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她眼中还看出了担心,我知道她正在担心万一这次又跟丢了又怎么办。

  但是要知道的是,这种事应该交给男人来扛,而不是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去做。

  在我的强调之下,她心中虽然带着担心,可还是给我指了明路,也就是怀韵的去向。

  顺着她的指尖看去,一条常常的车道上时不时窜出几个人影。不用我说,他们肯定是在人群当中追逐。

  时间不等人,当时我撒丫子就朝着他们跑去。

  冯文明的出现如我所预料的那样,他和范兴学包括钟泽几人就把那几个男人给放倒在路边,可我不知为何,怀韵还一直在跑。

  他是不是有些担心过头了?

  我就是这么想的!

  这个上了年纪能跑这么长的距离,果真不是盖的。

  我很快就追上了冯文明,虽然说他们是放倒了追杀怀韵的那几个男人,可很快的,我们的新的难题就出现了。

  当时我们追着怀韵好长一段距离,尽管我比他们任何人跑得都快,可我不是机器也会觉得累。

  就在一处人行道的拐角,怀韵转弯的那瞬间,我的余光看到两辆车从我们身旁疾驰而过。

  带着好奇,我大致瞄了一眼车型。

  没看错!那就是任康等人的车牌号!

  “完了!任康他们也闻风赶来!我们这会儿又有了新的对手了!”我说道。

  “那就把他们放倒就对了!”范兴学。

  “这件事还是交给冯文明来办吧!”我说着的同时,再次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开始令我没想到的是,柯阔卓克魏忠胡祥等人下车之后,他们并不是第一时间去追怀韵,而是挡住我的去路!

  `酷匠。$网正3t版n首发l《

  领跑在前头的我很快就停住了脚步。

  这是什么情况?

  除了任康之外,其余的人都在这里。除了卓克之外,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冯文明等人很快到达我身旁,而我们静止在原地不断的用沉默僵持。可就在我们内心中观察彼此的面相比谁帅时,怀韵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忍不住了,对着卓克那边开口。

  “我相信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不如你们给我们让道如何?”

  “哼!”柯阔轻蔑一笑,“黑曼巴,看来你不了解当下情况。怀韵这个人是我们最先发现的。你们这样做,不就是抢我们的生意吗?”

  “他人身上可没有写谁的名字,不代表他就是你的。”范兴学。

  我看不到怀韵的人影,如果再和柯阔他们这么玩下去,我们肯定会再次失去怀韵,这就是等于浪费时间!

  可柯阔就喜欢这样做!

  周边的人来人往,看着我们两方人成群结队的,时不时投来异样的目光。相信他们也看得出来,下一秒我们很有可能会产生肢体冲突,很快就会打起架来。

  所以很多人在原地止步,想看看这两方人到底谁比较厉害。

  抛开那些路人甲,我转头看着身后的众人说。

  “再这样浪费时间,怀韵肯定会跑掉的!我可不能就这样让他跑掉!我先走了!”

  “好!”他们异口同声道。

  说着我转身就走。

  怀韵是在前方路口左拐。你们也知道,城市的那些大街小巷都是十字路口相通的。那么我当时转身,在第一个路口马上右拐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追上他。

  所以我就这样做了。

  可当我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做时,柯阔那群人竟然领先在我前头!

  这他妈几个意思?

  我绕了一圈之后竟然发觉我是落在最后头的!

  妈呀,柯阔原来不是想打架的!我这是多此一举啊!

  那天晚上我不知多此一举多少次,反正觉得挺揪心的。

  怀韵这个人很狡猾,他知道自己跑累了,就东走西绕,尽可能的往那些阴暗的小巷子里走。利用灯光昏暗的关系,他没准能够找到藏身之处。

  其中我们两方人不断的争斗,想尽可能的阻止对方的脚步,减缓他们的速度。

  平均分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对手。

  而我的对手就是卓克,这个第一印象给我还不错的男人。

  我和他并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都是用正当手段比试的。那就是速度。

  跑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双脚已经感觉有些麻木,而卓克刚刚起步,他有的是体力。

  可我总不能就这样放弃吧?

  所以我一直跟在他身后。

  直到我们走到一个过街天桥时,我发觉怀韵这个人带着一定的癫疯。

  众所周知,过街天桥底下就是车道,来来往往的车子不规律行驶。而怀韵当时知道自己没力气了,就想和我们玩拼胆子。

  接着他直接跨过了天桥栏杆,跳了下去。

  我和卓克两人跟在他的身后,看到这一幕顿时止步。几秒后我们上前,扶着栏杆往下俯瞰。

  怀韵这人没事,他是落在其中一辆车的车顶上!

  接着天桥上的路人就开始惊呼了。

  “哇塞,那个老爷爷体力真好耶!”

  “何止体力好啊!他简直就是硬汉!”

  “哇塞!老爷爷就像是演戏一样!好强悍哟!!”

  然后我们耳边就传来那些手机的闪光灯,那些路人恨不得马上抓拍这一切。

  而随着车子速度不断的行走,怀韵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看到我们在原地等候束手无策之后,这才在车顶上坐下来歇息。

  我和卓克对视了一眼,我和他就像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彼此眼神对视时,就好想在说:你有没有别的办法?能抓到他的办法!

  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现在不做些什么行动的话,怀韵就这样跑了!

  随后,我的余光看到一辆公交车缓缓进入我的眼帘,转头一看,就是一辆公交。而卓克的动作和我一样,他也注意到了公交。

  接着我们接下来的动作完全一致,无需眼神或者口头来行动。

  越过栏杆,我们看着下方,就等待着公交从天桥底下穿出来。

  这一幕就好像放慢。

  我看到车头缓缓从天桥下穿出,紧接着是它的车身。我和卓克两人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落在车厢上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重心非常不稳,差点就从车厢上摔了下来。

  而身后则是传来那些路人的尖叫声。

  “哇!又有两个!难不成他们是在拍戏吗?”

  “我看不太像!他们完全就是学刚刚那个老爷爷的!完全就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