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样抱着她冰冷的尸体,血腥味不断通过嗅觉传入我的大脑当中。

  我呐喊。

  “快点帮我叫救护车!快点来帮我!快点!”

  可周边空无一人,一切就像丧失电影里的那样,一片死寂。

  她就这样在我怀中死去,而我则是抱进她的身体,仰头大喊。

  “小雪!!!…”

  梦境中的重大挫败感活生生将我打回现实,很快的,我从噩梦中醒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我的后背与手掌心留着汗水。

  梦中出现的场景不断浮现在我的眼前,梦中那残酷的现实伴随我身旁,挥之不去!

  “你醒了?”

  耳边传来某个人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过去,是唐诗诺。

  我翻了个身子,把头埋在枕头当中,喃喃道。

  “事情怎样了?”

  “我跟怀韵说了,但是他只相信你一人。”她说。

  你们相不相信,如果不是怀韵只相信我一人的话,那么我醒来的第一瞬间是不会发现唐诗诺的。怀韵只相信我一人,那么就代表他所有的事只对我一人说。他什么都没对唐诗诺解释。

  那么唐诗诺守在我身旁,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无非就是让我看到她的虚情假意,然后帮她询问关于盒子的事罢了。

  虽然大家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也没必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吧?

  但是那时候我心情好,并没有有太多的在意。

  “你一直喊着「小雪」,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噩梦了?”

  我被她这话给吸引了,转过头来问她。

  “你说什么?”

  “我一直看到你躺在床单上,然后不知怎么的,你就开始紧张起来,不断冒汗攥紧拳头,嘴上一直念叨着「小雪小雪」。所以我感觉你是做了噩梦。”

  要不是她不告诉我的话,我都知道自己还有说梦话这个习惯。

  “我记得,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她不是被埋在Y市的公墓那边吗?”她说。

  我并没有回应,而是带着疲惫的心又想睡一次回笼觉。但是她守在我床边是有目的的,并非是真心诚意的想看着我安详的面容脑子里脑补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关于怀韵,我希望你帮我们的忙。他现在就住在隔壁,我觉得,牺牲你一点睡眠的时间,帮我们问到关于盒子的相关信息。”

  我继续装睡,可脑子里内心早就被她搅成一锅粥。

  “黑曼巴,你别装睡了,我知道你是醒着的!”

  干!

  当时我觉得太烦的关系,干脆一个爽快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而她则是在我身后低喃道。

  “我在隔壁等你。洗浴结束之后你过来帮我们,他什么都不肯说。”

  打开花洒,简单的冲洗了下身子。当时还是凌晨时分,肚子有些饿,床头上摆放着唐诗诺给我准备的水果。

  真的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但是我并没有接受,水果可不是用来饱肚的。所以我下楼找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吃店,打包了两份食物再次回到旅馆。

  出了万莲之外,其他人都在这屋子当中。我不知道唐诗诺这人怎么想的,这一堆的大男人,就她一个女人,就不觉得害臊。双手叉腰站在门的旁边,看着怀韵。

  这要是我换成她的话,我肯定会转身就走。

  不过想想,怀韵是打开盒子的关键,唐诗诺为了得到盒子,甚至连交通规则都可以不守,这点矜持算什么?

  进门之后,躺在床上的那几个男的微微睁眼,看见是我之后倒头继续睡。而怀韵似乎不觉得累,那眼骷髅睁得比任何人都还要大。看到我进门之后,他把目光聚集在我身上。

  我觉得他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亲切感。

  走上前,将打包的食物递给怀韵一份并对他说。

  “饿了吗?我给你准备了夜宵。”

  他迟疑了一会儿后接过,但是并没有打开,而是看着我。

  我并没有在意,一边拿着快餐一边问事。

  “听别人说,你以前是个设计保险柜之类的,对吗?”

  /B酷匠*{网sS唯*一…n正版,其+p他#都f是Z盗版o

  怀韵轻轻点头,并对我们回答道。

  “如果你们抓我来这里是盯上了哪个富豪家的保险柜的话,我很乐意为你们效劳。”

  我和唐诗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我问她。

  “你跟她说我们是要去盗窃的?”

  她缓缓摇头。

  “我问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就说只等你来了才肯说。他从没对我说这么多的话,也没这么乖巧。”

  “我哪知道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啊。”怀韵补上一句。

  由于屋子内几个人的对话,让同在屋子里休息的那几个男人觉得有些不耐烦,钟泽带着睡意抱怨了一句。

  “你们几个适可而止吧…从昨晚到现在了…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唐诗诺什么都没说。我可以负责人的对他们说:在争夺怀韵的这个过程,我下的功夫比你们每个人都要多!结果我只睡了5个小时就被吵醒了!我还没抱怨咧!

  这无伤大雅,除了钟泽之外,范兴学和冯文明都起来了。他们也打算“听课”。

  不过冯文明嘴角有那么一丝红肿,看来应该是在争夺怀韵时和胡祥打起来的。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并非当事人。

  怀韵看了看起床的那两人后说道。

  “你们行窃有多长时间了,有没有什么身手?或者说有没有什么经验?”

  “我…”范兴学这会儿觉得非常冤枉,指着自己的鼻子久久没说出话来,不过他干脆顺着怀韵的路去走,指着冯文明说,“他是打手,而我则是负责运送他们。”

  怀韵这会儿又将眼光聚集在唐诗诺身上。

  “然后你负责销赃吗?”

  唐诗诺也有这么一会儿的傻逼,随后也顺着他的路走,点头。

  这会儿他又看我,问。

  “那你呢?你是否就是主力人员,负责开锁的?”

  我也点头。

  “哦!这样分工还挺明确的!”他伸了个懒腰,“不过偷东西似乎不需要打手,你们人有些多,分赃也有些难度。”

  “所以我不是盗贼,”冯文明指着我看,“你眼前的他才是盗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