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车,驾驶座上的钟泽看到我这一副面孔之后,惊奇的问我。

  “我说你啊,刚刚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惨烈?”

  他的嘴就是这样,永远不会做一句肉麻的话,比如说那种带着疼爱人的心说那种酥麻的话:哎呀~你到底是怎么了?

  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而我也敷衍一句车祸之后,转头看着车厢里的万莲说道。

  “万莲,你能不能在监控上做一点手脚?刚刚…刚刚我好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了。”

  万莲疑惑的看着我。

  “你暴露了身份?”

  我把我的侧脸,也就是面具裂开的那一幕展现给她看。这会儿她全明白,点头。

  “我现在就帮你看看。”

  而怀韵的出现后,唐诗诺完全是无视了我们的存在。她不断抓着怀韵问东问西,问这个又问那个。

  不过怀韵多少都是个有社会经验的人,面对唐诗诺的热情还有一下子出现的人群,他总是显得非常的警惕,不管的关顾四周。

  唐诗诺的心思在怀韵身上,而怀韵并没有选择相信唐诗诺,他更相信我。

  可不是吗?我三番两次烦着他,抓到他后并没有折磨他或者是做出一些对他不利的事情怎么的。他能不相信我吗?

  鉴于我刚才要求万莲在监控上动手脚,怀韵对我的出现以及身份有一定的质疑。坐在副驾上,背靠座椅的我原本已经是带着安详的心态打算入睡,却不料被他打扰。

  “年轻人,我记得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再加上你脸上还有这个东西,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眯眼卡了他一眼,他的双眼就像利刃一般尖利,有一种要把我整个人看透的趋势。

  “我就是我,有什么话回去再说。”我随意敷衍他。

  可他并没有作罢,而是继续追问。

  “你脸上带的这个东西,似乎是某种伪装道具吧?和人的肤色差不多的面具,你是间谍吗?”

  得,他的想象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丰富。

  “你先坐好,等会儿来个急刹车什么的你肯定受不了。要问我什么的话等我体力充沛时再问我,”然后我又指着后车厢,“那个叫唐诗诺的,她是我们老板的二老板。同时,她也是中啊你有很重大的事情。她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吧。我先睡觉。”

  说完之后我就眯上眼了,之后他在我耳边唠叨了几句,是啥来着我也没听清楚。

  事后,我回到旅馆,怀韵全权交给钟泽包括其他人。人我已经是抓到了,可我付出了其他人所没有付出的代价。要是在我休息的这段时间,他们做出了什么什么太过出格的事让怀韵感觉到异常从而逃跑的话,责任已经不在我身上。

  事后,我打开了房间,拆下了脸上的面具,连鞋子都没脱,直接扑倒在床单上。

  现实的“后遗症”将我带到梦中,而且是一遍遍的上演……

  我又梦到了年轻时期,遇上舒雪的我。那时候我与她年龄相似,大概13岁左右。

  梦中的她站在十字路口正中央,车来车往,就如同我和卓克的处境一样。

  和现实不同的是,我是站在远处看着她对我招手微笑。而我看到她的同时,内心的空洞一下子被填满,感觉整个人都有了动力。

  她开始迈动脚步,开始朝着身处人行道的我这边走来。可她的面前后方都有车速不一的车子经过。为了防止她出什么意外,我连忙对着她大喊。

  “不要过来!看车!不要过来!”

  我的呐喊声似乎被如潮似海的车声给淹没了,她的眼中只有我,而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手足无措。

  意外就在这里。

  小雪她被一辆从她身边疾驰而过的车子撞了,飞出了几十米远。这一幕刚巧被我亲眼目睹。

  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一种颜色,黑白无间没有半点色彩。

  瞳孔放大心跳变得出奇之快,快速走到她身旁,发现她已倒在血泊之中。

  脸上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撞伤,而出血最严重的就是她的脑部——不断往外冒血。

  看到这一幕,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愧疚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开始咆哮。

  “不不!这不是真的!不!这不是真的!”

  然后看向四周,周围的那些人就像不存在的人物一般,他们一个个陆续消失。就连车道上的那些车辆,直接人间蒸发!

  车道上、人行道上,原先大街小巷的吵闹声,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一同消失。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宁静之中,整个世界就只有我和小雪两个幸存者。

  眼泪不受我的控制夺眶而出,我跪在她身旁,嚎嚎大哭,嘴里一直在念叨“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无限循环。

  可是就在下一秒,一个人的声音传入我的脑中,让原本已经死寂的世界充满一丝生机。

  “阿成,你会救我吗?”

  这谁的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银铃般的嗓音,口吻中夹杂着哀求…

  缓慢的将遮住我双目的手放下来,我却看到原先已经躺在血泊之中失去生命特征的舒雪正在用一种惨淡的笑容,睁开双眼朝我微笑。

  当时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潜意识中我意识到人死不可能复生,我觉得这种现象太离奇了!

  o酷◎匠Q网~永久免M费ZU看g:小p说

  可接下来还一直不断考验我的生理极限。

  小雪她缓慢站了起来,脑袋上流出的血顺着她的发尖滴滴滴落在她的衣服上。缓步向我走来,用着惨淡的笑容嘴上一直念叨着同一件事。

  “你会救我吗?…你会救我吗?你会救我吗…”

  内心的悲伤一下子被这一幕转换成了惊恐。我看着小雪不断在向我靠近,我不断的往后退。可她就像恐惧一样,一点点侵蚀我仅存在大脑里的求生欲望。

  我发觉我逃不掉,干脆带着绝望仰头,泪汪汪的看着她。

  “我…我真的…没办法…”

  这时候,她在原地站住了脚步,用死寂的双眼冰冷的口气质问我。

  “为什么没办法?”

  “因为…我…”

  还没等我的话说完,她直接扑倒在我的怀中。

  霎那间,血腥味与死亡蔓延在我身上,围绕在我四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