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古斯慌里慌张的从会客厅一路跑到了领主府邸的地下一楼,再往下走就是他的金钱池子,而在这里办公的人,则是他最信赖的心腹谋士鸠卡瓦斯。此人非但头脑清晰,异常聪慧,而且还是一个魔力高强的非正规魔法师,他的外表看起来也就是二十至三十岁的青年男性,可是头发却像是快要入土的老人一样,苍白枯槁。同时,他的一双眼睛总是隐隐透着一股深沉的阴险气息,这个人似乎永远都与“健康阳光”一次搭不上边。

  鸠卡瓦斯成为扎古斯的谋士以后,为他顺利的摆平了各类领民造反的事件,同时也是他为扎古斯谋划的如何最大限度的榨取本地领民的税收等方案,使得扎古斯这些年的资金越积越多,所以,扎古斯简直把鸠卡瓦斯当做了自己的老师一样信任。

  “鸠卡瓦斯!”

  扎古斯喘着粗气,推开了地下室的门,大脚跨了进去。

  鸠卡瓦斯此时正佝偻着腰坐在办公桌前,看到扎古斯一脸慌张的表情,他那浑浊的眼眸没有闪过一丝惊奇的波澜。

  “我的大人,听说……王子殿下尤格的尊驾已经莅临这里了?大人是在为此而担忧吧?”

  ;7酷匠E网}f唯M一正版,其c他都是盗…版

  鸠卡瓦斯平静的问道。

  扎古斯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是啊,那家伙一定是要对我下手了!以前听说有好几个招待过他的领主,都遭了殃,我看他对我这领主府邸的富丽堂皇也很不满……这下子我完蛋了,那可是王子殿下啊!”

  鸠卡瓦斯苍白的脸庞上,那因为缺水而十分干燥的嘴唇划过一丝冷笑的弧度:“大人何必惊慌失措呢?这里又不是首都罗西亚城,而是你自己的地盘莫里塞郡,怕什么?”

  扎古斯咽了口唾沫,眼神还是有些忐忑:“可是……他可是王室之人啊,尤格王子的大名我是听说过的,他惩治过很多涉嫌贪污的官员,像我这样的地方领主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人。”

  “呵呵呵,大人不用苦恼,看看这个吧。”

  鸠卡瓦斯阴沉的笑着,朝扎古斯递过去了一份密函。

  “这个……是首都那边的密函吗?我怎么没见到过。”扎古斯嘀嘀咕咕的接过密函,然后拆开,他一下子就露出了震愕的神情:“这上面,是真的吗?”

  那封密函其实正是二王子约西斯等人秘密派发出去的,内容无非就是宣告尤格王子意图谋逆事发,以托尔国王和二王子约西斯等人的名义,要求获得密函之人立刻擒获尤格一行人等,然后押送回首都认罪。然而,实际上考虑到某些领主背地里也许在拥护尤格王子,所以并没有派发给全国各地的领主和地方管理局局长,就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的事情。其实,这封密函也并没有真的发给扎古斯,因为莫里塞郡的闭塞情况,约西斯本人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地方的领主,也不敢确定扎古斯会否选择投靠尤格。

  “这封密函实际上是我利用远程魔法截获的一封情报,实际上它应该是传给驻扎在莫里塞郡北方地区路米亚平原的第五兵团。第五兵团的长官,根据我以前获得的情报来推测,应该是属于支持约西斯王子的派系,双方背地里有财物互通的情况……按道理来说,这应该是二王子约西斯与尤格之间争夺权位的斗争,但是,实际上,这封密函的国王私印,也并非造假。”

  “那……这意思是?”扎古斯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有些不明所以。

  鸠卡瓦斯森然道:“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在尤格殿下不在王都的时候,约西斯等人发动了政变,目前已经控制住了托尔陛下,所以才可以利用托尔陛下和约西斯王子两人的名义,对尤格王子展开暗地里的截获工作。”

  “哦!原来是这样……”扎古斯猛地一点头:“那样的话,我是从不参与任何派系争斗的,管它是二王子还是大王子继位,反正只要别动我的地盘就行。”

  看着扎古斯这种笨蛋一样的模样,鸠卡瓦斯轻轻叹了一口气:“大人,现在尤格殿下会突然来到莫里塞郡,你难道猜不出他的意图吗?”

  扎古斯皱紧了眉头:“什么意图?不会是来夺我的权吧?”

  鸠卡瓦斯的嘴角抽了抽,看来这傻胖子至少还不是个纯粹的弱智:“那是自然的……以我的个人看法来说,尤格殿下应该是没有料到会在他离开罗西亚的短暂时间内,就被约西斯王子控制了中央朝廷,大概是二王子派系采取了某一项特殊的手段,才能顺利的控制住王宫,甚至把托尔陛下也给控制起来了……那么,为了打破这种劣势,尤格殿下自然必须迈出特别的一步,换成了南部区域别的郡,有好几个领主都是公开支持尤格殿下的,他若去了那些地方,恐怕二王子派的人早就有所防备,因此……才特地转道莫里塞郡。”

  “那也就是说……”扎古斯脸色凝重了起来。

  “尤格殿下的意图,应该就是首先将大人你手中的地方管理权抢夺过去,然后以莫里塞郡为中心据点,发展自己的势力,与中央对抗。”

  “什么!?”扎古斯大惊失色,“他果然是要夺我的权!”

  鸠卡瓦斯颔首笑道:“那是自然……莫里塞郡虽然在物资方面贫乏了一点,但这里四面环山,要说地理优势,简直就是天然的要塞地区。获得了莫里塞郡,则尤格殿下就有了实际的地盘,可以轻易的对抗约西斯殿下派过来擒拿他的小股部队……如果情况恶劣到了双方撕破脸皮,真刀实枪的打起内仗来,尤格殿下也可以坐镇此地,首先稳住各地支持他的势力,然后以守为攻,逐步扩充实力……不管怎么说,尤格殿下都必须夺取大人手中实际掌控莫里塞郡的权力,这是基础。”

  听完了鸠卡瓦斯的分析,扎古斯汗如雨下:“……那可不行,我们家族在莫里塞郡世代都是地方领主,怎么可以把管理权拱手让给别人!”

  鸠卡瓦斯道:“以尤格王子一贯的处事方式来看,他会首先搜集好大人盘剥百姓、倒行逆施的证据,然后以雷厉风行的态势将大人擒拿,到时候,全郡的百姓都会站在尤格殿下的那一边,然后……自然是废除大人你的领主职位,或是杀人灭口,或是将大人终身监禁起来。”

  “混账!就算是王子殿下,我也不容许他夺取我的东西!”扎古斯愤怒的嘶吼道。

  鸠卡瓦斯则冷笑了起来:“可是,如果我们趁现在……尤格殿下刚刚抵达此地,哪怕他打算做出什么,也不会立刻展开行动,而且他现在还缺乏人力物力,对莫里塞郡也不会很熟悉了解,大人现在集结兵力将他擒获,再送往首都罗西亚城,这样做,约西斯王子一定会重赏大人……怎么样,大人,我知道你不想参与到这些王室纷争中去,永远保持中立是一种最安稳的方式,不过,有的时候,是形势不允许啊。”

  扎古斯那肥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来:“鸠卡瓦斯,你不必说别的,眼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已经有了结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