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已经隐约感觉到冯文明的重要性。因为我不会打架,像我们这群年轻人,冯文明即便不用脑子只用蛮力的话,和“一到一个小朋友”没任何区别。

  这绝对没夸张,你们别忘了,他之前一拳就把一个年轻人给打晕了。

  就这样,我跟在怀韵身后,不断被那些人追赶。怀韵虽说脚步一直没听过,可经过短时间的奔跑之后,我可以看到他前额冒出汗珠,脚步也在缓缓放慢。

  “冯文明!赶紧来我这边!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通过无线电联系冯文明。

  但是他那头并没有跟我回应,于是我又继续喊。

  “冯文明!朝南的方向开车!你就可以看到我们了!快点来啊!”

  可是那头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我想我当时算是找到了原因:我已经跑出了无线电信号范围之外。

  所以,它当时的作用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个耳塞之类的,一点作用都没有。

  想必怀韵是不会停下来的,要让他停下来先把追并给解决了。

  于是我这样对怀韵说。

  “喂!怀韵!你等会儿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跑!我会尽量追上你!明白吗?”

  酷匠网首9n发

  说完这话后,他也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原地停留,继续朝着前方继续跑。

  之后我选择了绕道,也就是行径路线与他们完全不同,与怀韵产生脱轨。

  怀韵口头上并没有说话,可他一直在照着我说的话去做。他一直在往人多的地方跑。

  我往前跑了几步,打算绕道然后跟在他们身后时,却发现这是多余的。因为那些男子的眼中只有怀韵,并没有我。

  算了继续掉头,这会儿我又回到了起点——也就是那些男子身后。

  当时我们已经走进了步行街,况且还是晚上,一些手牵手的情侣出来购物闲逛非常多,人流量非常之大。遇上这种情况,我们不得不放慢脚下的脚步。

  你认为我让怀韵选择人多的地方跑,这是为了什么?

  没错,人多拥挤,那几个成群结队的男子根本不会意识到什么。

  我一边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被行人挡住了去路骂骂咧咧的推开他们时,我脱下了腰间的皮带,捆成两圈。上前就是捆住其中一个男子。

  这下子形成了一对一的局势,我与男子开始殴打起来。

  周围的人群只是象征性的“哦,快来看这里打架了”之类的惊讶口语外,他们还给我们腾出空间,形成一个战圈。

  最先开始的打斗,对于我的出现他是绝对没有料到。可他只是惊讶了一会儿后,相信他处理这种状况非常有经验,马上变了另一张脸色。

  最先我是压着他的,正想着该如何解决他。没想到他用蛮力将我扛起并狠狠倒下。

  “噗”的一声,我的后背传来一阵酸麻。

  男子转身用一副恶狠狠的嘴脸看着我,说。

  “你算哪根葱?敢找老子的茬?”

  说着还没等我缓过神来,他蹲下身子左手抓住我的衣领,右手在我左侧脸上狠狠挥上了几拳。

  吃了几拳之后,他在某程度上打醒了我。我直接是用前额狠狠的撞他。

  他翻了几个白眼,松开我往后退几步,后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而我则是迅速起身,围绕在原地转了几圈才找回自己。当时我感觉眼前浮现了很多小星星,而对方和我一样不在状态上。

  他迅速起身,我当时想都没想,一个虎跃扑在他身上,之后和他混在一起。

  当时我在他上面,他则是不断用拳头锤击我的腹部。而压在他身上的我则是不断用拳头打击他的脑袋。

  这样的反复动作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后,我已经是伤痕累累,而那男子则是不断的喘粗气,相信他已经起不来了。

  先是搞定了一个,还有两个。

  当时我无视周围,在众多人的围观拿着手机拍照之下系上自己的腰带,同时也在往外头走。

  脚步在加快,每一次抖动都会让腹部上的疼痛传到我的大脑当中。

  走三步停两步环视四周,看着不断在移动的人头,想要找到怀韵以及追赶他的那几名男子。

  可是我却发觉…我好像跟丢了!

  茫茫人海之中,我竟然找不到他们的踪影!

  真的是多此一举,我在那个男子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了!真的是又悔又恨!

  可我并没有放弃,继续朝着前方步行,不断的在人群中搜索怀韵的人影。

  这时候,耳边传来了唐诗诺的声音。

  “黑曼巴,你现在在哪里?”

  他们已经在通讯范围内了!

  “我在步行街!我跟丢了怀韵了!我现在找不到他!”我。

  “我们就在步行街附近!”她说。

  “这里这里!我们步行街出口看见了怀韵!好像还有不少的人在追他!”范兴学惊喜的说。

  “在哪里?在哪里?”我问话的同时还在不断张望。

  “呃…这里是出口!出口有车道!我不知道你在哪!”范兴学。

  我相信怀韵当时肯定是朝着前方跑,而前方并没有什么十字路口,前方就是出口!远距离可以看见一辆大把经过。

  认准前方!

  速度向前奔跑。

  当我走到路口时,左右环顾,只是远距离看到了万莲的商务车随着车流慢慢挪动。

  迅速朝着她们的方向过去,等我与车子平行时,才对她们问话。

  “怀韵本人在哪?”

  “前面!冯文明他们已经去追了!”唐诗诺指着我一声,说着她当时就下车。

  对于这一幕我感到有些不解不,便问。

  “你这是要干什么?”

  “帮你们啊!”

  然后我的眼神缓缓向她的脚跟下移。

  “你穿着高跟鞋和我们追怀韵,那跟瞎子看见爱有什么区别(扯淡)?”

  听到我的话后,她又任性的脱下了高跟鞋,一把丢进驾驶座对我说。

  “这样总算可以了吧?”

  “呃…”我看车道上的车子不断的鸣笛,“你随意把车子停在这里,就不怕造成交通拥堵?然后拖车把车子拖走你还得交罚款?”

  “那我…”

  “好了好了好了!你就在这里等着,怀韵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我有些不耐烦的对她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