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古斯的府邸可以称得上是富丽堂皇,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莫里塞郡地处山坳,与外界的交流比较少,所以哪怕使用了再华贵的砖石,再稀有的古玩作为装饰,整个府邸大厅都显示出了一种土里土气的豪华感,实在是缺乏典雅的气质和底蕴。

  扎古斯为尤格引路直接到了安排贵宾的大厅就坐,然后命令管家等人立刻准备最奢华的宴会,看着就连领主府的管家都身穿着国内十分名贵的绸纱衣衫,尤格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睛:与他一路所见平民们的穷苦贫乏实在是差距太大了,哼!

  “尤格殿下啊,不知这次殿下大驾光临,对属下有何指示呢?”

  扎古斯又忍不住瞟了一眼坐在尤格身边位置上的薇薇安,但这次他立刻收回了眼神:王子殿下虽然也许没注意到,但是自己再这么无礼下去,恐怕就麻烦了,毕竟人家可是王子,自己在莫里塞郡虽然是自由惯了,可还是得受制于中央。

  “这次我从利西亚帝国返回,专程路过这里,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不过是临时起意,想要到你这边来看看……怎么,扎古斯阁下,是不欢迎我吗?”尤格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他的话语十分和善。

  扎古斯连忙摇头:“属下一直以来都在莫里塞郡为官,很难有机会前往首都瞻仰殿下,真是求之不得,殿下这次能亲自莅临,实在是让我倍感荣幸啊!殿下,别的不多说,属下一定好好的招待您!我们莫里塞郡虽然比较穷困,可也绝不会亏待了殿下。”他看尤格表情和善,并没有丝毫对自己的敌视和恶意,便极力的想在尤格面前讨好,因此态度倍加殷勤。

  尤格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莫里塞郡比较贫穷?呵呵,依我看,你这领主府邸的摆设和装潢,显然是花费了不少的资金,恐怕比起罗西亚的王宫来也并不逊色呢。”

  扎古斯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殿下,这话可真是令属下诚惶诚恐啊!其实,领主府邸以前都是破烂不堪的,这还是前两年翻修的,唉……其实,属下也是很反对如此奢侈的装潢风格,只不过,当时郡内的百姓们聚集在城内,跪地请命,都说,领主府邸代表着莫里塞郡的颜面,虽然大家的生活都并不富裕,但为了整个莫里塞地区的颜面,也不可在领主府邸的修砌上面有所草率,甚至还发动了募捐。属下当年也是昏了头,当时因为被百姓们的诚恳态度所感动,也就同意了他们的募捐。”

  尤格哈哈一笑:“你也别这么紧张,我就随口一说而已……这么说起来,百姓们还是非常敬爱你这个郡主啊,我一路上看过来,发现很多老百姓连衣服都没有一件好的穿,他们却宁愿自己受苦受累,都要捐钱用来修砌领主府邸。”

  扎古斯的额头不由得沁出了丝丝冷汗:“殿下说笑了,属下也在想方设法的想要缓解百姓们的穷困情况,只可惜,我们莫里塞郡土壤贫瘠,物资匮乏,就算有中央每年定额的接济,也仍然是十分艰难。不过,多亏了陛下和殿下的英明,这些年我们郡已经很少有人会因为饥饿而丧失生命了。”

  尤格微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扎古斯心中却是益发忐忑不安:尤格殿下刚才说出的那一番话,分明就是在怀疑他贪污了每年由政府拨给本郡的接济金,而且,显然殿下已经对自己治理莫里塞郡的成果有所不满了,莫非,他要撤了自己的职务?这还是这么多年来,扎古斯第一次面对王室中人,当了太久的土国王,他早就把小时候学的那些“不可随意加税,不可贪污挪用中央下发的钱财和物资”等话忘了干净。

  钱,毕竟是好东西啊,有了钱,扎古斯可以委托地下商会在全大陆各地给他买来最珍奇的古玩和装饰物,还可以透过一些非法的途径购买外国的美女作为自己的侍妾,扎古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两眼里只剩下钱财了。他在自己的府邸地下室内,做了一个十分深的池子,池子里并没有水,而是装满了他的钱币和金银财宝,每天晚上他都要到里面去“畅游”一番。

  为了钱财,他当然必须调高赋税,若不是手下有机敏之人告诉他,不能在每口田三百斤的要求上再提高征收的标准的话,他早就把所有百姓家中的钱财都搜刮一光了。

  就算是到了现在,他也并没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然而,当尤格这位王子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突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自己怎么就给忘了?他一直以为,王室中人过得生活肯定比自己还要优越,所以,他们才不愿意放弃首都的美丽富饶,而来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山区里面。

  怎么办?现在,王室中人真的来了!尤格王子……听说他自从执政以来,就做了不少惩治各地官员的行为,基本上是他去过某个地方,那个地方就会有官员倒霉。扎古斯原本想到,尤格王子不可能来本地,但是现在居然真的来了。

  他又该如何?

  想到这里,扎古斯心乱如麻,毕竟他所担心的,无非就是自己的领主身份遭到剥夺。可是,王子是中央的,如果惹恼了王子殿下,自己依然没有好下场。眼下,王子的表情虽然还是很友好,可会不会转身他就要治自己的罪呢?

  可是,扎古斯并不善于这些事情……他身边总是有智谋之士为他献策,所以他才能够顺利的生活到现在,智谋之人不在身边的话……对了!他怎么忘了,去请教“那个人”帮忙不就可以了吗?自己怎么会紧张到忘了这条路!

  “殿下,属下想起来了,属下下午还有很重要的政务需要处理,还请殿下就在这里歇息片刻,属下会在晚宴开始之前回来!”

  扎古斯起身对尤格说道。

  尤格脸上的笑容越发深沉:“这样啊,如果是地方政务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参阅参阅,不如我随你一道吧。”

  D9更Vj新最M}快上/酷Dn匠^网c3

  “那怎么可以!”扎古斯脸上堆笑:“这个……处理本地的政务本就是属下分内的职责,如果连这些事情都要劳动王子殿下,那可就是属下的罪过了。而且,殿下一路至此,肯定也疲累了,不如好好休息一会吧,属下会在晚宴上为殿下接风洗尘。”

  尤格暧昧的笑了笑:“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去吧,我们就在这里歇息歇息。”

  “是!殿下请随意,需要什么,就吩咐这边的侍从,属下会尽快赶回的!”

  看着扎古斯那肥胖的身躯以其最尽力的快速离开了大厅,尤格脸上的笑容微微带上了一丝嘲讽的意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