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我与范兴学的对话,是否觉得我与他之间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感情?

  别乱想,我和他只是朋友。而你们也把之前埋怨他们的话全当我放屁就成。

  接着,他把我背回了商务车上,是把我放在车厢里,之后他就驾车回去了。

  车厢里还有万莲,她当时见到血泪珠子都滑下来了。这种场面对她这种小女孩来说,的确有些不堪入目,甚至可以称为血腥。

  和她在车厢里独处,她不想撞见我一身血,先是把外套盖在我身上,之后继续玩她的电脑。

  尽管这样,她还是无法忽视我一个大活人在在车厢里。余光一看到我,就会联想到我腹部上的伤,那哀嚎声,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更别说能让我一个休息的空间了。

  范兴学把车开回别墅之后,将我扛回了大厅,把我安放在大厅里,之后问万莲。

  “医药箱在哪?”

  万莲的小心脏根本承受不住这种血腥的场面,她早就钻回自己的房间,后来范兴学翻箱倒柜,算是找到了医药箱。

  当他用医用盐水帮我擦拭伤口时,那一阵剧烈痛感再次冲击我的大脑。

  他让我忍忍,我说怎么忍?换做是你的话同样承受不过来。

  他也只好作罢,没再吭声。

  之后他说要帮我缝合伤口,我看着笨手笨脚的连穿针线都成问题,不由得问他。

  “你确定你会缝针吗?”

  “不会。”他坦诚。

  “……”我缓了缓,大骂,“你不会还说要给我缝什么伤口?现在赶紧把我送去医院!快点!”

  “拜托!大哥啊!你下次受伤了还依赖医院吗?要知道,医院在某种程度上,那么手续很烦人的!还不如我帮你试试。”

  表面上,他说得没头没尾,我根本不知他想表达什么。可是他却在无意间,戳中了我的心坎。

  因为我童年还发生过一件事,这使我对医院有了不好的印象。即便我当时身上还有胃病,虽说长时间在身心调养之下,没有复发,可病情发作时,我还是没去医院!

  他说的有自己的道理和见解,可我身上的伤也不至于拖不起那些手续。

  想着想着的同时,范兴学竟然把针线给穿好了,而且作势就要把我的伤口给缝合!

  “诶等等等!!!”我连忙制止他,“你刚刚不是说你不会缝合伤口吗?!”

  “是啊!”他一脸纯真的回答。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下次我再受伤的话,你就亲自给我缝合伤口了?”

  “是啊!”他又一脸纯真的回答。

  “我靠!感情你这次是把我当成小白老鼠啊?”

  “是啊!”他还是那样回答。

  “那万一你缝合得不合适或者出现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

  “那就重头再来啊!”

  “你妈/逼!”

  “我靠!我好心帮你你现在还骂起我来了!”他当时稍微有些激动。

  我遮住自己的伤口,制止他为我缝合。可他当时似乎精虫上脑,执意要给我缝合。

  在努力争夺之下,其余的人算是回来了。

  因为我当时是躺下的,而且伤口是在腹部,从他们的角度上看来,却演变成了暴力的色/情情景。

  “哇塞!你们两个大男人的,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你们害不害臊啊?!”钟泽指着我们说。

  唐诗诺和冯文明两人连忙捂上自己的双眼,喃喃道。

  “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你们先忙,这里就是你们的地盘,你们先忙!我们先上楼了!”

  “忙个毛!”我叱喝,“我这是受伤了!而范兴学则是要把我当成小白老鼠!”

  一经我这么解释之后,现场的那种轻松气氛马上消失。最先靠过来的是冯文明,他打量了我的伤口后说。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伤口有点深,没有伤到里头就成。”

  “要是伤到里面的话,我早就挂了!”我没好气的说。

  “哈哈,刚刚还真的有些误会,”钟泽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刚刚我还以为你们这是要打算结扎呢!哈哈…”

  我默默的对钟泽竖起中指,一切尽在不言中。

  “来,把线交给我。”冯文明伸手问范兴学拿阵线,范兴学当时想也没想就给他了。

  …3更新Y(最(快上B`酷_匠1/网R

  我当时就懵了,连忙叫停。

  “诶诶诶!你们真的是够了!你们到底会不会啊?!要是不会的话就把我送去诊所,我不去医院了!快点!”

  “放一百个心,”唐诗诺说,“冯文明是当过兵的人,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会处理好你的伤口的。”

  我把目光聚集在冯文明身上,他自信对我一笑。

  “放心吧,这种事我们经历得太多了,交给我就成。”

  “你刚刚说……”我看着唐诗诺,“冯文明不是等闲之辈,这个成语可是贬义词。”

  “啊!!!!”我还没说完,冯文明早就动手在我腹部上缝合伤口,我涨红了脸叱喝他,“你能不能下手轻点?!妈的!疼啊!”

  冯文明专心致志,看着身边的范兴学和钟泽说。

  “赶紧压住他,这点小疼痛都受不了,他真的是太弱了。”

  接着,冯文明这个傻大个一点也不会顾及我的感受,一针一线的把我的伤口缝合之后,拍拍手。

  “好了!”

  我的半条命就已经死在冯文明的缝合技术上,奄奄一息。额头上的汗珠顺着我的脸庞流下来,后背也全湿透了。

  “尽管你帮我缝合了伤口,”我坐了起来,“可我还是要说一句…你下手真的是太重了。”

  冯文明表面上装作很严肃,可却装作二愣子回应。

  “哦!我差点忘了,你没有接受过我们军人的训练!真的是不好意思,这点小伤对我们军人来说,皮毛都算不上。”

  我在心底暗暗点头:行行行行,你们军人就是牛逼,你们军人天不怕地不怕,你们好厉害!行了吧?

  唐诗诺给我做了碗炒饭,她给我拿了过来,并亲切的对我说。

  “多吃点,这样你就好得快。”

  我的心好暖,第一次见到她的温柔用在我身上。

  刚刚动起汤匙,她补充道。

  “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进行自己的任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