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d匠,网\首:b发z(

  魂魄被抽,弥散消逝,那具尸体顿时软趴趴的一头栽了过去。

  “噗通”尸体直挺挺的倒在巡洋舰旁正好跟车底下的范旺对眼了。

  赶尸匠登时嘴角一抽搐,看着地上的尸体一阵心碎。

  “妈呀,啥他妈玩意这是”范旺顿时“嗷”的一声就爬了起来,脑袋直接磕在车底盘上“咚”的一声,他捂着脑袋两条腿连着蹬了好几下后从车底下钻了出来。

  “大哥······咱俩活见鬼了啊?”范旺眨着无知的小眼看着向缺说道。

  向缺扒拉了他一下,给范旺拽到了身后说道:“一边老实眯着,这些死尸都有尸毒咬你一口他没事,你可就成鬼了”

  范旺怯怯的向后退了几步缩着脑袋躲在了一旁,牙齿上下磕的“嘎嘎”直响,在车底下之前他只是离的老远看见了一串尸体蹦蹦哒哒的就过来,后来躲下去后也就看见了几条死人腿,感官上不太直接,现在从车下钻了出来直接面对面的跟几具尸体对视,浑身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

  范旺不怕死人,但肯定怕能蹦能跳还他妈能咬人的死人。

  瞬间被灭了一具蕴养了许久的尸体,丑到姥姥家了的赶尸匠脸上狰狞恐怖的表情让人看起来不比见那几具尸体差上多少,每具尸体上都倾注了他不少的心血,被毁一个心头都跟滴血了似的。

  “隔空画符,凝神?”赶尸匠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向缺说道:“什么时候年轻一代又冒出来个凝神的高手,现在的风水术法都这么好修炼了么”

  赶尸匠心有点没底了,他实在没想到自己要杀的人境界居然这么高,比自己还高出一筹,原本十拿九稳的事估计要大打折扣了。

  “我他妈行走江湖还得给你打个报告等你批准啊”向缺从身后的破包里拿出一叠符纸摊开,伸出食指连续在上面点了几下,精血沾染到符纸上后向缺轻轻一挥,符纸之上瞬间冒出了一簇青色的火苗。

  火苗在符纸上轻轻的跳动着,一股炙热的感觉传向了那几具尸体,五具死尸干瘪的皮肤上居然开始往外渗透阵阵的黑气。

  赶尸匠的脸“唰”的一下就变了,他连忙晃动招魂铃,五具尸体依旧平伸着双手然后各自向后一蹦,散开后围城一圈但其中却有一块空了下来,赶尸匠上前两步把空位填补上。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净天地咒”向缺挥手,五道符纸飘然而去。

  赶尸匠突然向前迈出一大步,甩出手里的铜锣猛然扫向其中一道符纸。

  “嗡”符纸和铜锣碰撞之后居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回音,铜锣上海遍布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符纸上的青色火苗骤然而灭,随即赶尸匠接连挥出铜锣把剩余四道符纸全都击散,阴物最怕阳火,沾上就受损严重。

  “赶尸派底蕴还挺深厚,这面铜锣应该有些年代了吧”

  “铃铃铃······”招魂铃响,五具尸体原本伸直的手臂竟然开始缓缓向内弯曲,然后直插各自的胸口深入半个手掌,当干枯的手指上从尸体上的胸膛中拔出来之后,十根手指竟全都沾染上了一层泛着浓黑的血色液体。

  一股浓浓的腥臭味熏的范旺一阵反胃,肚子里的酸水直接就涌了上来。

  “哇”范旺瞪着眼睛,感觉自己好像把胆汁都给呕出来了,这味太难闻了。

  “走远点,闻的时间长了你会感觉很酸爽的,还有千万别让尸体上的血碰到你,这东西比尸毒还厉害,碰上了没解”

  范旺连滚带爬的就朝路边的树林里蹿了过去。

  “噗”赶尸匠嘴中突然喷出一股鲜血,血滴飞向五具尸体落在其身上,那一口鲜血就被渗透进了尸体干瘪的皮肤中,随后几具尸体居然晃了晃脑袋和胳膊,明显僵硬的肢体渐渐的灵活了起来。

  而赶尸匠本就丑陋的一张脸瞬间就变的有些苍老起来,仿佛那一口血喷出了他不少的寿元。

  向缺一愣,眼神森然的说道:“你竟然用自己的血来蕴养死尸?”

  向缺之前对赶尸匠和这六具尸体其实浑不在意,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赶尸派只是源自茅山的一个小支派,其术法只以操控运送尸体为主,根本不具备多强的攻击力,自古以来赶尸派都不入流,不算主流道派。

  简单的操控尸体其实没什么威力,只能吓普通人一跳,但如果蕴养死尸然后以自己精血长年累月的供其吸收的话,时间一长这些尸体中的尸毒会越来越重,并且肢体不在僵硬,甚至能够进行简单的攻击。

  关键的是,你要不把这些尸体中被封印的魂魄给抽出来,哪怕你就是砍掉它们的脑袋也没用,这种被蕴养的尸体已经可以被称为逐渐成型的僵尸了,如果年头再长一些的话,跟古墓里的大粽子也差不了多少了,一般的道家法术驱鬼辟邪还可以,面对有道行的僵尸总归是差了一点。

  “铃铃铃,铃铃铃······”赶尸匠以招魂铃驱动尸体,五具死尸不在蹦跳着前进了,而是歪歪扭扭的挪动着躯体走了过来,宛如丧尸一般。

  “你的精血和血肉里含有不少的灵气,如果被我蕴养的尸体全都吞噬了的话,可算是个大补了”赶尸匠阴阴的笑道:“你虽然已经凝神,只可惜你想短时间内就灭了我的死尸也办不到,而我只要拖你一段时间就行了”

  这是赵礼军之前交代他的,能把人杀了那更好,杀不了就把人给拖住,能拖多久就多久。

  “赶尸派源自茅山,你是被赵礼军请过来拦住我的吧”向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到底还是他在算计我,他也就这点出息了,怎么不自己来截住我呢”

  “我来也一样,我的目的就是拖着你让你别尽快出去,要你命的事现在不归我管了”

  “不归你管?你想管也管不了的”向缺纹丝未动,只等五具尸体渐渐临近之后,他突然张嘴一道仿佛能燃尽万物的火焰从他嘴中忽然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