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和范旺离开茶馆门前不久,盯梢的人就给他们传了信过来。

  龙家三口人跟一个瞎子急匆匆的出来后分别上了一辆帕萨特和奔驰,其中奔驰开回了龙老八的庄园而那辆帕萨特则是前往了位于西安市区的一家保安公司。

  “大哥,你他妈又捅到姓龙的心窝子上了啊?你是哪吒啊,专门挑龙筋扒龙皮的么?”范旺开着车,有点崩溃的问道。

  “什么意思啊?哎,你咋知道我妈怀我剩下的时候挺费劲呢”向缺挺欠的说道。

  “那家保安公司是龙武现在掌管的,里面的员工全他妈是作奸犯科纹龙画虎的人,说白了是保安,其实都是龙家养的人手”

  “那意思是要有动作了呗?”

  “没跑,肯定是奔着你来的”

  龙老八终究还是下了决定,把向缺的消息漏给赵礼军,他衡量再三都觉得真犯不着为了向缺这么个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人而得罪跟自己关系匪浅的几个关系。

  至于关于龙家第三代子孙的福祸,魏瞎子在来茶馆包间之后就给卜了一卦,吉卦,孩子无恙!

  魏东的这一卦才是让龙老八最后下定决心的一卦,有句话叫成也萧何败萧何这话用在龙老八和魏瞎子的身上那是在合适不过了。

  魏东,为龙家死了孩子瞎了一双眼睛成就了龙家三十多年的辉煌,但在最后龙家要耗费十几年时间想要从死水潭中脱困之际,也是被魏瞎子这阴差阳错的一卦给又拉向了更深的死水中。

  范旺开着巡洋舰还没带向缺出西安就被人给盯上了,车后面跟着两辆尾巴,一直紧紧的咬着,完全没有掩盖跟踪痕迹的意思,就不远不近的缀着。

  向缺扣了扣鼻子,挺诧异的对范旺说道:“哎,我说你在西安看起来好像也挺牛逼的啊,为啥龙老八好像挺不重视你的啊,小鱼小虾都敢大张旗鼓的跟着你啊?你这段位好像略微有点没被龙家给当回事呢”

  范旺斜了他一眼,说道:“你从哪看出来我比较牛逼了啊?我他妈后面又没跟着飞机大炮,保镖都没有一个,我牛啥啊?”

  “胖胖不是说找你啥都能给处理了么”

  范旺有些急眼的说道:“要不你回头把龙武杀了,抢了龙芊芊然后你看我咋给你解决的行不?”

  “咋解决啊?”向缺还挺认真的问道。

  “把你俩关进小黑屋里,一年半载的生个孩子出来,然后你跟龙芊芊感情杠杠的,龙老八无法下手含恨而终,你看这结局怎么样?”

  向缺呸了一口,很白痴的看着他说道:“你好像有点虎”

  “所以咱俩就别唠这事了,咱们就溜溜达达的开车出城,让他们跟着去吧,等出城上了高速我一脚油门下去就能把后面的车都给甩没影了”范旺又接着说道:“在西安龙老八能一手遮天,真斗不过他,但我觉得有个地你要去了的话应该啥事也没有”

  “入川啊?”

  “咦,你脑袋挺灵光啊,一点就透”

  向缺摩挲着下巴说道:“林江能给我这个面子么?非亲非故的不好说啊”

  “你活这么大,长相和声音全都巧妙的避过去了人长的确实不太让人喜欢,但关键的是你有气质啊”

  向缺歪着脖子整了整衣服,说道:“哎你也这么觉得啊?慧眼,慧眼”

  ◎更(M新'u最)b快上.酷匠%T网Y6

  范旺干咳了一声,说道:“林江对你很感兴趣,这两天没少侧面跟我打听关于你的事,我觉得你可以试探一下,他肯定是不怕得罪龙老八的”

  “那岂不是欠了个人情么?”

  “要不你下车,让人把枪支你脑袋上吧”

  “哈喽啊,大美女”向缺贱嗖嗖的拿出电话打给了小国宝。

  “找本宝干什嘛?忙着呢,男朋友在身边呢听见有人给我打电话不好”小国宝气鼓鼓的说道。

  “哎呀,那恭喜你了,总算找到了个瞎子”

  “滚蛋,废话少说,有事说事,我现在脾气比较不顺”

  “你去问问林江,去四川我俩能不能喝点小酒彼此互相找寻一下逝去的青春”

  巡洋舰这时已经出了西安,行驶在郊区的国道上,向缺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尾巴和他相距不到百米远。

  看着向缺淡定无比的眼神,范旺一脸迷茫的说道:“你被龙武的人追着,好像一点都没当回事,你似乎根本就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呢?”

  “杀人不犯法啊,我怕什么?”向缺翻着白眼说道。

  “杀人肯定是犯法的,但我跟你讲,龙老八起来这么多年你说死在他手里的能有多少人?我告诉你,龙家的卷宗能堆的比你都高,但你看法律什么时候找他们了”

  “法律不找,迟早会有人找上他们的”向缺呲着牙笑道。

  向缺做人一向的准则就是,咱俩喝点酒唠点青春话那挺好,但你要是研究我坑我,那我说不得就要还回去了,顺便还得给你来个“地主加倍”

  更何况向缺还给龙老八机会了,但是他没珍惜。

  过了两分钟,向缺电话响了,小国宝给他发了个信息:“林江说可以和你携手共同支起一个炮台,然后一人装点炮弹把三峡的河道给疏通了”

  “啥意思啊?整出军火来了呢”向缺很纯情的把手机递给范旺看了一下。

  范旺瞅了一眼,说道:“你俩唠完青春之后,他还准备带你去约个炮,也就是说你入川他罩着你”

  半个小时之后,看着车的范旺扒拉了下向缺说道:“你看看外面,怎么回事”

  向缺探头探脑的看着车窗外,问道:“怎么了?”

  “草······你什么眼神啊,没看见外面天怎么黑了么,这才几点啊,四点半,天黑的这么快呢”范旺开了车的大灯,然后看了眼后视镜,诧异的说道:“跟着咱门的那两辆车怎么也没有了”

  “啪”向缺掏出烟点了一根,摇下车窗。

  向缺没说话,车子继续往前开了一段之后前面的路渐渐的起了雾气,并且越来越浓。

  “活见鬼了,晚上还起雾?”

  “靠边停车”

  “没事,我把双闪开开,这条路上车又少也没什么人,慢点往前开呗,等雾散了大点油我们明天就能开到成都了”

  “你就是把油门踩油箱里你也开不到,赶紧停下吧”

  “嘎吱”巡洋舰停了下来,向缺下了车扔下范旺一人自己在四周开始寻摸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幸福使者,败家子房,Star,读者在屁股上写道,小小江,黄昏旋律打赏。

  我最近有点卡文了,灵感被狗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