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至今清晰的记得,当时情景是这样的。

  卓克发现我又和他处于一个起跑线上,他心里肯定非常着急想要越过十字路口到对面的马路去追赶怀韵。而我当时则是不断的打量着他,心里想着他只要是奔出去的话我也选择相信他,我也跟着他出去。

  可是这里有一种相似我把他逼上梁山的意思。他肯定是觉得我在他身边的压力太大的关系,又着急想抓到怀韵。下一秒直接抬脚冲出路中央。

  更新2@最$A快Ko上《酷☆匠H+网

  他想凭借着速度还有考验那些司机的反应——到底能不能在撞他之前来个急刹车之类的。

  可他想错了。因为他的左手边袭来一辆属于工地的搅拌车,就是车上载着一个「滚蛋」,里头装着水泥之类的。

  而司机和卓克两人一点都没有要减速的意思。他们两人都觉得:他肯定会停下脚步/他肯定会刹车之类的。

  就是这么不到一秒的反应时间,当时我也跟在他身后,迅速跑上去。

  可为时已晚,我这样做明显就是作死。

  距离他还有几米的距离,当时我看车头与卓克距离近在咫尺。而我纵身一跃借用冲力将他往前方扑。却没想到的是,车子将我们两人撞出几米外。

  就这样,我和卓克两人在车道上像车轮一样,翻滚了不知多少圈。当时我的大脑以及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在向我鸣叫:好疼!好疼!好疼……

  当我停下翻滚,面朝上,看着七月月空的繁星点点,突然间眼前一黑,效果就像低血糖患者一样,久久都没有恢复过来。

  而另一边的卓克状态和我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由于在翻滚的过程当中,我们的身体与地面产生摩擦,他的脸被刮花了,而且还在往外不断冒血。

  这时候我与他又回到起点上。

  翻一个身,单膝跪在地上,我感觉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因为我们两人鲁莽的关系,车道陷入了堵塞现象。那辆搅拌车的车主脸色苍白,焦急的向我们走来。

  “你们两位没事吧?啊?没事吧?”

  他将卓克扶了起来,接着又到我。卓克脸上的血不断的往外开始冒,而我感觉在一个失重的空间,身子左摇右摆。

  看着我快倒下时,车主上前搀扶住我。

  “哎哎哎,年轻人!你确定你没事吧?!诶?”

  “我没事…我…我没事…”我逞强的说,然后又看着卓克,“你呢?…”

  他此时看起来非常的狼狈,看样子说话都成了力气,只是向我挥挥手,后支支吾吾的说。

  “去吧…他…他是你的人了…”

  要是任康或者柯阔在场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这样说。这也就是他刚开始出现时,我觉得他是一个可敬的对手的缘故。

  车主看着满脸血的卓克,着实有些吓到了。他不断的徘徊在卓克的身旁帮他擦血,同时还在不断的告诫他。

  “哎呀!你们这两个年轻人!真的是太不要命太疯狂了!你们过十字路口跟一个小孩有什么区别呢?!你们干嘛要这么鲁莽呢?!”

  我并没做声,而车主这时候又说。

  “我现在就打电话!打电话送你们去医院检查检查!先等会儿!等会儿就去医院!”

  车主并没有纸上谈兵,他说话的同时当真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号。

  一想到去医院,如果有必要的话,是需要交警出面处理当时的情况。不过在一种情况下不会出面,那就是私了。

  但我们当时是清醒的,于是这样对他说道。

  “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吧!他现在是你的了。”

  我冲他点点头,向前迈两步,还没冲撞击中找回自己,解释的面朝下摔了一跤。

  我当真没想到出一次车祸竟然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副作用。我的初衷是为了救卓克,没想到连我也赔进去了。

  真的是弄巧成拙。

  但没办法,当时我们都在路中间,就像红绿灯怎么跳都行。每分每秒都有车子经过我们身旁。

  接下来的事情就显得轻松一些了。毕竟出了车祸,周围的交通状况受到了一些堵塞,别的车主想看好戏的缘故,我轻易的就穿到对面的马路上。

  东张西望,在人行道上看到了怀韵。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是没打算再跑了。

  这正合我意,追了你这么长的时间,要是再跑的话我不但遭受车祸,回去唐诗诺肯定没好脸色给我看。

  缓慢走近他时,我一双迷离的眼不清醒的理智尽力解释。

  “我们不是和那帮追杀你的人一伙的。要是和那帮追杀你的人为一伙的话,那么你不会活到现在,我也不会帮你这么多的。”

  “我不知道你三番两次出现找我是几个意思,不过看起来你人倒是挺不错的。”怀韵夸赞我两句。

  是的,我本人也认为我人不错。甚至连刚才身为敌人的卓克即将发生车祸我都愿意有难同当。要不是我还是个通缉犯的话我差点就信了。

  接着我用无线电让唐诗诺他们过来接我,可她们却不在联络范围内。不得已,我只能用电话联络他们。

  “诶?刚刚的车祸…让你脸上脱皮了?”怀韵看着我说。

  “什么…什么脱皮?”我疑惑的看着他。

  “好想你脸上有一层皮脱落了,你不觉得疼吗?”怀韵重申。

  他这么一说,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是带着人皮面具行动的啊!

  我靠!那刚才那些人已经看到我的脸了?包括十字路口的那些监控?

  完了完了。

  “话说你已经脱皮了,可看起来你并没有流血,有点奇怪!你是不是乔装自己?在演什么电影吗?”怀韵这会儿话显得多了。

  我外出或者是出去做任务时会戴着人皮面具,散步啊什么之类的我就没戴。你们知道就行了。

  10分钟后,万莲的商务车停在我们面前,唐诗诺看到我抓到怀韵之后,眉开眼笑的向怀韵本人打招呼。而后看到我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之后又问我身体状况怎样之类的。

  直到我上车时,仍然能看到十字路口那围着一帮人,卓克就在人群中间。我相信他会用合理的解释,尽量不要引起警方的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