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艾尔丁从腰间取出了一枚赤红色的令牌,将其拿在手中,朝着关卡的守卫晃了晃:“你们若是我国的士兵,就应该认识这个吧?”

  ——那是罗西亚国内的通行令牌,这里要提到的是因为各国的管理方式不一样,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区别,在通行关卡等地的时候,比如利西亚帝国一般是根据查姓名户籍等方式发放通行令牌,然后在返回以后收回,而罗西亚王国跟利西亚帝国的方式相似,但他们本国的通行证还有阶级区别,如普通市民的只是最寻常的黑色令牌,一般的商人则是黄色令牌……以此类推,赤红色的令牌,代表的则是中央级别的高级官员,是只有身居要职的贵族才会拥有的高等级令牌。

  所以,哪怕这些士兵平日里再怎么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但这是最起码的基本知识,就算是普通市民也知道个大概,他们当然会明白。也因此,他们的脸色顿时大变,原先的轻慢和不在意立刻被媚笑取代:“真是抱歉啊,大人,最近关外时常会有一些山贼的人假冒百姓进入,所以我们才加强了戒备,也因此有些疑神疑鬼,还请见谅。”

  士兵们立刻打开了关门,放下木桥,关上的守卫队长也从休息室里跑了出来,一脸的谄媚表情看着艾尔丁等人:“不知阁下莅临,都怪在下的部下们平日里极少能见到大人物,冒犯了阁下,在下实在是惶恐至极,请问阁下如何称呼?”

  艾尔丁懒得搭理这些人,只是问道:“从这里到达莫里塞城,还需要多久的路程?”

  “骑马的话,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不过还要经过两个关卡。”守卫队长诚惶诚恐的回答道,他看了看艾尔丁一行人,虽然有马匹,不过只有几匹(之前遭受攻击的时候有不少马匹被弓弩射杀),而且还有近一半的伤员,队里还有女子……他主动的问道:“在下的关内还有医馆,要不,在下先请医师过来为阁下的人疗伤?”

  艾尔丁看了一眼尤格,见尤格点头,便应允了,那队长立刻便令人前去召医师过来。

  “我们殿下有要事须得前往莫里塞城见你们的郡主扎古斯,你给我们带路吧。”艾尔丁对守卫队长说道。

  那守卫队长连忙恭敬地点头:“能够为阁下服务,是在下的荣幸!”

  d:最6d新A章j@节4%上!n酷匠,网ji

  “这位是本国第一王子尤格殿下,我是中央政务局的管理官员,名叫艾尔丁。”艾尔丁朝着这名队长告知了尤格和自己的身份,既然约西斯现在还不敢闹得国内沸沸扬扬,那他们的身份摆在除首都以外的任何敌方,都必须令当地的官员低头。

  “啊,王子殿下!在下真是失礼之极!”那守卫队长两股战战的看着尤格,他现在很是担忧,自己的确很少管束自己的手下,这些士兵平日里对待通行关卡的人态度都比较骄横,遇到有钱一点的,还会收敛一些,而遇到一些明显看上去没钱的人,他们就十分恶劣,这个他一直都明白,但也不怎么管,毕竟这个地方基本没什么达官显贵会路过,真的有,那也会有提前通知,哪会像今天这样,什么通知都没有,突然就来了一个王子和中央官员。

  尤格等人虽然的确有些厌恶这些士兵的态度,但他们也没什么精力跟这种人计较什么,尤格经过了再三考虑,他要求这名守卫队长立刻为他和薇薇安两人准备马匹,然后留下几名未受伤的护卫在这里照顾艾尔丁、肯恩和赛特等人。

  这名守卫队长名叫凯因,平民出身,除了力气较大,从小就很会打架之外,他本身没什么大的本事,以前曾经在郡主扎古斯的府邸内担任守卫,十年以来没有出什么纰漏,后来便被调到这个关卡作为守卫队长,每天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没有料到今日突然会遇到王子殿下和一名中央官员,本来他都没什么往上爬的野心,但是一下子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着许多普通人都会存在的一丝心理:也许,这该是他出头之日了!

  说起来,这个郡的郡主扎古斯的祖先也只是个杀猪烤肉的厨师,听说是因为烤肉好吃而被百年前的罗西亚国王看上,提拔成为了贵族,再后来又被打赏成为了莫里塞郡的郡主,这虽然是百年前的事情,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迹,扎古斯严格防范莫里塞郡的人旧事重提,但往往人心就这样,越是管束得严格,人们就越会在私底下传言。

  凯因身处郡主府邸多年,自然也多少耳闻了许多事情,这样的秘史他早就知道,所以也难免会有一些期待:期待自己哪一天也能被贵人看中,然后一跃成为贵族阶层,从此过上子孙后代都是人上人的日子。

  现在,似乎机会就摆在了他的眼前,他当然要努力去争取。

  所以,当尤格和艾尔丁提出要他准备几匹好马的要求时,他立刻应声,亲自跑到马厩里去挑选最好的马匹了。

  艾尔丁要求:“我必须跟在你身边!”

  “殿下,现在是非常时期,您身边怎么能没有我们呢?”

  肯恩不愿意让尤格留下他们:“在下的腿伤现在已经好多了,不会碍事的!”

  赛特也以调侃的语气说道:“就是啊,我是拿了钱当护卫的,如果不跟在殿下四周,那也愧对这份工资啊。”

  尤格摇头不许:“你们几个人都有伤在身,跟在我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虽然从那个守卫队长的口中,我们可以知道目前约西斯的部队并没有渗透到莫里塞郡地区,可难免会遇到一些伪装成平民的刺客,要是再发生战斗,你们以负伤之躯,该如何应对敌人?”

  艾尔丁道:“我是殿下多年的挚友,就是要让我为殿下死了也没问题,更何况这点小伤?”他只是伤到了手臂,又不是像赛特那样胸腹部受伤。

  尤格叹气道:“你们几个不在我身边,应该不会遇到敌人,他们的目标在我。接下来的路程,有我和薇薇安两人,足够了。”他和薇薇安都没有受伤,而且拥有着大剑师级别的实力,想来就算遇到刺客也不必担心。其实,尤格怕的是赛特和肯恩等人为了保护他而牺牲,他的实力本就在这些人之上,平时还好,可真的遇到危险时刻,根本不需要他们的保护。不过,这话说出口又难免有些伤人自尊,因此他并不打算这么说。

  “艾尔丁,我留你在这里,还有别的用意。”尤格严肃道:“扎古斯其人如何,要我亲自去见了才知道,如果他敢藐视我王室之人的身份,那么恐怕难免会再生事端。我留你们在这里,也是为了留下后路,若是我们遇到了什么情况,你马上以自己身为中央政务局管理官员的身份,展开对本地地方守卫军的控制工作,记住,我们的目的是占据莫里塞郡地区作为据点,明白了吗?”

  艾尔丁叹了口气,他知道这虽然是个理由,但尤格必然还是因为看不上自己等人的实力,话虽如此,但尤格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更何况他为了照顾部下的自尊还能拐弯说话,也算是心地太好了一些。

  “好吧,殿下一定要万事小心!”毕竟尤格殿下是大剑师,真的发生什么冲突,他的实力足以摆平了,更何况,身边还有薇薇安这个更可怕的存在。

  “薇薇安小姐,还请一定要保护好尤格殿下!”艾尔丁向薇薇安叮嘱道。

  薇薇安只是点了点头,她这种静静的态度,反而更令人心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