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王子殿下,请恕属下让您久等了。”

  没过多久,扎古斯满脸堆笑,扭动着他那肥胖的身躯走了过来,只是,这次他的眼神中暗暗带着一股狠戾之意。

  尤格若有所思的看了扎古斯一眼,露出了招牌性的微笑:“无妨,你也是为了本地的公务嘛,说起来你为国家管理莫里塞郡,也是劳苦功高啊。”

  “这是属下身为臣子所应该的,殿下过誉了。”

  两人寒暄了几句,看着时间也差不多入夜了,总管上来对尤格与扎古斯说道:“王子殿下,郡主大人,晚宴已经安排好了。”

  扎古斯于是起身:“殿下,那么就请移步宴会厅吧,属下为您接风洗尘。”

  “那就多谢扎古斯阁下的盛情了。”尤格也起身,薇薇安紧跟着尤格站了起来,她虽然痴迷于练剑,但像这种时候,她都是安安静静端坐在座位上,然后闭目冥思——达到她这样境界的大剑师,并不一定需要每天反复的练剑,而是可以通过冥思来切实的提高剑气的境界与招式的契合度等,相当于魔法师们的冥想功能。

  扎古斯暗地里又偷偷瞥了薇薇安一眼:这位未来的王妃实在是太美丽了,跟她绝美姿容比起来,自己后院里的上百名美妾都只能算是平庸之色了。他不由得舔了舔嘴唇:这么美丽的女子,跟着这个已经注定要失败的王子殿下多可惜,不过现在好了,他已经下了决定,这个美丽的王妃,就由他扎古斯来接手吧,想到这里,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扎古斯引领着尤格与薇薇安来到了领主府邸一楼的宴会厅,此时宴会厅已经聚集了许多的人,主要都是莫里塞郡地区的重要官员和贵族富户等上流人士,当然了,这些人多半都是跟扎古斯家族有密切联系的,所以这些年来才可以伙同扎古斯沆瀣一气,把莫里塞郡折腾得民不聊生。

  “各位,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罗西亚王国尊贵的第一王子——尤格殿下莅临莫里塞郡!”

  扎古斯进入宴会厅以后,首先就大声的喊了一句,引来了一片掌声响起。

  虽然被扎古斯邀请说几句为宴会致辞,但尤格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和薇薇安,然后便将话语权又交给了扎古斯。

  “那么,各位就请尽情的享受晚餐吧!首先,大家请端起手中的酒杯,为我们的尤格殿下接风洗尘!”

  扎古斯带着尤格与薇薇安来到了宴会厅里最尊贵的席位,然后他端起了早已准备好的高脚杯,并示意尤格与薇薇安也端起酒杯。

  尤格眯了眯眼睛,他凝眸看着酒杯中宛若鲜红血液的普尔普酒,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冷冽的笑容来。

  “请!”

  所有的宾客都纷纷喝下了酒杯中的美酒,扎古斯也一口喝光了他杯中的酒,然后笑眯眯的看向尤格与薇薇安:“请两位喝下这杯酒,算是接受我们这些人诚挚的问候吧。”

  尤格看了薇薇安一眼,接着趁薇薇安还没有喝之前,一把夺下了薇薇安手中的酒杯,然后一仰头,把两杯酒都喝光了。

  “不好意思,我未来的王妃不善于饮酒,所以这杯酒,我替她喝了,也算是没有辜负各位诚心欢迎我们的心意。”

  尤格说完,抹了抹嘴边沾上的酒。

  看到尤格喝下了两杯果酒,扎古斯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奸佞的笑容,他恭敬的笑道:“哈哈,王子殿下真是非常疼爱未来的夫人呢,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因为,就算是他这个很少离开莫里塞郡地区的领主也是知道的,尤格王子很善于剑术,十五岁的时候就成为了大陆最年轻的大剑师。所以,要真的趁着酒宴时对他下手,是很困难的,不过,这里的酒水都被下了药,除了扎古斯自己在参加宴会之前就服下了驱散剂之外,其它的所有人都会因为喝下了这杯酒而晕倒。当然了,尤格殿下也会晕倒,届时他就可以命令暗地里布置在宴会厅外面的侍卫们冲进来,一举擒获尤格。现在,虽然与计划有些不同,王子代替他的未婚妻喝下了那杯酒,但是,扎古斯并不知道薇薇安是什么样的人物,只是心中轻视着:不过是个美人嘛,就算她保持清醒,到时候侍卫们一冲进来,她也只能束手就擒。

  想到自己虽然从来没参与过王子之间的争斗,但这一次,明显尤格王子输定了,很快他就能为约西斯王子立下大功,说不定,还会被敕封到更富饶的地区做领主,扎古斯心中不禁有些飘飘然的,而且,他看着美丽动人的薇薇安,只感觉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完美,时刻牵动着自己的心,呵呵,这么美丽的少女,很快就是他的侍妾了!自己为约西斯王子擒获了尤格王子,这么大的功劳,想必约西斯王子不会吝惜将尤格的未婚妻赏赐给自己作为奖励。

  嘿,再过不久,药效就会发作,等到尤格被擒拿,那么,这名美女就是自己的了,今晚,他就要她来侍寝!

  扎古斯几乎快要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了,看着薇薇安那完美的容貌,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越来越急促了。

  尤格冷冷的注视着扎古斯的举止,看到扎古斯几乎不加掩饰的表现出对薇薇安的贪欲,他益发的不快。

  “怎么回事啊……”

  “我的身子,好像有点软呢。”

  “我也是,头晕乎乎的。”

  “我先睡一会儿。”

  刚才喝下酒的宾客们一个个也都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有些人干脆直接就趴倒在餐桌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扎古斯并不担心因为下药的事情得罪这些人,就像鸠卡瓦斯吩咐他的话里提到的:要想欺骗对手,先要欺骗自己人。所以,他事先没有告诉这些人自己已经在酒中下了药。再说了,虽然说这些人都是自己的亲信和亲戚,但是难保不会有人因为崇拜尤格王子而去泄密,所以,当然还是谨慎一些好。等到擒住尤格王子以后,他再好好的给这些人解释缘由,等到约西斯王子的奖励到了,这些人也绝不会有任何怨言嘛。

  尤格冷漠的瞥了一眼四周,像是早就猜到了扎古斯的手段一般,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怎么……这么困呢?”

  然后,尤格也干脆低下头,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薇薇安侧头,好奇的问道:“你现在就睡觉了?”

  但尤格并没有回答薇薇安,看起来似乎已经陷入了熟睡。

  }最新:h章节上#酷匠PI网5◇

  扎古斯眼见尤格终于也睡了过去,他哈哈狂笑了起来,然后他从席位上站起,大声的对外喊道:“都给我进来吧,按计划行事!”

  随着扎古斯的一声呼喊,从宴会厅外一下子冲进来了几十名全副武装的侍卫。

  “把尤格殿下抓起来!”

  扎古斯嚣张的笑了:他居然成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