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躲在一旁的范旺甩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嘴巴子,这下子能有多狠?一嘴巴抽过去直接让范旺把自己给干的口鼻蹿血,脑袋上一圈金星在转。

  更a新_最e快@上u酷匠网》

  “赶紧快逼点醒过来吧,这梦整的,心给干稀碎”范旺肿着嘴喃喃自语。

  从会动的尸体到向缺吐火,范旺觉得王胖子让自己接的这人,肯定是娱乐圈的,不拍电影谁他妈能整的这么邪乎啊。

  向缺口吐三昧真火,炙热的火焰顿时让周遭温度直线上升,原本感觉阴森和湿冷的周围立刻变的暖洋洋的,甚至隐约让人有汗流浃背之势。

  三昧真火乃修风水术法之人以自身道气所化,能燃天下万物,只可以真水和四海之水破除,除此以外别无他法,乃是世间阴物最怕之物。

  僵尸,跳出红尘不在五行,一般术法难以力敌但在三昧真火之下,只要僵尸没有修到合道的境界,真火烧去顿为灰烬。

  赶尸派蕴养的这几具尸体顶多是刚位列僵尸之位,一般风水阴阳界的人恐怕见了会挠头,难以处置,但在三昧真火之中绝对立刻飞灰湮灭。

  赶尸匠见向缺能凝聚出三昧真火顿时亡魂皆冒,年轻一代不仅又有人身为凝神居然还能凝练出三昧真火,自己这次绝逼是踢到铁板上了。

  “铃铃铃,铃铃铃······”一串急促的铃声传来,五具正摇晃着朝向缺走去的尸体,躯体顿时一停然后转过身体想要迅速离去。

  赶尸匠已经蒙了,唯有逃之夭夭才能避免尸体被真火给化掉。

  向缺手掐印诀驱动三昧真火朝尸体烧了过去,走的最慢的一具尸体刚沾染上一滴火星,整具尸体瞬间冒出一团黑气然后在眨眼之间“轰”的一声剧烈燃烧起来,仅仅不到片刻的时间就成为了一团灰烬。

  “呼······”阵阵清风徐来,尸体所化之灰飘飘扬扬的飞散于半空中。

  “哇”赶尸匠胸腹一阵蠕动,张口哗的一下就吐出一口紫黑色的血来,他以自身精血蕴养死尸在施展秘法之下自己早已经和几具尸体连为一体了。

  尸体被三昧真火烧的魂魄尽失,他所受到的重创直接就让自身修为受损。

  向缺再次结印,三昧真火一分为四分别朝着剩余的四具尸体燃烧而去。

  “道友,道友······请慢来”赶尸匠知道自己完了,赶尸本就速度缓慢,哪怕他手里的招魂铃摇的再快再急也绝对跑不过半空中飞来的三昧真火。

  真火一顿,缓缓的停于四具死尸身前,火光映衬下尸体上的黑气正快速的从体表浮现出来,一滴滴黑色的油脂“滴答,滴答”的掉在了地上,尸体已经被灼热的三昧真火烧出了尸油。

  “道友,手下留情”赶尸匠胆颤心惊的转过来,面对着向缺突然“噗通”一声跪下了,匍匐在地上说道:“道友饶命,我只是奉命来拦截你,你我无冤无仇我根本就没有害你的理由”

  向缺慢慢的走了过去,四簇不断跳跃的火苗围绕在他身前三尺远。

  “奉命?赵礼军的命令吧,我已经知道了”

  赶尸匠抬起头,咬牙说道:“不只是我奉赵礼军之命拦截道友,我还知道他随后的部署,只要道友饶过我,赵礼军的部署我马上全盘告诉你”

  向缺挠了挠鼻子,无所谓的说道:“无非就是让你缠住我,他们在外布阵好把我困死在这里罢了,当我看不出来?太明显了”

  “不止这个,不止这个”赶尸匠连连摇头,说道:“他们还有后手,困住你只是其一他们另外还有安排”

  “哦?”

  赶尸匠擦了下额头冷汗,看着向缺身前的三昧真火说道:“只要道友你放了我,他们的计划我全都告诉你,你只要饶我一命就行”

  向缺呲着牙说道:“你跟我交易呢啊?”

  “用他们的计划,换我这一条烂命,对你来说难道不合适?”

  “合适个狗篮子”向缺突然一挥手,四簇真火火苗“唰”的一下就飘向了旁边的四具尸体上。

  “轰”被真火包裹住的四具尸体同时剧燃,瞬间泯灭的干干净净只有几团黑灰飘向远处。

  “呕······”赶尸匠丑陋的脸上眼睛瞪的差点就凸了出来,眼珠子上布满了一层层的血丝,他嘴角缓缓的流出两道发黑带紫的鲜血。

  “你······为何就不能留我一命”六具被蕴养了十几年的尸体早已经和赶尸匠连为一体,尸体同时被三昧真火烧的魂魄皆无,赶尸之人的身子仿佛完全被掏空了一样。

  “替天行道”向缺食指和中指并拢点向对方额头,一道剑气洞穿了他的天灵盖。

  “湘西赶尸传自于蚩尤大神,乃是将客死异乡之人送回本土落叶归根之用,实际乃行善积德功德无量之举,可你们偏偏蕴养尸体,不让死者入土为安,如此大不敬的行为我能饶了你?”

  向缺看着缓缓从赶尸匠头顶升起的一道亡魂,张嘴猛然一吐,道气如利箭般直接穿透了还没有完全现行的魂魄,然后随手一把火又把地上的赶尸匠给烧的一干二净。

  “呼······”凭空刮起一道清风,将路上的点点骨灰吹的随风而去。

  巡洋舰旁,除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外,刚刚争斗的所有痕迹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向缺掏出烟给自己点了也根,徐徐的抽了几口,让赶尸匠魂飞魄散不如轮回投胎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如此作恶之人就算入阴曹地府也是去阿鼻地狱受苦,恐怕永生永世都难以转世投胎。

  眼见死尸和赶尸的全都没了影,范旺小心翼翼的这才从路旁的树林里钻了出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向缺身前说道:“哥们,你咋不喊咔呢?”

  “我操······啥意思啊?”向缺略微有点蒙圈。

  “草,你们不是拍戏呢么?这个时候应该喊咔,然后赶紧停了啊”范旺挺认真的问道。

  向缺挠了挠鼻子,淡淡的问道:“咋的?感觉挺不真实呗?”

  “大哥,你跟我开个鸡毛玩笑啊”范旺顿时崩溃了,蹲在地上抽搐的说道:“上小学老师就教育我们不要迷信,不要信鬼神之说,你整的这一幕直接让我的九年义务全他妈喂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昨天,小小将,谊久天长,冯塞解封。还有黄杨仙人,普通人,暖心,幸福使者,檀伟,逍遥,意境,月亮,馨b697,智1ebd,的打赏。

  昨天这么给力,月底最后一天我爆五更了,敬请期待,请大家均匀解封,别都可着一个人来,这会很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