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载着龙家三人的帕萨特驶离茶馆之后不久,一辆黑色的奔驰也停在了茶馆门前,车门悄然打开之后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者慢腾腾的下了奔驰。

  老者穿着一身有些破旧的中山装闭着双眼,眼眶凹陷,左手上带着一串念珠已经掉了原本的颜色,右手拄着一根龙头拐杖,拐杖的龙头上镶嵌着两颗成色颇为耀眼的珠子。

  老者下了奔驰后,用手里的拐杖试探着朝身前点了点,然后脚挪了两步,又再次的用拐杖试探了下,茶馆门口坐着的小厮见状连忙三两步的走过来,想要搀扶着眼不能视路的老者。

  “不用,这么走路二三十年了,都没摔过一个跟头,我自己来就行了”老者没等那小厮碰到自己,就伸手拦住了对方。

  “您老,这是要来喝茶?”茶馆小厮诧异的问道。

  “怎么,你们这个茶馆不接瞎子的生意么”老者慢慢的走了几步之后,渐渐的就有些习惯了,脚下迈步快了一些:“要是做生意的话,去二楼给我找个包间好了”

  小厮一愣,不解的说道:“楼下就有清静的位置,您上楼可能要费点劲”

  “别拿有色眼光来看我,不是所有的瞎子都是弱势群体的,就去楼上的包间好了,我就是年纪有点大了要是再年轻二十岁,你信不信我都能徒步穿越可可西里呢”

  茶馆小厮干笑着说道:“您说您绑个窜天猴能飞我都信啊”

  茶馆小厮无奈,只得带着瞎子朝着楼上走去,茶馆不大很小,二楼只有三个小房间,其中一间被向缺他们坐了,瞎子则是坐在了他们隔壁的那一间。

  包间里,向缺沏了几杯茶后自己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说道:“看你们找的太辛苦,我就自己送上门来了,不然你要一直找我我又要一直躲着,太累太麻烦”

  “知道是我在找你,你又敢送上门来,年轻人你的这个勇气我有挺多年没看见什么人身上有过了”龙老大看似挺诚心的称赞了一句,但脸上神情挺却之不恭的。

  “是不觉得我主动送上门来挺蠢的?”

  “嗯,而且还抖露出我们龙家那么多的隐秘”

  向缺呵呵一乐,摸着自己的脑袋淡淡的说道:“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好像要灭口啊,龙老八你都一把年纪了还喊打喊杀的呢”

  龙芊芊和龙武同时一皱眉,龙老八笑道:“不然你以为呢?”

  “啊?真打算要灭口啊?”向缺直愣愣的问了一句,表情略显呆萌。

  “知道的太多,嘴又太碎了”龙芊芊幽幽的叹了口气。

  龙武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接着说道:“你真以为凭借那几件事就能威胁住我们?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老婆孩子再次消失,我甚至可以让她们消失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她们娘俩去了哪”

  龙芊芊插嘴说道:“几年前让我们龙家如履薄冰的那个男人也已经结婚生子了,并且父辈也从我们龙家忌惮的那个位置上下来了,我这时候转而说自己喜欢男人,完全可以改口说我是双性恋,照样会有大把的男人追上来,而也不用担心会不会得罪几年前逼的我不得不掩藏真相的那个人”

  龙老八说道:“还有你说的那件事确实发生过,可那又能怎么样呢,老皇历就别拿出来说了,这世上有个词叫时过境迁明白么?”

  向缺讪笑着说道:“我以为是把柄,这么说再你们看来都是笑话了?”

  “是笑谈”龙老八点头说道:“我就是很好奇,这些事我们做的都是天衣无缝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个世界上哪有绝对的天衣无缝啊,哪有绝对的秘密啊,没事多看看电视,但凡是卧底最后不都给揪出来了么”

  这个时候,一串轻微的响动忽然从隔壁传来。

  “特别是你怎么会知道,我儿子每年都要犯点意外的”龙武紧追着问了一句。

  向缺眉头轻轻一动,稍稍的侧了下脑袋又不动声色的说道:“这还重要啊?你们都打算要灭口了,本来我还以为是底牌呢,没想到让你们看了乐子”

  隔壁的房间里,瞎子老者从身上掏出六枚光滑平整一看就是经常把玩抚摸的铜钱然后依次排开轻抛于身前。

  这一边的向缺原本拿着茶壶的手突然一哆嗦,滚烫的茶水顿时溅在了对面的龙武身上。

  龙武一缩手,条件反射的就朝后面躲了过去,身体带着凳子正好装在了包间的隔板上。

  隔壁,瞎子老者的右手依次从左到右开始摸向那六枚掉落在桌子上翻滚的铜钱。

  e最新章t;节上酷6匠s网=^

  当老者的手摸到第四枚铜钱的时候,原本掉落在桌上为阳爻的铜钱居然轻轻的翻动了一下。

  易经六十四卦也称文王六十四卦,乃是周文王从易经中研究而出的一种卜算方法,是千百年来最精准的卜算方法,测吉凶祸福尤其精准。

  包房内,瞎子老者原本卜算的是天山遁卦,浓云蔽日为凶卦,但无巧不巧的被隔壁的龙武忙乱之间给撞翻了一个铜钱,变成了乾为天卦,困龙得水为吉卦。

  “无不欢乐,上人见喜,祸不成凶,诸事顺利”瞎子老人嘴里念叨了几句之后,右手抓着龙头拐突然朝地上轻轻的磕了几下。

  隔壁房间,龙老八和龙武还有龙芊芊同时微微一愣,三人对视一眼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向缺。

  向缺端起茶杯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开口说道:“龙老八,要不咱来做个交易吧”

  “交易?你有什么资本跟我做交易啊”龙老八笑了,说道:“你都说了你的底牌已经成为了笑话,这交易能对等么?”

  “这个交易就是你们龙家的那根独苗今年到底能不能活过四岁”向缺轻飘飘扔出来的一句话,让龙武三人脸上神色豁然而变。

  龙武伸出手指怒不可歇的指着他说道:“你也是蠢到家了,到这个时候还敢威胁我们”

  向缺说道:“你信不信?你就算把儿子藏到老鼠洞里去,我就说他今年也过不上四岁的生日,要不是这几年你们龙家挂羊头卖狗肉做了几件伪善事,他刚出生不久就该夭折了”

  什么叫伪善?

  就是人在做善事的时候本心并不是向善的,完全是为了某种目的不得不去行善,简单点来讲就像某些娱乐明星都是硬着头皮去做公益,但其实可能他们心里正烦个不行呢。

  龙家这几年伪善就做了不少次,每次都是为了洗白自己博个善名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钱来捐出去,这么做确实也积德了但其实功德落到龙家头上那是少的非常可怜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有没想算个的?

  文王六十四卦测吉凶祸福确实很准,有想测的就拿出六枚一块钱硬币然后随意的抛出去,国徽朝上为阳爻在纸上画个圆圈,如果字面朝上为阴爻在纸上画一个叉,就比如是圈圈叉叉圈圈这样的写法发给我看看。

  想测婚姻的,事业的,家庭的或者什么心愿的,就用六个硬币抛一抛,想测什么然后把结果发上来,我看看。

  以第一次抛的为准,别抛个没完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