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倒好,有这位身份逆天的的师叔罩着,天机阁,任谁都没那个胆去惹吧!可无崖子的话就难说了,先不说天机阁的手够不够得着,就是够得到他们也不会逾越过那条线。

  天机阁从来不干涉任何势力间的斗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是风尘是天机阁阁主的弟子也不会受到天机阁的庇护。

  唯有天邪以自己的身份出面,天机阁那条范天机阁着,格杀勿论的原则才算生效,总的来说,情况很复杂。

  “怎么?不敢收的话就由我来收吧!”天邪笑容满面的看着陈天南,看得陈天南都心底一寒。

  “他们你是都留不住的……也许他们从始至终都只是云苍宗弟子的身份,可却境界会远超云苍,武碎虚空进入仙界是必然的,但前提是不早夭。”天邪笑语了一句,一挥手,结界被打开,而后走下台去。

  “也许……我的日子也不多了!”陈天南的耳边似乎隐隐的传来天邪的声音。一惊,豁然抬头却发现天邪什么也没说,继续朝着殿前的残破广场走去。

  “错觉吗?”陈天南心神恍惚,一天不到的时间,宗门中的弟子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多了,事情的棘手程度实在太甚了。

  “风尘……”天邪走到坑中,面色和蔼慈祥的看着风尘说到,身后向着天邪飞来的陆剑才身形一颤,险些从高空中载落下来。

  不过一切还好,也就一瞬而已,陆剑才就稳住了身形。看得场中只手擎枪的风尘眼皮子直跳,这是闹什么?

  “师兄你没事吧!”风尘看着降临在自己身前的陆剑才,有些不解的问道。

  同时,风尘从背后拿出一条黑色的布条,将‘弑天’缓缓缠绕包裹了起来,虽然这件帝兵见过的人不多,但也不容他拿着随处乱晃,要是被人认出,那他的后果……

  他不敢想下去了,将包成一跳长棍样的长枪负在身后。抬头看着这位便宜师尊,仅仅犹豫了一会就开口了,“师尊!”

  “好……不错!”天邪爽朗一笑,看得陆剑才头皮发麻,内心慨叹:“苦海无边,小师弟终究跳进了这个永无边际的苦海了。”

  ……

  “云东大陆云苍宗立少宗——风尘”于此同时,一日间,东胜大陆的无数人的都能够听到天机阁发出的消息。

  东方家的东方小玉在她父亲身旁正坐在大殿中怔怔失神,突然间就眼睛有些微亮。

  “惨了——”东方小玉暗呼,她的表情幅度变动太大了,可能已经被父亲捕捉到了。

  果然!

  “小玉,你怎么了?你和这名叫风尘的人认识?”东方长虹面色无波的看着东方小玉。

  同一时间,大殿中的其她人的目光也顿时汇聚而来。

  “小玉,怎么回事!”一个丰神如玉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透着华贵紫气的长袍,眉头微皱的看着东方小玉。

  “父亲,哥……其实也没什么!我不过是觉得奇怪罢了!”

  “奇怪……?”

  一句话说出,众人心中的疑惑顿时就更甚了,就算对方是东胜大陆这一辈的第一位少宗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前段时间,那杀手殿堂的少尊,似乎也叫风尘吧!”东方小玉有意无意的说到,似乎是有意提醒自己的父亲那位杀手至尊的警告。

  终于,众人的表情顿时也复杂了起来,还别说,真的是这样。

  看着整个大殿的众人一副思索的表情,东方小玉终于轻舒了一口气,这些人总算被她糊弄过来了。

  “想来父亲他们也不会往那方面想,毕竟云苍宗与杀手殿堂的势力可是天差地别的。若是……想来也没关系吧!”东方小玉内心嘀咕,自我安慰的说道。

  这也不怪她笨,事实就是如此。有那个老变态在,又有谁能够伤得了风尘呢?

  ……

  云苍宗中,风尘前脚刚一走出巨坑就哑然了,这天机阁的消息来得真快,才拍定不久,就已经传遍了东胜大陆,这速度,就是风尘也不断砸舌。

  “师尊……你们天机阁的消息传得也太快了吧!”陆剑才傻眼的看着天邪,第一次见识到师尊所掌握势力的可怕。

  就是风尘也极为佩服的看着天邪,打心里的觉得天机阁的恐怖啊!不愧是令十大势力和杀手殿堂这些极为隐秘的超级组织也都忌惮的势力。

  “哈哈……”天邪一笑,直接就带着风尘来到殿前,面对着整宗的众人笑了好一阵子才切入整体,看得陈天南都是额头黑线直冒,太上长老云琅表示无奈。

  风尘同样不解,“有这么高兴吗?”

  不过好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天邪终究将笑声化作了一声讪讪的干咳,“咳咳……那就进入正题吧!”

  “……”

  风尘表示无语,一笑,阳光和煦,内心叹了一句有趣,看得旁边的陆剑才傻眼了,竟然就这么适应了?陆剑才内心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和师尊一个类型的吧……

  “从即日起,风尘就是云苍宗的少宗了!”天邪清了清嗓子后,脸色恢复淡然的就对着数千的内宗与核心弟子说道,声音回荡,然若空谷回音久久不散。

  “风少!”台下的思勇志这会可是最为激动的了,大声的就开始呼唤。

  旁边的田岭看了一眼这思勇志,有些不解的暗道了句:“你怎么就不像风尘师弟一般安静?”

  思勇志讪讪的闭了口,对于风尘都尊敬的田岭,他自然也不敢放肆。

  只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本来风尘就是那种帅得遭天妒,经常被雷劈的人,那种骨子里的宁静淡泊的高冷早就印在了那些师姐们心头了,没有达到狂热的追捧不过就是因为实力未曾得到大家的认可。

  修行界,说到底,还是实力为尊。任你风华绝代,可若是没有实力,也只能成为这修行界的一点鲜红,再美也只能任人宰割罢了。

  相反,若你有实力,有权利,有势力,别人的性命也不过你一句话而已。醒掌杀人权,醉拥江山美人,如此都不为过。

  风尘,刚才的一战,那刚毅始终平静的面庞的魔力是如此的大,几乎深刻每个弟子心间。

  于男弟子而言,那是实力强者的象征,高矗身前,令他们难以望其项背。而于女弟子而言,情绪就比较复杂了……

  思勇志的一声风少直接就将压抑在众人心中的话说出,顿时共鸣产生,一片狂热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却相对整齐的叫喊着‘风少’。

  田岭傻眼,思勇志笑着摊了摊手,现在他可没叫,他的作用也就是烈火燎原前的星星之火而已。

  不起眼,但不代表着能够忽视。

  “风少——”“风少——”

  洪亮的声音浩瀚,直冲云霄,风尘表情一如冷淡!别被骗了。风尘的表情远远的看去,虽是依旧冷淡,可近处一看却能微微的感受到一种陶醉之感。

  底下的人见风尘的漠视一切的表情,那叫声就更欢了,一个个都是撕心裂肺的叫喊着,看得陆剑才都有些无语。

  “咳咳——”

  天邪一声小声的咳嗽之声如同重锤一般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众人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酷tv匠(=网》永久eG免费S看《小说c

  “风少我爱你!”

  一声声音依旧不受阻的传开,天邪有些惊讶的看去,风尘的冷淡表情顿时有些波澜了。“到底是哪位师姐?这么彪悍?”

  风尘的表情有些古怪的也是循声而去,一眼,风尘就看得眼皮子直跳,嘴角微微抽搐着。

  近处的陆剑才看到风尘的表情,顿时就精彩起来了,急忙转头看去。“这是什么……?”陆剑才心中暗呼,实在是太可怕了。

  台下的众位男弟子也是嘴角抽搐着,思勇志和田岭亦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女弟子们就不同了,此刻一个个都愤恨的看着那名女子,似是将她当做了敌人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人?”风尘内心在嘶吼,这位师姐长得是在是叫他不敢恭维,险些将刚才装出的表情瞬间暴露了。

  “你什么意思?风少怎会看上你这样的人,丑八怪!”

  “你怎么也有胆量喜欢风少……”类似的话语四起,风尘面部依旧冷淡不语。

  风尘心中舒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的脑残追捧者无数,他现在可以暂时选择沉默。

  微微瞥了一眼那位大呼爱自己的师姐,风尘顿时就觉得胃中翻腾无比,心中直接没有素质的抱怨。“她是什么怪兽生的?”

  摸着良心说话,惨象已经令风尘不忍直视了。

  这位师姐整个人都不同于其它师姐,同为修行者,她异常的肥胖,或者说是健壮吧。

  五官不清不说,鼻子高耸,鼻孔外翻,风尘都依稀的能够看到这位师姐黝黑的鼻孔。

  除了心寒还是心寒,最令他忍受不了的是他的追捧者竟然只支撑了片刻就败下阵来了。

  强壮的师姐浑身元气澎湃,王霸之气浩荡,周围的众多女弟子顿时哑然失色,就是男弟子也是打了个冷颤。

  “是核心弟子的一方霸主……”风尘顿时哑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