……”

  “他怎么了,是重创了同三皇五帝并列的苍天吗?”天邪有些强势的反问。

  杀手至尊不语,很明显,这就是他要说的!

  “别忘了,苍天是在沉睡,被封天指所封,你们伐天之时不过是和苍天本能的自我保护行为一战而已,否则你们就不可能有那么一线生机了。”天邪有些恼了,“你这只大乌龟是驴还是猪?”

  怎么会这么倔?而且还这么笨。

  “你……”杀手至尊的气息顷刻爆发,随着天邪的一句话,他竟然瞬间就动了杀念。

  “你敢吗?”天邪撇嘴,不是他瞧不起这头大乌龟,就对方那多疑的性格也不会对他随意出手。

  “我……”杀手至尊手一松,而后突然握紧“有什么不敢的,你的实力都没达到我的地步,又怎会知道这么多,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唉!”

  天邪直接就叹了一口气,本来他还以为杀手至尊要强势一把了,可依旧还是有些犹豫。“这样的性格有怎会成的了大器?”

  杀手至尊,或者可以称之为天鳖。他的性格的确如此,对于某些不可揣度,难以猜测的东西,他总是难以决断,这就是他。

  相比东方家时,杀手殿堂的这些地方他那一览无遗的霸气,就算是风尘在这里恐怕也认不出这人就是杀手至尊。

  “犹豫了好久了,你不敢?”天邪面色平淡的看着天鳖,话语带刺得挑衅着说道。

  “有什么不敢!”天鳖一声大吼,声音震得风云直接倒卷,有许多树木爆碎,也好在天邪及时的制止了冲击之力。

  有什么不敢?话虽如此,可杀手至尊依旧没动,看着有恃无恐的天邪,迈开的一只脚顿时就有些犹豫了。

  “修罗指!”

  突然,杀手至尊直接一咬牙就展开惊天一击。并非他被气得情绪失控了,而是他想试探天邪的实力有多少。

  他明白,就天邪说的那些全部都是真的,不过对方的身份与实力,他的确需要知道。

  “小乌龟——”

  天邪的一句话顿时让煞气滔天的杀手至尊的身形一顿,周围的煞气顿时全部溢散开来,就连在他身后正在形成的庞大直接也是瞬间爆碎开来,化作漫天的煞气。

  他的最深层的记忆被勾了起来。

  当初他还幼小之时就是天河中的一方霸主,只是这段峥嵘岁月里却夹杂了一段令他不堪回首的回忆。

  ……

  “小乌龟,快到锅里去!”天河岸边,他记得自己每天都会碰到一个封神如玉的男子,羽扇纶巾的装束,隐隐外露的平淡的气息却是极为迷人。

  每天,那个可恶的男子都会坐在天河边。同样的,每天他都会被那个男子以一种神秘的异力抓住。

  最令他受不了的是,在那个男子的身旁还架着一口锅,每一次他被捉到都会被那男子示意——让他到锅里去。

  不堪回首的回忆……是在跟了望帝之后方才结束的。

  “你,你是……?”

  天邪咧嘴一笑,笑得很阳光,纵然是张老脸,但却和当初的那张脸笑得一模一样。

  “想起了?”

  咻!

  结果令天邪很惊讶,杀手至尊顿时就直接撕裂虚空,一步迈入之后轰然关闭。

  “这速度……”天邪无语,这只大乌龟的速度太快了,就是他也有些怔怔“有必要吗?现在我又打不过你!”

  天邪撇嘴,也是直接撕裂虚空,出现在了后山的少宗居所之处。

  “不行……我一定要上仙界弄个明白!”遥遥万里,杀手至尊的身形显现,额头冷汗岑岑的自言自语的说道。

  一瞬间,他的气息没有压抑的刹那攀升,一股震荡天地的气息传开,杀手至尊露出了魔境的修为。

  雷劫四起,黑云覆压天地。东胜大陆上的所有高手似是有所感应的齐齐看向远处。

  一道数千丈长的紫色巨龙宛若房屋般的粗大,撕裂天穹与云层直下,奔向杀手至尊。

  “他的动作可真快!”天邪叹了一口气。

  更tf新最Pc快*A上K酷@匠网z(

  “不对!”天邪突然大呼不好,直接就朝着杀手至尊奔去。心中暗骂:“小乌龟,你走了风尘怎么办?”

  这么大的动静,风尘自然也是有所感应到了,不过他的神识范围还没有那么广。冲出竹林之后,风尘也能够感受到万里外的恐怖气息与波动。

  那股气息是杀手至尊的,此刻被无限的放大了,狂放不羁的魔气浩瀚。天劫的波动同样浩大。

  “刚才那道一纵即逝的气息是……”风尘立刻震惊了,刚才有道稍纵即逝的波动被他捕捉到了。

  “师弟,怎么了?”陆剑才也是要望着万里之外杀手至尊渡劫的地方,震撼莫名的心情刚刚平复下来,顿时就被风尘的表情吓了一跳。

  “我感受到了师尊的气息……朝着天劫波动的地方……”

  “什么?”

  陆剑才也是心神一震,师尊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该死的,这天地什么时候还分着渡劫的?”杀手至尊大骂,几万年,他竟然不知道天劫是分着渡的。

  渡仙劫进入成仙殿,渡魔劫降临封魔台。这些基本上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他却根本不知道。

  “贼苍天,看来他已经脱离封仙指的束缚了,只是还没有彻底觉醒而已……”杀手至尊冷然,苍天竟然开始渐醒,逐渐的开始干预三界了。

  不过现在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可能进入的就是魔界了。

  “啊!”

  杀手至尊咆哮,声音浩荡,穿金裂石之声直接崩裂了天上的小片劫云。

  “贼苍天,要不是我的修为尚未恢复,你这点伎俩算什么?”杀手至尊的声音动荡九霄。

  距离这里遥遥万里的风尘本来有些思索的表情直接就再次一变。

  “这渡劫者的气息……怎么那么熟悉……是杀手至尊的!”

  “杀手至尊?师弟你认识那个强横逆天的变态?”陆剑才有些迷惑,那位现任的杀手至尊战力滔天,但却基本无人见过,可风尘竟然知道对方。

  ……

  “小乌龟,你干什么?”一道喝声压过雷劫,就是杀手至尊也是身形一顿。

  原因无它,此刻霸气渡劫的他被天邪一口一个小乌龟的叫着,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听了你的建议——去仙界一看。”

  “你的修为都才在魔王境界,拿什么渡劫,你是去魔界吗?天地早已大变。”

  轰!

  一道雷劫瞬间降临,同样庞大的天劫,数千丈长的紫色雷龙贯穿天地,有房屋粗细。

  “我#×@#……”

  天邪大骂,天劫竟然是朝着他来的。“贼苍天,你竟然连祖公我都不放过。”

  只是这一刻任天邪的抱怨声再大,依旧还是被漫天的雷声所淹没。

  ……

  风尘正打算说出原因,顿时就脸色古怪了起来。

  “师兄……感受到了吗?有一股渡劫的气息……”

  陆剑才一愣,急忙闭目认真的感应了起来。“没错,今天这是怎么了,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渡劫,这次的应该是仙劫……”

  陆剑才突然一睁双目,神色骇然的看着风尘。语气有些哆嗦,“小师弟,那后一道气息……”

  “嗯!是师尊的!”风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能做的也就只有祈祷他那便宜师尊渡过天劫。

  至于杀手至尊?风尘可不担心,就那变态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会渡不过魔劫?开玩笑吧!

  风尘也不了解天邪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只能期望着对方渡过。

  “小师弟……你是怎么知道另一道气息是那无敌变态的?”陆剑才倒是轻松,就如风尘了解杀手至尊一般,他又岂会不了解天邪的强大,要渡过仙劫不是什么难事。

  就这时,思勇志和田岭才从竹林中走出,看着风尘和陆剑才,有些不明所以。

  他们感受不到杀手至尊的魔威,也感受不到天邪的仙威,能够知道的仅仅就是一种莫名的压抑之感。

  “我……我是杀手殿堂的少尊!”

  “杀手殿堂?”“少尊?”

  陆剑才和田岭直接呆住,思勇志在一旁也是震撼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早些就听到师尊天机阁的消息了,我也以为,只是后来看了名字之后我才……”陆剑才一叹,风尘的秘密每一个都不比他的小“杀手殿堂,就是东方家都不敢招惹的存在,我陆家也差不多,而小师弟你竟然是这股超级势力的少尊。”

  “说来话长……”风尘感受着万里之外的天威渐淡,他不想提起自己是如何被杀手至尊逼得就犯的。

  “快要结束了!”

  “小乌龟,你太莽撞了,本来我还可以再有一点时间的,现在竟然就这么进入仙界了……以后有你好看。”

  杀手至尊面色一苦,这不怪他,被苍天坑了,他有何办法,现在只能等着乖乖的进入魔界了。

  “贼苍天,有朝一日我恢复实力回杀回来的……”随着最后一缕雷光的没入,杀手至尊的身形瞬间消失在一片黑色雾气之中。

  同样,天邪也紧随其后的消失在金光耀眼的一片雾气之中。一瞬,天地清明,世界无声。

  “还……差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