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看着龙家三人说道:“先别拒绝我,尝试着用脚后跟思考下问题,多动动脑袋想想我刚才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龙武攥着拳头犹豫的看了眼龙老八,向缺接着说道:“你们龙家,这一代也就这根独苗了”

  龙老八挺烦躁的摆了摆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老奸巨猾的龙老八在琢磨一个问题,到底是为了向缺而出卖三个二十几年的老朋友,还是选择相信向缺的话来保住龙家的这根独苗。

  这个问题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肯定是不用想也能有答案,龙家一脉单传就龙武这么一个子孙,你不保他难道还能让龙家绝后啊,这不是信不信的事,只能说是赌不赌了。

  “咣当”龙老八放下手里的茶杯,隔壁的包间内又轻微的传来了几声轻响。

  瞎子老人捡起桌子上的六枚铜钱然后又再次的抛了出去。

  “当啷啷”几枚铜钱掉落在桌上后,老人伸出手依次朝着铜钱摸了过去。

  当铜钱掉在桌子上之后这边的向缺就已经起身站了起来走到了包间的门口,听闻几个铜钱落下向缺就知道隔壁这一卦是什么卦相了,自己已经没有再坐这的必要了。

  “他怎么就这么走了?”龙芊芊诧异的问道。

  龙老八拿出电话望着屏幕上的一个号码,犹豫了。

  片刻之后,旁边的瞎子老人慢吞吞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龙武和龙芊芊见状连忙站起来搀扶着瞎子。

  “魏叔”

  “魏叔,您坐这”龙武,龙芊芊对这个叫魏叔的瞎子态度非常尊敬,甚至比面对龙老八的时候还要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意。

  这些年在西安一直流传,龙老八的身后有高人相助,就是相当于有个诸葛亮一样的角色存在于龙家,只不过这个人很少有人知道,就像是个影子似的一直隐藏于黑暗之中。

  虽然很少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角色是谁,但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龙老八几次化险为夷的躲过一劫又一劫,就是因为这个影子的原因,不然也许龙老八早就折了。

  “魏叔,您怎么神情有点不太对劲呢”龙武问道,龙家的三口人很少在魏瞎子的脸上看见犹豫和琢磨不定的神色,哪怕就是龙老八遭难的那些年他也一直都云淡风轻的。

  龙芊芊拿了套新的茶具给魏瞎子满上杯茶然后送到了他手中,没想到瞎子居然一失神抬手就把茶杯给碰倒了。

  龙老八一愣,豁然而惊。

  魏瞎子的眼睛虽然瞎,但你要真把他当成个纯粹的瞎子来看那可就错了,在龙家的庄园里魏瞎子和龙老八住在一块,庄园中仆人保姆雇了十几个,但魏夏子瞎的这二十多年里从来没让人伺候过一天,吃喝拉撒睡全都自己来。

  二十多年了,魏瞎子尿尿都没尿偏过,喝杯茶能碰翻杯子的状况那更是没有了。

  魏瞎子一失神,把龙家父子都给整的不咋淡定了。

  “后面这一卦,我没卜出来”魏瞎子叹了口气。

  “东,没卜出来是什么意思?”龙老八皱眉问道。

  “卦象太乱,我看不懂”几分钟之前,魏瞎子抛出六枚铜钱之后,逐一摸索到最后发现其中有两枚铜钱竟然叠加在了一起。

  这种卦,叫卦里无相,福祸天定!

  出了茶馆,向缺拿出手机打给了范旺:“范哥,你找两人过来,茶馆里龙老八和他儿子女儿在这,你给我盯着点”

  “咋的,没谈好啊?”

  “嗯呢,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也没管用,这龙家人还真他妈当自己是四海龙王的亲戚了啊,草······就算真是,那我就是猴子,照样能收拾他们,你过来两人给我看着他们看有啥动静,然后给我信”

  1《看c0正-版&…章VM节上&U酷aK匠u网LD

  “妥了,附近就有我的人,我让人马上过去”

  “还有,范哥,龙老八身边是不是有什么高人啊?”

  “有个瞎子”范旺在电话里说道:“而且还是自己扣出来的瞎子”

  “这龙老八,何德何能居然能让这么一个人能给他卖命呢”向缺略微有点惆怅的说道。

  范旺一说这个瞎子是自己扣出来的他就明白啥意思了。

  龙老八身旁的瞎子叫魏东,魏东真正瞎的时候是在近三十年前,而且确实是自己扣瞎的,活生生的把两个眼珠子给扣了出来,瞎的非常彻底。

  魏东精通卜卦推算,并且还不是古董街那种只懂的皮毛的卜算,而是确实精通,特别是文王六十四卦研究的那是非常彻底的,卜算一道几十年来罕有失手。

  但魏东到了三十来岁的时候开始犯了弊病,一生卜算太多得窥天道甚多,频频泄露天机导致自身受了报应。

  魏东二十五岁的时候娶了媳妇两年后生了孩子,但孩子没过周岁就夭折,隔了一年妻子再次怀孕然后没过十月就流产了,妻子也跟他离了婚。

  从那之后魏东就知道自己泄露天机太多,因果循环下自己的子嗣被牵连了进来,哪怕他之后再生三个,五个孩子也终究不会落得好下场。

  魏东再娶了第二个老婆之后,结完婚的当天就亲手把自己的两只眼睛给扣了出来借此向天明志,希望天道不要再祸及子孙后代。

  而魏东卜算的事基本上全都和龙老八有关,有几次他即将遭难的时候都是魏东出手卜算让龙老八避开一劫,所以可以说,魏东的眼睛完全是因为龙老八而瞎的。

  这要是魏瞎子在龙家的地位,很超然的原因,因为没有魏东陪伴龙老八走的这些年,也不会有地下土皇帝龙老八了。

  向缺离开茶馆之后,范旺带了一台车留下然后把向缺给接走了。

  “不回酒店了,你送我出去吧”在车里向缺忽然开口说道。

  “啊,干啥去啊?”

  “出城再说,西安呆不了了”向缺苦逼的说道。

  自己费了心思去龙武的赌场,又跑到酒吧里去钓龙芊芊,这两天做的事全都付之东流水了,因为龙老八这老货根本就没接他这个茬。

  他不接,那妥妥的接下来找向缺的人肯定即将要露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解封的胜利大号角,Star和dorot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