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长虹如同半月横扫,摇落日月星辰般的恐怖,枪身扫出一道新月,直接将无崖子临近的青色剑身扫飞了出去。

  “崩!”

  风尘遭打反震之力,身体倒退,不过也就一步,风尘就不退反进的展开下一轮进攻。

  逆空之力施展,风尘瞬间出现在身体被‘弑天’扫落出去的无崖子身旁,随着一声大喝。

  风尘一把握住长枪尾端,力拔山兮的直接将长枪砸落下去,威势滔天。

  “咔!”

  这一次,无崖子还没有稳住身形,神辉耀眼的虚淡剑身就被风尘带着冲击之感的来了一击重击。

  借住系统化的施展,风尘的这一击‘崩’强上了可就不止一筹了,无崖子身周的光幕破裂,风尘身形一顿。

  “战!”

  无崖子一抹嘴边的鲜血,一只手直接一抹‘咫尺’,殷红的鲜血染在青色的长剑,暗红色透发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气息。

  “刺!”

  一个字,战!瞬间将风尘的迟疑完全击碎,整个人再次腾飞了出去,枪芒一点寒光万丈,长枪向天,直接逆冲直上。

  风尘这一刻什么也没想,心中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战。风尘此刻如同置身沙场,他要挥洒自己的每一滴鲜血,使之将黄沙浸染。

  战,为何?守护……风尘默然,战能带来许多东西,而最直接的原因,依旧是为了守护。

  守护什么?恍惚,风尘看到梦晨喋血,看到云苍宗五峰试炼之路上的血色天地,看到小胖子浑身染血,看到田岭……

  最后,画面定格在了望帝举国伐天,不是杜鹃啼血,而是停在了古蜀数万万子民的身上。

  看到他们一个个倒在战场中,残破的武器横陈,风尘的心中不由的绞痛。特别是在无数修士举国同祭之时,风尘险些悲恸得哭了出来,最后依旧被忍住,紧握手中的‘弑天’化为逆天一枪,钻天直上。

  “轰!”

  庞大的一种意志覆盖下,弑天的一枪威力简直不可思议,天邪布下的光幕都被他一枪的威势所击穿,溃散。

  枪芒带动的罡风瞬间席卷,刹那就有许多修为较低的弟子翻飞了出去,在空中滚动。

  一枪,欲断乾坤碎天地,风云倒卷山河动。无崖子身周青色光幕模糊,隐隐裂纹密布的神辉笼罩。

  “好强的一枪!”

  无崖子整个人都被风尘的攻击范围所笼罩,逃不了,他也不想逃。

  “战!”

  无崖子不惧,一声爆吼,内含激动的情绪。任你枪芒碎天,一个字,战。

  无崖子战意滔天,本来已经暗淡了的青色光幕瞬间再度璀璨,气血滚滚宛若狼烟冲霄,血红染红半边天。

  “战天!”

  一瞬的璀璨,无崖子整个人突然消失,可风尘的长枪已经锁定了他,所向枪芒直指高天,一条紫色枪龙昂首冲天。

  “君临!”

  一道声音莫名回荡,飘渺无比,不知从何处传来。众人举目四望却发现都没有人。

  风尘的长枪一直攀升直上,这时,无涯子也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自高天之上显现。

  一柄杀意凌然的长剑的形成,数十丈的长剑从天而降,通天杀意震颤。

  “这群年轻人都不得了,越阶战斗对他们来说真的不难。”陈天南有些失神。面对这两位年轻弟子一个年仅十六,一个不过十八,修为境界不算高,但攻击力都能直追他这个灵境五重天巅峰的一宗之主。

  一宗之主,又岂会弱,恐怕当年年轻之时也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随后脱颖而出的,战力又岂会普通。

  无崖子化身的长剑极为完美,这一次不再是剑形的光幕笼罩,而是青蒙蒙的一片,剑气纵横,看不到里边的无崖子。

  风尘不甘示弱,身与枪身融合,气势不断攀升。

  嘭!

  两人相撞,强大的能量气流光芒万丈,不断的向着周围扩散。

  天邪的光幕隔断早已重新布置,笼罩的范围广阔。这一次,没有丝毫的气息溢散,全部在光壁之上冲撞着。

  成败立判!

  光芒散去。风尘手擎长枪而立,口角血液长流,负了伤。他所立的地上多出了一个大坑,自光幕外围不断朝着他加深,看得光幕外的众多弟子心惊胆颤。

  “这是何种伟力?”

  不远处,无崖子整个人暴露在空气中,没有蒙蒙的青光剑气缭绕,无崖子静静的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在他的旁边是那略微无光的‘咫尺’倒插,剑刃没入大底。众人沉默,这位深藏不露,战力惊人的准少宗始终还是败了。

  惋惜——若是无崖子没有碰到妖孽中的妖孽,他就不会是这般光景了。

  “师侄……看到了吗?有什么发现?”天邪回首,对着陈天南笑语,但却说得很认真。

  “战力很惊人,修为真的只是……”

  “我说的不是那些……而是,风尘已经涉足了‘道’这一领域了!而且还是空间之道……”天邪直接打断陈天南的话,从容解释着风尘的问题所在。

  “道?”

  陈天南恍然,他竟然忽略了‘道’这么一个字。

  天地有规则,万物皆有其道。修者,一旦修为到达一定地步便会产生一种对道的体悟,形成自己的道。

  万千‘道’中,总共有三种级别,一为最普通的十万小道,而后是罕见的三千大道,随后是是十大天道。

  它们都代表着一个领域的巅峰,而风尘,竟然仅仅只是半步褪凡五重天的修者,竟然就已经涉足‘道’的领域,这是何其的令人震惊。

  更c(新91最2快,(上K8酷匠2f网h

  年轻一辈就已经有了对道的理解,他们无一都不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一个个头角峥嵘。

  这个年龄阶段,能够涉足小道就不错了,而涉足大道,那基本就已经算是凤毛麟角般稀少了,而至于天道,至今人间界已知的就只有一人而已。

  这个名字,众人都不陌生,包括风尘也是如此,那就是人间界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独孤家的独孤小邪。

  他涉足的是十大天道之一的毁灭之道,长枪葬邪,一枪在手,傲视天下同辈无人能敌。

  风尘,从未被天机阁所收录,直至前不久方才有关于他的资料——云苍宗的准少宗,也许,今日之后就改为了少宗,可却是依旧是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天资,风尘绝对不会比独孤小邪弱,或许还会更强。半步褪凡五重天就踏足天道领域的空间之道,这绝对是闻所未闻,亘古未有的事情。也许,他们知道风尘还涉足时间领域的话恐怕会更震惊吧。毕竟,那可是比空间天道还要高级的天道。

  故此,也不不怪陈天南的震惊,如此资质,恐怕也就是比孤独家的那位妖孽也差不了多少吧!

  独孤小邪,地位从来没有被撼动过,天机阁乃至整个修行界公认的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从未被超越。

  “论妖孽程度,恐怕就只有独孤小邪能够压制他了吧!”陈天南感叹,目光停留在傲然站立的风尘身上,一时间思绪难平。

  “也许吧……”天邪的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风尘,有些失神,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含糊的回应陈天南的话语。

  你……到底是谁?天邪自语。对于棋圣,天机阁的阁主天邪来说,风尘都竟然像是被迷雾笼罩着一般,令他看之不透。

  “师叔……你怎么这幅表情,你不是已经猜到风尘的妖孽了吗?怎么还会这幅表情?”陈天南回首,发现天邪竟然失神,这就叫他极为费解了,难道风尘震撼到天邪了?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唔……我失神是因为无崖子……”天邪回神,直接开口含糊的说道,表情有些令人猜不透。

  “无崖子?嗯,他的确很强,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发现这小子竟然可以强到这样的地步!”

  “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天邪直接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陈天南,看得陈天南牙根直痒,内心绯腹,他竟然又被这位师叔当白痴看了。

  深吸了口气,陈天南强行压住自己攥拳的冲动,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才面色平淡的看着天邪。

  很明显,你欠我一个解释。

  天邪自然也不会那这师侄找乐子,脸色顿时郑重了。

  “无崖子已经深刻的涉足了一条大道,剑道!”

  “剑道……”陈天南一凛,难怪了……无崖子为何一直剑气纵横的,原来竟是已经开始深入了。

  深入,恐怕就是陈天南目前对自己初道的理解也才深入吧!而至于他理解的弱水大道则才刚刚涉足而已。

  陈天南震惊,眉头始终紧锁,他没有十分高兴,反而觉得事情越来越棘手了。

  一个中等宗门,同时出了两个天骄,并且还一个比一个妖孽,若这不是宗门上辈子修得的机缘就是孽缘。

  “都是能够站立绝巅之人……师侄是否怕了?”

  “怕……?”陈天南默然,没有说什么,以修行界现在如此混乱的局势,要想保着两名天骄成长,根本不可能,树大招风,没有不透风的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