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得救了?”

  赛特的伤口因为是在腹部,所以此时已经流出了大量的鲜血,将他整个身躯甚至所处的地面都染红了一片,当看到那个强大的哈罗德也消失了以后,他终于放松得整个人往地上瘫倒,发出了一记无力的呻吟。

  这一战不可谓不惨烈,赛特流血很多,说明伤口很大,肯恩和艾尔丁两人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尤格属下的十几名护卫,有数人重伤,还有几人轻伤,现在还能拿得动武器的人,不超过五个,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现在他们能战斗的人没几个了,我们上,趁现在攻击,活捉尤格王子,功劳就全是我们中队的了,哈哈!”

  那中队长本来对尤格等人还是心怀忌惮,可是看到现在尤格这边还能站在地上的人也不过数人,其余的人或是躺倒在地上,或是无力的瘫坐,一个个都是带着不同程度的伤痕,他一下子就有了一种侥幸的心态:虽然说对方实力很强,可毕竟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现在只剩下这么几个人可以战斗,而他这一边虽然也损失了数十人,可是现在还有超过五十多人的战斗力,而且装备精良,只要一拥而上,那么就凭王子殿下剩下的这几个人,应该还是没办法抵挡得住的吧?

  这就是任何常人都会有的侥幸心理,尤其是看到对方的人数太少以后,所产生的一种很自然的自信。

  可是,这名中队长终究还是低估了尤格这一边的战斗力——是的,就算艾尔丁伤了手臂,肯恩伤了双腿,赛特伤了胸腹,这三人几乎都丧失了战斗能力。然而,尤格和薇薇安却并没有受伤!

  尤格虽然无法继续使用「再启动」的能力,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恢复到了体能精神最巅峰的状态,等同于没有参加战斗。而至于薇薇安……那就更超越了普通人的思想。所以,中队长作为一个普通人所拥有的侥幸心理,却将让他陷入地狱的深渊之中。

  “全队冲锋!弓弩手和火枪兵,准备发射!”

  I#酷t!匠网永久“免费看小◎o说O

  一身铁甲的中队长骑坐在身躯披着铠甲的高头大马之上,自信十足的发了命令。当然,这种侥幸心理,其实不光是这名中队长有,他队里残余的几十名士兵,虽然刚刚才观看了一场十分惊心动魄的激烈战斗,但也或多或少会有这种想法:他们刚刚打得那么猛烈,现在一定没什么体力了,而且我们人数众多,肯定有很高的几率。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薇薇安那张绝美的脸庞时,一种想要捕获她的冲动油然而生:他们获得的命令,是押解尤格返回首都罗西亚城,还有另外一名叫做艾尔丁的,因为是协助尤格王子的“帮凶”,但是毕竟是贵族出身,所以也尽量要求活捉归案,实在没办法活捉的话,可以生死不论。而尤格王子身边的护卫,就没有任何人关注了,杀了还是俘虏,都无所谓。所以说,像薇薇安这么美丽的女剑士,他们这些人可以把她俘虏了,然后再来决定该怎么处置她,像这么漂亮如同仙女一般的女子,他们可没多见。

  所以,在各种因素的刺激下,这些士兵们高声呼喊着,朝尤格等人冲杀了过去:冲过去,以人数优势击倒尤格王子身边仅剩的几名护卫,然后活捉体力耗尽的王子和那名异常美丽的少女,至于躺在地上的人,除了艾尔丁以外,别的人都补上几剑,让他们死得明白。

  尤格冷冷的看着这些被自信心熏昏了脑袋的人,他握了握手中的长剑,虽然说对方是数十名装备精良的正规军,不过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剑师级别的人,以他那身为大剑师的自尊心,怎么可能允许被这群人给小看了去?

  像他们这样的冲锋过来,只需要先使出一招朝远距离攻击的“爆裂剑法”,然后再用最基础的“破魂剑法”进行一连番的攻击,就足以摆平这些人。

  尤格刚打算挥出剑气,却是稍慢了一步。

  在他施展剑气之前,薇薇安已经率先行动了,她那秀美的黑发随着身姿的掠动而飘起,映衬着她那洁白的脸颊,精致完美的五官,还有她那嘴唇上始终挂着的一抹诱人的浅笑,真是说不出有多么的美艳。少女的五官其实还有些稚嫩,可是,就是这样的她,依旧发出最璀璨的光芒,足以吸引任何人,不论男女的注意力。

  当尤格瞥了一眼如鬼魅一般冲过去的薇薇安时,他忍不住微笑着,停住了自己的剑气:真是的,跟薇薇安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可能会忘了她的本性?虽然说这么形容有些不雅,但薇薇安的确是如同一条疯狂的猎犬,只要是类似骨头的东西出现在她面前,她就会第一时间冲出去扑咬。

  现在,也是一样。

  薇薇安的身影一下子冲到了最前方,当距离敌方士兵不超过二十步的时候,她突然猛地一停,然后右手朝着正前方如光速一般的挥出一击,呼啦的一声,一道漆黑色的剑气打横着发射了出去。

  其目标,自然正好是她正前方的那数十名士兵。

  漆黑的剑气速度太快了,就好像是闪过了一道黑影一般迅速消失,然而,队伍最前方还在冲锋的士兵们,已经在他们本人根本没发觉的时候,被这道迅猛而无情的剑气所击中。

  “啊——!!”

  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那道猛烈的剑气,将朝着尤格和薇薇安发起冲锋的大片士兵给当场“腰斩”了,顿时肢体飞散,鲜血四溅,几乎是一瞬间,这里就化为了一个规模不大,但也异常血腥可怖的人间地狱。

  上下半身分离的士兵们并没有立刻断气,有相当多的人甚至还在地上挣扎着、痛苦的呐喊着,被切开处的鲜血、内脏、骨头清晰可见,每个人嘴里都发出了最绝望的惨叫声。

  尤格吞了一口唾液:就算是他,其实也很不习惯这样血腥的场景,终究是从一个法治社会穿越过来的人,他对杀人始终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罪恶感……而且,对比上次薇薇安对付山贼的时候,这一次,她要狠厉了许多。如果是他的话,也许会尽量使用贯穿力没这么大,爆发力更强的剑气,这样虽然一样会造成人的伤亡,但至少不会一瞬间就腰斩数十人……

  “好了,解决了。”

  薇薇安并没有尤格杀人那样的负罪感,她拍了拍手,然后慢悠悠的收回了长剑,仿佛并不在乎自己刚才一击就杀死了数十人。

  “……”

  尤格微微皱了皱眉:他不能再带着这样一种负罪感了,明明就应该是你死我活的争斗,而且涉及到政治和王位大权,本就不可能善了,他应该抛弃心中还存留着的那种天真和人性,只不过,那看来很难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