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塞郡位于罗西亚王国的南部地区,其主城为郡内北部位置的莫里塞城,这个郡的地理环境比较特别,它的北端和西端连接着阻断了整个大陆的「终结山脉」,南部则是罗西亚王国著名的无人区「蝾螈沼泽地」,只有东部可以进入,算是拥有“天牢”的地理特征,而其东部的出入口也并不好走,左右是连绵的山脉和森林,官道虽然修通了,但时不时会遇到山贼,所以经常会有莫里塞地区的上交贡品和税金遭到抢劫的消息。

  当然了,莫里塞郡地势如此恶劣,其郡内的生产自然也有限,除了王室对其本地特产的一种特质木料比较感兴趣之外,别的东西可以说根本拿不出手,所以哪怕是有抢劫案时常发生,但因为地理环境复杂,政府军也没有顺利剿灭这里的山贼团,好在山贼团虽然一直都存在,不过也都是发生一些小规模的抢劫案,通常不伤人性命,这样一来,罗西亚王国的中央政府对这里的兴趣就更低了,谁愿意花费高昂的费用来剿灭这么一个穷乡僻壤,还躲藏在十分难探索的森林里的山贼团呢?

  也因此,当尤格一开始提出要前往莫里塞郡的时候,艾尔丁等人都比较反对。因为,这个地方不仅物产不算丰富,经济比较落后,而且其郡主扎古斯的忠诚度也不高,历年来罗西亚中央政府都不重视莫里塞郡,而扎古斯本人也乐得在这里当个“小国王”,没人管他,倒也是逍遥自在。

  尤格协助国王执政以后,他就曾经想过要着手来解决这个地方的问题。不过,受限于莫里塞地区的确经济不发达,又没什么吸引人的矿产或资源,就算是其特制的木料,其实国内别的地区也有供应,所以还真的不好管理。

  到了这几年的时候,尤格忙于其他的政务,对莫里塞郡的关注度也小了许多,虽然前期派出了一部分的耳目对扎古斯展开了调查,也已经掌握了不少他的污点,要想让扎古斯服罪,也并不难。

  不过,托尔国王当初就大力反对,一方面扎古斯这人的父辈曾经是托尔国王的战友,因为国事而死,算是一个罗西亚王国的英雄人物,托尔国王不希望就这样发落英雄的后代,让国内的人心寒。另一方面,莫里塞郡易守难攻,如果贸然发难,逼得扎古斯采取过激反映的话,那样反而损失会很大。

  于是,一来二去的,对付扎古斯的事情就这样搁置了下来。

  薇薇安消灭了残余的追兵,尤格等人立刻就地对伤势进行了处理,然后继续赶路,艾尔丁的手臂伤得有点深,不过好在随队都带着上好的疗伤药,敷了伤口以后进行了一番简单的包扎,倒也可以赶上队伍。

  肯恩的双腿虽然被砍伤,不过伤口并不深,也没有伤到骨头,所以也是止血了一番以后,就骑在马上继续行路。

  只是赛特的伤势就有点严重了,毕竟是腹腔受伤,虽然经过队内会医术的属下紧急处理,没有伤及内脏,但失血过多,他平日里健康肤色的脸庞此时变得雪白,整个人只能躺在担架上,由两名护卫抬着行走。

  “不要管我了,殿下,现在说不定还会遇到追兵和刺客,还是赶路要紧,我自己能行的,让我下来,我随便摸到哪个村子里去,找个医者或者修女帮我治疗就没事了。”

  赛特虽然一脸虚弱的模样,可嘴巴还是很俏皮。

  尤格沉着脸摇头:“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自己的成员。”

  这话如果平时说起,难免会有作秀的成分,但是眼下的情况却不同,虽然有薇薇安这样一个强大的援手,但谁也不清楚约西斯王子那边的势力,到底还有没有类似于此前那三人般强大的战友,而且可能随时还会遭遇一批一批的追捕队,尤格本来不应该带着伤员,但他还是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这么做了。

  剩余的十几名护卫,虽然多数带伤,但都以坚强的意志力支撑着,继续随同尤格赶路。

  这些人中,也许最轻松的就是薇薇安了,她既没有受伤,也没有像尤格那样内心沉重,所以步伐轻灵,看不出丝毫的压力。

  可是,经过了连番的战斗,现在大家都对她感到十分钦佩:她就这么像个柔弱的女孩出游那样悠闲的跟随在队内,但大家都觉得仿佛遇到怎样的困难也没问题。因为,还有薇薇安在,她一定能帮助大家顺利对付追兵的。

  不过,这一次尤格的赌博倒是总算胜了一把,也许因为坎帕尼亚的郡主罗斯塔是尤格的导师、而且坎帕尼亚郡物产丰饶,经济发达,很适合作为总据点发展等问题,约西斯属下的大批兵力分散在各个官道上巡查,却没料到尤格根本没打算去坎帕尼亚,哪怕尤格等人一路的行走速度慢了很多,反而再也没遇到追兵。而且,这次他们也没遇到山贼打劫,也不知道是他们的幸运还是山贼们的幸运。

  经过了两天的赶路,众人总算是抵达了莫里塞郡的东部入口,这是一座高约十数米的关卡,因为两边都是山脉,颇有一种一方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尤格以前并没有亲自来到过这里,但仅仅是查阅地图,就感到这个郡位置特别,非常利于搞封闭统治。这一次亲自来到了此地,心中不禁感慨果然如此。

  把守关卡的士兵约有百余人,这些人看到尤格等人大都带着伤势来到了门口,以为是遇到山贼的落魄之人,心中或多或少产生了一种轻视的态度。因为,莫里塞郡就是这样,如果是郡主有关系的人或者真正的大官员,肯定都是护卫随从一大堆,不用担心遇到山贼强盗,所以,像尤格这样一行狼狈的人,多半是无权无势的普通旅者,自然会被这些士兵看轻。

  9)更,√新“L最●》快V#上^L酷‘,匠#l网j

  “什么人?拿出过关文书来,然后到这里进行检查!”

  关卡大门口的几名守卫有些嚣张的对着尤格等人吼道。

  “混账!竟然对王子殿下无理!”

  艾尔丁见状怒言道,也顾不得自己手臂的伤势了,他愤怒的挥了挥手:“赶紧开门,让我们进去,还有让你们这里的负责人出来!”

  现在,约西斯与尤格的争斗还在暗中,虽然约西斯把持了朝政,控制了国王,可也没有敢把这种王室纷争的事情表面化、公开化来,所以除了派遣自己的心腹部队四下扫荡,意图在道路上截获尤格之外,也没有向各地官员发布正式的要抓捕尤格的公文,所以,尤格的身份还是罗西亚王国第一王子。只有一部分政治嗅觉比较敏感的人才会发现这些问题,而在这消息闭塞的莫里塞郡,不要说是普通的守卫了,就算是其郡主,恐怕都未必对中央政府发生的问题有兴趣。

  然而,听到艾尔丁报上了尤格的王子名号,那几名守卫非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嘿!什么王子啊,我看,是难民才对吧?”

  他们可不相信,这么落魄的一行人,会是什么王子殿下。

  肯恩皱紧了眉头:“你们找死?”

  那些士兵们平日里看来也是欺软怕硬多了,看到肯恩和艾尔丁发怒,他们也怒了:“竟然敢顶撞我们守卫,你们可真是大胆啊!”

  “哈哈,到底是谁大胆啊?”艾尔丁怒极反笑,冷冷的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