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当时我急的直接放下了汤匙,看着她,“原来我在你眼里的价值都比不上一个宝盒吗?”

  她倒是显得无所谓,摊摊手。

  “那么你认为呢?你认为你值多少钱?”

  旁边的其他人倒是看我们嬉笑打闹,默默的窃喜,我也没有心思去和她做过多的口头上的争执。

  这会儿,万莲胆怯的从房间里走出来。我想她是耐不住性子,也或许是太担心我,也或许是太过寂寞的关系,才忍不住出来串门。

  原本很平静,可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间尖叫一声。

  “啊!!!”

  。酷匠F网首发“●

  我的食欲再次因为她这声尖叫全给打得魂飞魄散,一点食欲都没有。

  接着,她把唐诗诺当作是自己的避风港,二话不说扑进了她的怀中,还一边低喃着。

  “变态!死变态!好变态!……”

  唐诗诺轻抚着万莲的后背时,有些不耐烦的问她。

  “又怎么了?什么事把你给弄成这样,好像看见了鬼混一般,这是怎么了?”

  然后,万莲默默的伸出手,指尖尽头指着我,那时,我有一种莫名躺枪的感觉。

  “他…他竟然光着身子!姐姐!他好变态!好变态啊!!”万莲向唐诗诺哭诉。

  然后我环视其他几个男人,不知他们为何全都站在万莲那边,默默的点头,赞同万莲的说话。

  他妈的,要不是因为伤口需要缝合,我至于光着上半身?

  但不过我算是知道,万莲这个人还是比较保守的。

  为什么?

  你们得看她的姐姐,唐诗诺。同样身为女人,万莲显得相当羞涩,并非是装出来的。可唐诗诺依然处事不惊,似乎是她把自己当成男人一般,一点都没有要回避的意思。

  好像……身经百战的老战将一般。

  接着,她安抚了万莲之后,打开电视机,向我询问当时的情况。

  她问我,真的没有找到宝盒吗?

  我回,要是真的找到我就不会空着手回来了,敢情你问来问去还是诸葛李的宝盒对你来说十分重要?

  她显得理所当然,重重的点头。

  我说,不管怎么说,任康的那栋别墅什么都没有,多的是那些红酒,就连有藏匿宝盒最大嫌疑的地下室也是他们用来存酒的,没什么好查的。

  “那么先这样,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们考虑考虑到任康的下一栋别墅试试。”她说。

  我顿了顿,有些没听懂,追问。

  “不好意思我刚刚没听到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说等我伤好了你还要去找任康?”

  她点头。

  “是啊,你有什么意见吗?千万不要跟我说你怕他。”

  “早就不怕了,”我说,“那么我们刚才入侵的是谁的家?难道不是任康的吗?”

  “是任康的没错,”回应的是范兴学,“但是任康这种大富豪并不是只有一处栖息地。他名下总共有三栋别墅,都是价值不菲。”

  “那就是说,等我伤好了之后,我们再去他的另一栋别墅,要是再找不到的话,我们还得把目标再转向另一栋了?”我。

  “不会。他的第三栋别墅还在开发当中,还没有建立好。假设我们下一个目标,再找不到宝盒的话,那就难办了。”冯文明。

  钟泽仰头看着天花板,一副心不在焉的说。

  “是啊是啊。要是还找不到的话,我估计啊,他这个人算是谨慎,而且非常有头脑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几个异口同声的问。

  “难道你们都想不出来?”钟泽皱眉看着我们,“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他或许把宝盒藏在了某个容易被我们忽略的地方!我们绝对想不到的地方!这点难道你们没有想到吗?”

  “比如说?”范兴学。

  钟泽指着我。

  “他,黑曼巴坐的那个沙发,就非常的有可能!”

  我不知钟泽到底给其他人灌了什么手法,我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套路。反正他这么一说之后,其他人都不管我,把我这个病人给拎起来,开始检查沙发。

  半会儿之后,他们一无所获,万莲拍拍手问钟泽。

  “你看,这里就没有嘛!”

  钟泽把这栋大宅全给指了个遍。

  “我又不是说这栋别墅只有沙发可以藏东西!电视机后面!电视机柜!鱼缸!浴室!厨房!家具!包括二楼你们两个智障的游戏机!等等,很多地方都可以藏东西!难道你们都没有想吗?”

  听了钟泽的话,这帮人的智商忽然降低好几个层次,纷纷的翻箱倒柜,开始地毯式的搜索。甚至连垃圾桶都要拎起来看一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般!

  我当时有些无奈,提高嗓音吼他们。

  “你们这帮人,真的是够了!任康会把宝盒放在这里吗?难道他这个房地产商会是这么无聊、这么大胆的一个人吗?”

  说这话之后,他们几个人才算是休停,然后纷纷坐在客厅上,一副坦然,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接着,钟泽跟我杠起来了。

  “我说你黑曼巴,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去别人家上个厕所吗?你就没有想过,任康同样有这种能力吗?”

  “我没有这么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相信任康绝对不会用这种心态来置放那个宝盒!什么电视机后面什么鱼缸后面还有什么垃圾桶后面!你想得倒是这么简单!要是真的这么简单的话,他也就不会雇别人去C那边偷宝盒了!”

  “我也没有这个意思,我指的是万一,万一要是真的在这里呢?”

  我有些不耐烦,转正身子看着他。

  “我说你钟泽,平常你都是怎么想的?要是按照你的套路,说任康把宝盒藏在这里的每个房间,那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进所有的房间搜查一番?”

  钟泽一脸的诡笑,附在我耳边轻声说。

  “你真说对了,我就是想这样。”

  误打误撞,我竟然猜到了钟泽的真实目的!

  他原来就是想进那两个女人的房间,时不时安装个监视器,或者干点别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我也阴险的对他眨眨眼,用眼神对他说:哎哟~!不错哦!这招没准真的可以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