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巡洋舰十公里以外,数道人影在国道两侧的林中频繁忙碌着,这些人除了为首的是三个年轻人以外,其余的全都是年纪上了四十乃至五十以上的中年人或者老人,其中一方穿着样式古朴的道袍,另一方则是清一色的中山装。

  “他对奇门遁甲的理解完全超乎于我们的想象,我只见他布过一次阵,但就这一阵却让我耗费半月最后才勉强给破开,所以咱们千万别低估了他,否则肯定拦不住他多久”赵礼军背负双手,神情谨慎的提醒道。

  杨菲儿风情万种的拢了拢头发,说道:“三气六仪九宫阵,你觉得此阵能被他破开的几率有多大?”

  “很大,我觉得他至少有六成左右的希望能破开”苏荷看着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的杨菲儿说道:“礼军说别低估他,我则是告诉你别小瞧了他,在黔南他曾经亲口告诉过我他用时三天独自一人就能布下三气六仪九宫阵,寻找阵眼对他来说速度一定快的你难以想象”

  杨菲儿惊愕的张着嘴,半天后才缓缓说道:“此阵已经消失多年了,从来没听说有人布过”

  “他出现也就不过才半年多的时间而已”赵礼军淡淡的说道。

  苏荷接着说道:“光一个三气六仪九宫阵肯定困不了他多久,稳妥起见我们应该再留个后手”

  “这个时候赶尸派应该已经和他遭遇上了,如果那六具养尸拖不了他多久的话,留给我们的时间根本不多”赵礼军担忧的说道。

  “凑齐十二个人手,在三气六仪九宫阵里,我们再叠加十二天门阵”杨菲儿冷冷的说道:“七星打劫术加持十二天门阵,我不信他还能轻而易举的破开,杨公当年曾说过此阵可一阵困天地,天上神仙三百万遇十二天门也得颔首低眉”

  “在他身上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不得不防这一手”赵礼军叹了口气,说道:“不求困死他只需一夜就行,明天午时之前他只要出不来我们争取的时间就够用了”

  “赶尸派能牵扯住他的时间有限,最多到午夜他就能解决这个麻烦了,也许还会更快”

  杨菲儿皱眉说道:“这个家伙照你们所说的是不是有点太妖孽了,不但熟知奇门遁甲,就连驱鬼辟邪似乎也很在行,术法有专攻其技才能精,他所学的如此驳杂年纪还这么轻,你们说他到底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赵礼军和苏荷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摇头,他们和向缺的接触有限根本看不清对方身上的深浅,两人曾经猜测向缺也许是某个隐世不出的古老宗门弟子,也可能是个传承已久的世家子弟,这个妖孽绝对不是世俗里那些大派能教导出来的。

  “别耽误时间了,你们茅山和我们杨公风水凑齐人手把十二天门阵布出来,我就不信他再妖还能在明天午时之前破阵而出”

  在围攻向缺之前,赵礼军和杨菲儿刚到达西安之时就联系茅山和杨公风水的人派遣门内精锐和经验老道者赶赴西安,布阵困人。

  所以,当龙老八告知赵礼军他们向缺露面之后,两方人就火速赶往西安城外在范旺带他们离开之前,尽全力把人给留了下来。

  巡洋舰旁,向缺淡淡的说道:“道友,你越界了”

  赶尸人慢慢的直起身子,手中招魂铃忽然“铃铃铃,铃铃铃”的晃动起来,六具尸体齐刷刷的调转躯体面相向缺。

  “腐尸的味,还这么重?”向缺嗅了嗅鼻子,鼻孔中传来一股难闻的腐臭味:“不是刚死的尸体,养尸?你们赶尸派真是越来越不走正路了,居然还养起了尸体”

  赶尸派源自于湘西历史悠久,据说传自于苗人祖先蚩尤,当时蚩尤在黄河开战手下死了很多士兵,于是就命当时的国师用秘术祭练死去的士兵然后赶着他们的尸体回到湘西入土为安。

  看N正{版((章节k…上酷(匠¤i网M`

  赶尸,都是赶刚死之人的尸体其目的就是要让人回乡入土落叶归根,所以在驱赶尸体前为了保证尸体不腐都会事先用苗族秘术给尸体做好防腐,几天甚至十天半月赶尸派的尸体也不会腐烂,但这几具尸体上腐臭味甚重,肯定死的时间颇长,否则不会连苗人的防腐之术都掩盖不住这股腐味。

  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入土那明显就是在养尸了,养尸是对死者极其不敬的,中国历来主张死者为大,并且大于天,养尸如此不敬死者的事一直以来都是为道派和佛门所不容的。

  “你死了,就没人知道我养尸了”

  “咣”赶尸匠手中的铜锣忽然一响,六具尸体上额头贴着的黄色符纸飘然而下,露出一幅幅苍白无色的面孔。

  这些符纸乃是镇魂所用,赶尸之时,没过头七之前魂魄尚未进入阴曹地府,这个时候把魂魄用秘术封在尸体内就可以驱赶尸体了,养尸也同样如此,为保尸体能动也是将其魂魄封在尸体内,只不过三魂七魄已被拿走了两魂三魄。

  “唰”六具尸体同时举起双臂,面孔青面獠牙十分狰狞,尸体的嘴角两侧两根獠牙凸出,泛着青光。

  向缺后退两步,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甩手就朝其中的一具尸体扔了过去,同时指尖轻轻一划,划破食指之后他屈指连弹,三滴精血沾到了符纸之上。

  符纸“啪”的一声贴在了尸体的面门上,被向缺滴在符纸上面的三滴精血渗透之后居然缓慢成型,肉眼可见血滴逐渐在符纸上显现而出一道符文。

  “隔空画符?”赶尸匠大惊,嘶哑的嗓音顿时有些变调了。

  “拜请收魂祖师降云来,烧钱烧化江湖海,神兵神将火急如律令,仙人为我敕白米,吾奉太上老君,神兵神将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向缺双手一合,两手食指和中指弯曲,小拇指冲前,遥遥指向被贴中符纸的尸体面门。

  “嘶······”一股黑气缓缓的从尸体的面门之中被抽离出来,那是被封印在躯体内的魂魄。

  向缺再次甩手扔出一道符纸,符纸在半空中“轰”的一声燃起了一团青色的火焰,火苗轻飘飘的飞向了被抽出尸体的魂魄之中,顿时那股黑气仿佛被蒸发了一般,瞬间无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谁没给我推荐,谁没给我挖掘机,做人要厚道,免费的东西赶紧送到我的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