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钟泽这是要干什么,无非就是想过过眼瘾。我相信他,如果他的时间充足的话,那么他肯定会上去干一炮。

  后来我又和他浪费半小时的时间在这栋KTV上,可不知为何。可却没有一点关于怀韵的迹象。

  之后我们走出了大门,站在门口感觉全世界如此安静,这时候我们才通过无线电联系其他人。

  “我们在KTV什么都没有找到,你们那边什么情况?”我。

  “你要来按摩吗?”范兴学。

  “你刚刚说什么?”我反问。

  “按摩!小姐按摩!知道不!?”他重申。

  “怎么这么说?”

  “她们一个个都是如狼似虎的,我和冯文明进来她们就封住我的去路,坚决让我们在这里消费!”

  “哦哦哦!!”钟泽开始兴奋起来,“这种事你得叫上我啊!告诉他们!一个家产万贯坐拥金山的大人物马上就到了!”

  接着钟泽就朝对面的那家按摩店走去了,不顾我的劝阻。

  我感觉钟泽这个人有些小儿科,但是有时候严肃认真起来时,也是和一个成年人一样。可他对于女性却充满了好奇,不务正业的去调戏她们。

  想想跟钟泽在一起还不如我自己一人搜查,干脆联系其他人。

  “唐诗诺!你那边怎样了?”

  “没有什么发现,你呢?”她说。

  “没有,我现在还在确定他是不是在这里。”我。

  “先看看吧,这间酒吧我还没完全找过去一遍。”

  长吁一口气,突然觉得尿急,对附近不熟悉,又不知道哪里有公厕。打算先解决下当下之急再去找怀韵吧。

  环视四周,我发现左手边有一条光线昏暗的小巷子。人流走动的迹象很少,我就先钻进去看看吧。

  说着就去做。

  沿着小巷子往里边走,找到一处无人发觉的角落里拉开拉链开始嘘嘘。

  动作进行中时,我不断的四处张望,生怕从角落里钻出个人来把我抓个正着发我款之类的。

  可就是这个无意间四处张望,让我抓到了怀韵的尾巴。

  接住昏暗的灯光,我看到了一辆车的车尾,车牌号不太清楚。可我与它似乎有些共鸣,或者说互相吸引对方之类的作用。

  解手之后带着疑惑,我缓慢走向这辆车,然后将手中的手机屏幕光亮当作手电筒,仔细与怀韵的车牌号核对。

  完全正确!

  再看看车的色泽,就是灰色!

  惊喜之余,我赶紧通知其他人。

  “喂喂,我找到了怀韵的车了!”

  “什么?在哪里?”最先回答的还是唐诗诺。

  “在一条小巷子里。”我。

  “什么小巷子?”她问。

  “呃……”我想了想答,“好像是在KTV与一家酒吧之间的小巷子吧!我也不太清楚!”

  “在哪里等着,我们这就过去!”她。

  从始至终,那几个男人那边一直保持沉默,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请记住的是,KTV酒吧之类的,不会存在地下车库。我当时应该反应快一些的,这样就不必和钟泽扮演包租婆的角色一间一间的打开包厢房间门找怀韵了。

  在地面上等待着她们,我还不如四周逛一逛,看看四周到底有什么蹊跷。没准我们又能找到怀韵的临时住所也说不定。

  这里停的车并不多,大多数都是一些电动车摩托车之类的东西。除了怀韵的灰色车子之外,还有三辆我叫不上车类型的私家车。

  就当我环视四周的同时,突然听到一声臭骂。

  “给我滚出去!现在!”

  “杀了他!把他的手给剁了!你们几个赶紧把他的手给剁了!快点!”

  之后耳边传来的就是一阵阵脚步吵杂的声音。

  寻着声音看过去,我看到最先跑在前头的一个男人踉跄逃跑,跟在他后面的大概有三四个年轻男子,和我差不多的年纪,拿着手电筒在后面追。

  我没打算理会这些事,因为这不是我的任务范围内。

  等等…刚刚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仔细回想,我感觉好像有哪些地方不对劲。那些手电筒的灯光照射在前方的逃跑男子上,那个白头发…不就是怀韵本人吗?

  干!我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撒丫子赶紧追上他们,同时也在用无线电对他们几个求助。

  “范兴学!冯文明你们几个赶紧下楼!我找到怀韵了!而且他好像又被他的仇家给找上了(或者说他又惹事了)”

  “在哪里在哪里?”唐诗诺。

  “我不知道!我现在正在往外头跑!往十字路口的方向跑!你们赶紧下来!我可不会打架!”

  “好好好!我们这就下来!”冯文明。

  我跟在那几个男子身后,他们在追赶着怀韵的同时,与路边的行人产生了不少的肢体碰撞。让人行道上的不少人围观并尖叫。

  “嗷!这些人干嘛这么慌张的!”

  “走路都不长眼睛的?没看见人在这里啊?”

  “跑什么跑?没看到这里这么多人吗?要是把人撞出个好歹,你们配得起吗?”

  ……

  反正我们吸引了路边不少的行人就对了。

  而那些追怀韵的男子则是在怀韵身后不断的叫喊。

  “站住!别跑!你跑也是没用的!”

  “再跑就打断你的腿!听见没有?!”

  尽管这样,怀韵还是领跑在这几个男子面前。我相信这几个男子绝对是小样要么就是蠢货,不知这样的口头警告只会让怀韵往死里逃生。

  我跑得如此之快,就是托这种人的服。

  就是因为跑得快,我很快就越过那几个男子,距离怀韵不过就是几米的距离。

  !最og新P章◎节上u(酷匠网e

  于是我轻声对他说。

  “喂!怀韵!你还记得我不!早上我从你车顶上摔下来的!你还记得吗?喂!”

  怀韵是转过头瞄了我一眼之后,并没有作答,而是继续往前跑。

  我当时很怀疑,他已经一把年纪了,跑得还这么快,真的是精神矍铄啊。

  但是我很快找到了根源,怀韵之所以不肯停下来,是因为我们身后的那几个追赶他的男子。

  为了不让怀韵再这样下去,我得先把身后的这几个男子给解决掉。

  要不然,一直跑一直跑何时是尽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