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风尘突然低声说了句,暗示天邪离开。他现在只想静一静,狠话他可说不出来,有损形象,并且对方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长得极为造孽了点。

  “这不是挺好的吗?”天邪一笑,看了看风尘说道。这一切风尘看得牙根直痒。

  “安静——”天邪回头面色一肃的说道。

  人群顿时静了下来,风尘则直接面色淡然的闭目养神,看起来你不在乎,可内心着实忐忑的长呼了一口气,‘还好,有师尊为我出头’。

  众人安静,恍然。是了,天邪还没开始讲话呢?就闹了这么一出。

  这一次倒好,没有什么人躁动,台下那位彪悍的师姐也安静了下来,双目宛若秋水般深远的看着风尘。

  “我#@##……”

  没有感动。风尘突然后悔自己的神识还在展开的状态,估计今天他恐怕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吧!对于这一切,他索性的直接收回了自己的神识。

  天邪扫视了众人一眼,“讲话结束,接下来你们和少宗交流一下吧!!”

  “什么……”

  众人无语,你能再逗些吗?就这样结束了?酝酿了半天,笑了半天,最后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风尘也是双目猛睁,就……结束了?

  天邪示意陈天南和众位长老们走进大殿,拍了拍风尘的肩膀,那副表情再明显不过了,‘你好自为之吧!’风尘暗骂,这便宜师尊也忒的不靠谱了吧,就这样就把他给丢在狼群之中了。

  是的!看着台下弟子们的狂热眼神,眼睛冒着绿光,那和狼真的没有什么两样。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风尘看着下面的众人。

  “风少!”

  不知是谁首先叫喊了起来,台下顿时纷纷应和。风尘表情不再淡然了,抚着额头表示头疼,难道每一个宗门的少宗都有这么一群狂热的崇拜者吗?

  其实也差不多了,少宗,都是一辈年轻弟子中巅峰人物,没有之一,实力强大无比。

  在这实力为尊的修行界,强大无比的实力拥有者有崇拜者太正常不过了。

  风尘,无崖子。无论是谁?论战力绝对都是凌驾于绝大多数中等宗门的少宗,就刚才那实力,简直直追普通灵境五重天中的佼佼者的战力,这样的人,又岂会没有追捧者?

  “师兄……你看现在怎么办?”风尘看向右边的陆剑才,突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陆剑才竟然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左边的陈月。只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嘛。

  “怎么办……?”陆剑才回神,微微一愣,小师弟竟然向自己请教?

  师兄的风范可是一定要做好的,这种场面,陆剑才并不缺乏经验。“想当年……我的阵势排场可是比这浩大多了。”

  陆剑才看下台去,威胁不多,男弟子大多尊崇,敌视?开玩笑,根本就没有,天才遭人妒,妖孽就是遭天妒,风尘的实力已经强到了纵使他们也只能仰望的地步了。

  当然,威胁还是存在的,师姐们绝大部分都很飘亮,修行者的那种不染人间烟火的脱俗还是有的,绝大多数也还是身材极好。

  可这么美丽的一道风景线却也夹杂着危险存在,个别长得着实不怎么好看的也存在,但也相对安静,好歹她们有自知之明。

  那位彪悍的师姐就不对了!长得不是不可以,简直叫做造孽,陆剑才看着她的绿眼睛盯着风尘他都胆寒,更别论风尘此刻的心情了。

  “真的……小师弟你说,怎么会有长得这么造孽的人啊?长得丑就算了,毕竟这也不是她所能决定的,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风尘颔首,陆剑才的话说得没错,特便是后半句,让他有些失神。父母,风尘有些低落,他的父母已经身化黄土了。

  “可是她么的就是这么高调,长得丑还出来吓人,这就是他的不对了……”陆剑才的声音突然一转,带着满满的不忿说道,看得旁边的陈月一阵无语。

  风尘也是瞬间哑然,这位师兄的情绪起伏也太大了,转眼将他待到对父母的沉思,转眼就将他带回惨淡的现实——彪悍的师姐绿着眼睛靠近他。

  “陆剑才师叔……你竟然是个以貌取人的人……”陈月一愣,回神后似乎语气有些失望的对着陆剑才说道。

  陆剑才顿时就急了,怎么会?他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

  陆剑才刚想开口,风尘就微微的听见陈月在呢喃着什么。陆剑才修为更加强横,他清晰的听到了陈月的话!瞬间脸色有些发白,冷汗岑岑的样子,风尘也发现不对劲了。

  “小师弟!三十六计……”

  “走为上策!”一对师兄弟你应我和的便开逃了。

  陆剑才是半步灵境四重天的修为,直接就腾空而起,风尘也不含糊,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是一个逆空,目标是狼群。

  台下!思勇志被众多的男女弟子围着,现在思勇志可是人尽皆知的人物了,风尘的麾下,在他周围自然有许多打听风尘的人。

  田岭表情木然的站在一旁,他不想说话自然也没人敢强求他,倒是思勇志的话很多,简直就是有问必答,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不为过。

  那种没人能够忽视的感觉很爽,思勇志炫耀,想想当初再想想现在,这光景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唰——”

  一道光影一闪而逝,在众目睽睽之下,思勇志和田岭竟然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里,而周围的众人也顿时哗然了,因为高台上的风尘也不见了。

  “这速度……”众人不敢置信,还没有看见风尘的人影就已经从这方圆五里多的广阔人场范围内消失了。

  “陆剑才师兄的声音真的好熟悉……”陈月有些失神的呢喃自语,有些不明白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

  “师兄——我跑这么快是情有可原,你在怕什么?”风尘眼睛斜瞥了一眼陆剑才,有些不明所以。

  风尘和陆剑才几乎同时到达,二人站在宗门的门楣之处,面面相觑。

  “这……”陆剑才舌头打结,似是充满了苦衷一般但却难以说出。

  “我可是听见陈月师姐说什么了……”风尘眼睛一转,莫非师兄还与陈月师侄有一腿不成。风尘也自认邪恶的一笑,一副调侃的神色看着陆剑才。

  “我……我不过是不小心看到了陈月师侄洗澡罢了。”陆剑才有些期期艾艾色开口。

  风尘双目顿时一突,就是田岭和思勇志也表示好奇的盯着陆剑才。

  “不过……没有看到!”风尘表示不信,他早就怀疑当时他和陈月撞面的时候,有人偷窥了陈月,不过也仅仅只是猜测罢了。

  “真的?”田岭的兴趣也来了,不信的看着陆剑才,思勇志也是面露崇拜之色。

  “打住……”陆剑才顿时感觉额头冷汗直流,怎么越抹越黑,他们那副表情是越来越不信。

  ……

  “风尘……是啦!是他……”陈月怔怔的站在大殿的高台之上,目露恍然。只是瞬间,表情就化作了羞愤,微红着小脸。

  她总算明白了,那个她一直再找的偷窥狂是谁了。

  看◇正…版章节*c上#K酷6!匠F0网

  “陆剑才——”这时的陈月不知从何冒出的一股无名火,瞬间就将脸色的羞红冲散,咬牙切齿的说道。

  平时,他叫陆剑才都是叫做陆师叔,虽然极为奇怪,但也不算拗口。至于现在嘛……

  什么陆师兄、陆师叔的……陈月直接愤愤的叫了陆剑才的真名,而后自身化作一道长虹直接破空而去。

  “三师兄,你怎么了……”陆剑才和风尘一块到少宗的住所。一路上,风尘也算是了解了不少,天邪一共有四名弟子,陆剑才位居第三,而风尘则是最小的。

  令风尘奇怪的是,陆剑才与他都不知道大师兄和二师兄是谁,身在何处。

  陆剑才听到风尘的问话,突然扭头,面色有些惶恐,声音忐忑。“师弟,我怎么总觉得心里渗得慌,有种不好的预感……”

  风尘无语,修行者的预感可不会胡乱的来,想来应该是被陈月找出端倪或是已经卯定那个偷看她洗澡的人就是陆剑才了吧!

  “唉……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就劝你一句吧!”

  “相信自己的预感,你的大祸马上临头了……师兄放心,一日为师兄,众生为兄长,你的后事不需要操心,我会帮你处理的!”

  田岭与思勇志顿时哑然,风尘也太会玩了吧!明知对方有事却还在出言调侃。

  陆剑才无语,这位小师弟到了现在还在调侃着他,怎么就越看越像他那便宜还忒不靠谱的师尊天邪。

  “小师弟……你知道吗?我现在就想揍你……”

  风尘双手一摊,表示无所谓。

  “你不问问我原因吗?”陆剑才疑惑,他的猜想竟然没有发生,看向陆剑才和思勇志的表情倒是出现了,有些好奇。

  原因无它,就那种程度的调侃话语还不至于这样吧?

  “这还用问吗?不就是嫉妒师弟我的帅气!”风尘毫不理会陆剑才的自顾前行,气得陆剑才咬牙,他和这位小师弟表示没有共同话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