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形状的枪芒打向瀑布!虚空中出现了一道裂天的黑色深渊,无底!

  这一刻,那条自九天直贯而下瀑布竟然一瞬间就被那条天渊吞噬了大半。

  东方朔的身形一顿,他还没有进入云层宗的范围就已经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波动。

  “是谁?”

  东方朔有些惊疑不定,他不敢莽撞了,未知的永远是叫人最忌惮的。早些他还在想天邪已经飞升,想必云苍宗定然无人,这倒还叫他去压一下风尘这个新立的少宗。

  只是现在,竟然自他的左侧不远百里左右的范围处就爆发了这么一股强大的气息。

  “不知道云苍宗何时出了这么个人物,气息不算强大,可竟然一瞬间直追我的全力一击!”东方朔看了看东方小玉,“走!”

  东方朔的速度显然也是降下了不少,缓缓的朝着风尘的居住地逼近。

  “吼!”

  就在风尘尝试着以枪芒再次将这一式称之为‘葬’所撕裂的天渊扩大时,一声咆哮震天,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风尘的脑海。

  “咳咳——”

  风尘顿时如遭雷击的不断倒退,口中更是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嘴角处,鲜血点点顺着风尘的嘴角溢出在下巴处滴落。

  “怎么回事?”风尘的脸色苍白,脑海一片混乱。同样的一句自问是来自东方朔。

  他此刻站定空中,有些不敢继续靠近了,刚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种足以压塌乾坤的气息,并且那种强横一闪而逝的气息不是一股,倒像是一缕,是那种一条长河溢出河道的一股小小的细流。

  “小玉……”东方朔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回头看向东方小玉,刚才的那股冲击之力实在太强,就是他也有些神识恍惚。

  还好!

  东方朔暗舒了一口气,东方小玉安然无恙。

  东方朔,年轻一辈十大高手之一什么,位于最外围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位于中心点的风尘。

  此刻的风尘浑身鲜血淋漓的仰躺在地,没有太多的感觉,就只有一种极度眩晕的感觉,一时间难以清醒。

  “天上的星星好多!”风尘胡言乱语,混乱的神智迷迷糊糊的,紧接着是缓缓地清醒。

  砰!

  刚一清醒过来,风尘的心头猛跳,一股窒息的压迫感似乎在天渊中浩荡着欲要撕裂而出,只是稍纵即逝,快得有些难以捕捉。

  “是幻觉吗?”风尘沉着脸,面色发白,刚才那声嘶吼声着实将他震得不轻,浑身鲜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血人。

  好半晌,都不再有声响传出,风尘的心神松弛,就要闭合天渊。

  砰砰——“哐啷……”

  就在这时,两声重击再次袭来,并且还伴随了铁索摇曳的交击‘哐啷’之声。

  这一次风尘极为清醒,知道了声音的传出点竟然就是他的弑天第五式的葬所撕裂的天渊中。

  “不是幻觉!”风尘吓得险些栽倒,手中的弑天紧握。

  “那到底是什么?”风尘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深幽的天渊。

  哪种丝丝缕缕透过的威压就像是一个上古凶兽的血气之力的碾压之感,在那气息面前,风尘觉得自己真的太渺小了。

  “砰砰——哐啷……”

  这种撞击的声响和锁链越加的频繁,风尘终于还是决定不顾一切的将天渊闭合。

  “葬!或许天渊的那边是一个囚牢!”风尘的猜测就是如此,或许是一个炼狱,关以强横的生物进行炼葬,而那股气息,风尘也直接将其归类于未被完全葬灭的那种超级强者。

  “未被葬灭……是望帝葬下的吗?”风尘有些咕哝,若真是那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现在弑天就在他的手中,说不定某一天那怪物跑出来的话他就麻烦了。

  看了看手中的‘定时炸弹’,风尘一咬牙。

  “葬——”风尘的声音很大,浩荡数十里,吼声直冲云霄,枯叶飞舞,风云倒卷。

  风尘很吃力,天渊每闭合一丝,他都会遭到巨大的撞击之力。他明白,这招不是葬尽万物,那是需要实力的。

  若是实力相差太大的话,根本就闭合不了,而里面那个,估计还是被锁着的,风尘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更逞若是全盛?

  “小玉,听到了吗?”东方朔的神识范围虽未覆盖至风尘,但风尘的声音却是近在咫尺,自然逃不过他的神识。

  东方小玉面色有些复杂,她也听到了,并且还知道是谁的声音“他遇到麻烦了吗?”

  东方小玉不知道自己这是为何,以往他都是极为讨厌风尘这个所谓的‘流氓’,只是现在他只知道风尘的嘶吼似乎很吃力。

  东方小玉点了点头,而后故作镇静的看着东方朔。

  “我们去……看看吧!”东方朔犹豫,他的感觉绝对不会有错的,早些那个方位似乎有一缕令他都头皮发炸的气息。

  东方小玉顿时就奇了!

  “哥!你好像有些犹豫的样子!”

  ……

  东方城朔沉着脸继续走在前方。

  渐渐地,他也听到了。

  “砰——砰!”

  沉闷声音继续响着就像是密闭空间中的撞击之声,然而,可怕的却不是这些,而是那不断晃荡的锁链之声。

  “哐啷——哐啷”摇曳声继续,宛若来自九幽一般令人头皮发麻。

  东方小玉的脸色发白,那些声音他自然也听到了,虽然相对于东方朔来说,他的神识慢了许多,但也不算慢了。

  “哥……那是什么声音?东方小玉晶莹润泽的朱唇有些颤抖,显然是被那相对于她来说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

  “风尘会不会有事?”

  东方小玉突然有些担忧风尘了。毕竟风尘就在前方依稀可见的竹林间。

  “是个年轻人,想来就是云苍宗的少宗吧——他在那里干什么?”东方朔的神识也算强大,远远地就看见风尘了,有些疑惑。

  风尘自然也发现了他们,手中的长枪顿时就握得更紧了。远处的瀑布处的天渊缓缓地闭合。

  东方朔能够感受到风尘周围那股庞大的气息,顿时少族那颗好战的心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不对!”东方朔突然止步,风尘怎么看上去极为吃力的样子?

  神识一转,东方朔惊悚,风尘面对着半条瀑布。

  没错就是半截,水流有一半是直接断了的,“怎么回事?”东方朔感觉到了那里有隐隐的有能量波动,但他却什么也发现不了。包括以他的神识探查。

  砰砰!

  本来已经安静了好一会儿的声音再次爆发。

  “哐啷”

  锁链之声再次响起,风尘的面色一变。那条天渊的开阔程度竟然越来越大。

  “该死……放我出去……”随着巨大的锁链相撞的声音逐渐的传开,风尘脸色苍白的倒退了几步。

  太强大了!

  风尘直接就掏出自己怀中那瓶淡紫色的玉瓶,从其内抖出最后一粒极品妙灵丹,往嘴里送去。

  东方小玉先是担忧的看着浑身是血的风尘,只是当风尘从怀中掏出那个淡紫色的小玉瓶后,脸色就变了。

  “小玉!”

  东方朔也是脸色苍白,刚才的那些压抑的铁链碰撞声他听得极为的真切,幽森若就有炼狱之地。

  “那风尘手中的极品妙灵丹怎么说?”

  东方小玉的脸色发白,“我……”只是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过舌头打结,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东方朔面色有色古怪,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风尘就是打劫了东方小玉的那个土匪。

  “怎么搞的?”东方朔严肃的质问东方小玉,在他看来,风尘不过半步褪凡五重天的修为,而东方小玉则是半步灵境五重天的修者。

  天壤地别的差距,可东方小玉硬生生的被对方打劫了。

  “你不会自己看?”东方小玉撇嘴,有些挑衅的看了一眼东方朔,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东方朔你亲自上阵,想胜也不是那么容易。

  东方朔不信邪。双目炯炯的盯着风尘,大有直接将风尘镇压的感觉。

  只是,风尘的一个字顿时改变了他的主意。

  “葬!”

  风尘引导着浑身淋漓的鲜血不断的朝着弑天之上汇去。

  淡紫色的长枪开始了变化,他浑身的紫色神辉渐渐的暗淡下去,血腥的红色笼罩长枪。

  一个字,不同于以前的任何一次,没有浩瀚的元气波动,也没有崩云碎石,一切都很平淡。

  枪身周围尸骨浮沉,一切端的诡异无比,碧海青天血红染,苍茫大地乱尸横,风尘就像一个百战不死的将军,手提长枪的绝世战仙。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浓重的煞气,可怕!”

  东方小玉笑得露出了小虎牙,“你才知道?你可没有记住父亲说的话。在这个世界,哪怕站在最高端也不能小看任何人。”“他的身份可不简单!莫要小看了。”

  “不就是……”东方朔不屑,内心却是极为的复杂,现在的他有些烦躁至今,终于还是没有看出风尘到底是在和什么力量对抗。

  酷匠{网正版\首发

  风尘的右手在颤抖,枪尖抖动,淋漓的鲜血缓缓顺着枪尖滴落而下。

  就在这时,风尘爆发了他的全部修为,在以为已经控制住了局面的时候,天渊竟然直接崩溃。

  “那是?”东方朔吃惊的盯着突然现身而后爆碎的黑色天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