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永远潜伏在每个人身上,尤其是当人们身处绝境时,这种绝望如同炸开的锅一般,任凭你想怎么压制都行,你都不能制止它的出现。

  包括当时的我。

  我觉得,我是时候放弃了,毕竟我跑也跑不动,身体某处似乎受伤了。

  可下一秒,我却看到了一丝希望,能够避开被抓的希望。

  距离我几米不到,也就是一个树根下,我也不知怎么原因,反正它的树根有一个裂缝,勉强可以容纳得下一个人。

  我之前也说过,我处于下坡,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他们是不会看到我。

  我向树根爬,这过程非常急促并且充满挑战性。一旦我被他们发现,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被抓住。

  所幸的是,当我钻进树根里,躲在里边时,过了大概半分钟后,耳边传来好几个人的脚步声。

  脚步声匆忙,并且带着急切想要抓住我的念头。

  如你们所料,当时他们追到下坡,没发现我之后,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话,我就听到以下对话。

  “那个人呢?刚刚跑到这里就没发现人!到哪里去了?!”

  “他跑得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快!没准已经向前跑了!”

  “那现在就快点追啊!没准在我们说话的这段期间,他都已经逃之夭夭了!”

  “好!追!”

  接着就是那群人继续追赶我的脚步。那些强光远离与我背驰而行,渐行渐远,而那些脚步也慢慢从我耳边消失。

  啊…终于摆脱他们了!

  长吁一口气之后,我想站起身,出来看看情况,找到机会就往后跑。

  可是不知为何,我当时想站起身,腹部上强烈剧痛顿时侵占我的大脑,迫使我重新坐下。

  “啊……”哀嚎一声,我实在是无法站起身。

  我想查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利用手机的手电筒作为照明工具,一只手则是在脱掉我的上衣。

  因为我里边是穿着白色衬衫,在我把上衣给脱掉,还没一半时,我就看到腹部有红色污渍。

  这是什么情况?是红酒吗?

  继续脱掉,之后把衬衫给掀起来,终于发现了一道伤口。

  这道伤口是横向划过我的腹部,随着我的呼吸,可以看得到腹部里的那些小肠。

  “该死!”

  仔细回想,肯定是我翻过围栏时被刺到的。但是当时着急于逃跑,求胜欲望强压住疼痛。

  但是当我得知自己逃过一劫之后,那种疼痛感就会不受我的控制,开始侵占我的大脑。

  当时连走动都成了问题,我想让其他人来接我。向无线电那头呼叫那几个人的名字,可久久没听到回应声。

  是因为我跑得太远,超出了信号范围吗?

  不懂,因此我尝试拨打他们的手机。

  冯文明和钟泽两人的号码除外,我都试着拨打了一遍,可是通了!就是没有接!

  “妈的!”当时我心情遭到极点,情绪非常激动。我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开始责怪起那几个人来。

  我责怪他们,每次任务都需要我亲自动身。我责怪他们,在危难时刻一次次让我陷入困境,可他们却选择袖手旁观!我责怪他们,原来他们不过是和世人一个样!往日里却笑着礼貌对待对方!当真正的事来临时,我们如形同陌路的陌生人!

  为了防止鲜血从伤口涌出,我左手捂住伤口。我也知道现在不能依靠他们,所以我尝试站起身自己离开,去医院或者诊所,把伤口给缝上。

  不知如何,我身体的机能开始倒退,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但我可以呼吸,我还有感觉,对周边的变化还能感觉得到!

  难不成我就要在树根里过一夜了?

  就当我这么想的同时,身后传来了树叶声。

  这里是一盘树林,那些枯枝败叶洒落在地面上,叠成厚厚的一层。一旦人走过的话,很轻易的就能听出那种清脆的声音。

  不会是狼吧?

  血腥味的确能吸引狼的,可这片树林不是已经被人开发,狼已经没有栖息地了吗?

  难不成刚好出来觅食,再刚好闻到我的血腥味,然后就找到了我?

  提心吊胆,我试着冷静平静自己的心情,告诉自己应该怎么面对。

  如果是狼,我会如何面对?

  手里没有钝器,没有火,我该如何面对他们?

  我这么想的同时,脚步声距离我越来越近,而且还是朝着我这边移动的。

  “完了!好像发现我了!”

  对方似乎有透视眼,这片树林这么多的树根,他偏偏看上我这一棵!

  我脱下了自己的鞋,尽管我当时奄奄一息,可我还是不会选择坐以待毙。他们围绕着树根看了几眼,后寻着缝隙,拿着照明工具照到我的脸上。

  就在这一霎那,我将兜里的鞋对着他们丢了出去。

  “嗷!”一个人的叫声,好在不是狼。

  “你在干什么?你没看清楚我是谁吗?”

  这声音听着好熟悉,当眼前的人把手电筒照在他的脸上。不得不说,这一幕看上去就像鬼一般。

  不过我算是看清了他的脸庞,是范兴学。

  我真的有一种哭笑不得的心态,带着沉重的心说。

  “我还以为是那些追我的保安,但我更相信是狼追捕我来的。”

  “是啊是啊,”他把手电筒照在我的腹部上,皱眉问,“你怎么了?”

  “受伤了,你得扶着我回去。”

  范兴学人是挺好的,在知道我受伤了之后,义不容辞的把我扶起来。

  更}3新最)快)%上酷匠》{网&M

  确切的说,是背着我回去的。

  期间我曾问过他,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他说,其他人分成了好几条路,正在搜寻你的下落。我这一路找过来,凡是能藏人的角落他都找了。

  挺愚蠢的一种搜人方式,可我就是想不通,为何我拨打他们的手机,通了却不接?

  他说,放在商务车上,忘记带了。

  我又问,那无线电呢?

  他说,早些时候我跑出了信号覆盖范围,根本没啥用。

  我大声叱喝他,难道你们就不会带一种联系方式在身上吗?非得全留在商务车里才行吗?

  他笑着,对我说声抱歉,并且承诺,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