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哥的私人宅院内,泳池边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映衬在院子里的路灯下,影子拉的很长,非常有背影感。

  “男女这回事啊真他妈没地说理去,你就说老向这货,毛都没有对吧?论身材没我圆润,论钱财我吐个唾沫都比他整个家底值钱,论出身我是正统富人家子弟,论背景他······这个说不清”王玄真背着手,站在屋外望着天上繁星感慨的说道:“但就这个要啥没啥的二货,女人缘杠杠的,一说起来我眼泪就止不住·····生活不只是苟且,是太他妈苟且了啊”

  高建军在一旁插了一嘴问道:“他有啥背景啊,红色子弟么?没听过有姓向的这一号啊,哎他姨夫什么的真不是姓习的吧?”

  杜金拾一撇厚厚的两片大嘴唇子,说道:“我了解他就像农民了解大粪一样,他有个毛背景,全他妈是背影,撒谎儿子的,二十岁之前他可能见过最大的官就是村书记,如果道观和和尚庙的主持也算官的话,那也算两号吧”

  高建军和明哥互相对视一眼,满脸惊诧,王胖子拍着杜金拾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他的背景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个背景,我也不太了解,但向缺真要是想摆个牌面的话,跺跺脚还是能让这祖国大地颤一颤的”

  明哥愣愣的问道:“这么牛逼呢么?”

  王玄真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慢慢的对他刮目相看吧,没准人家祖上往前属八代,可能还是皇帝身前的带刀侍卫呢”

  当天晚上,几伙人都留在了明哥的私家宅院里,陈夏带着她的团队入住在了后面的一栋小楼内,高建军也带着人住在了另外一栋,向缺,王玄真和杜金拾还有明哥则是住在主楼的客房中。

  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和相处非常有意思,有很多第一次见面的人,本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背景也是有着很大层次的不同,但偏偏在第一次相见之后就能处得来。

  就比如这几伙人吧,按理来讲陈夏是不可能带着自己的团队留宿在合伙人的家里的,因为这没法说也不好听,工作就是工作关系,合作的再愉快也不能掺杂太多的私人情感。

  可是呢,因为向缺留在了这,陈夏直接过滤了双方的合作关系,在这天晚上升华到朋友层面了。

  向缺,王玄真和杜金拾本来跟这次买卖没有任何挂钩的可能性,但因为向缺和陈夏的关系,向缺和杜金拾的关系,他们三人居然也没头没脑的参与了进来。

  向缺的想法非常简单,这次生意明哥,宝新系和高建军肯定是三驾马车,但他必须得在这三驾马车上给小杜同志找个位置坐下去。

  至于向缺能起到什么作用,除了纽带的作用外,那剩下的就得拭目以待了。

  因为但凡大的房地产项目上马,除了施工,策划,筹建等等一系列正规运作以外,背后都少不了风水大师的参与。

  就比如在农村,家里盖个房子还得请先生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说道呢,更何况几十栋参天大厦拔地而起这么大的工程了。

  一夜过去,到了第二天早上。

  八点钟,所有人都起来了在餐厅里吃早餐,今天的早餐就比较正式了,吃的人也比较多。

  陈夏的团队,明哥公司的人,高建军公司的人全都一身西服拎着公文包带着手提电脑,因为今天吃过早饭之后三方人将在楼上的会议室里举行会议,那所有合作的细节还有合同全部搞定,这些全都整稳妥之后接着项目就该上马了。

  女王陈夏换了一身纯白色的套装,挽着头发,略施粉黛,一脸的肃容,就连见到向缺的时候也只是稍微的点了下头,其余时候都是保持着衣服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

  八点半吃完早饭以后,全部人都去了会议室,而向缺他们三个自然是不可能参与的就留在了楼下客厅聊聊天。

  “老向,昨天还没问你呢,你跟那个女人是咋认识的”杜金拾好奇的问道。

  对他俩向缺也没什么隐瞒的,除了一些隐秘外其它能说的都说了。

  “我这次下山出来就是因为他们家的关系,陈家风水出了点状况,陈三金登门求救,师傅就把我给派了出来到唐山解决问题,从那开始我就和陈家的人认识了”

  “陈家大宅啊,风水是你们之前布置的?”王玄真诧异的看了向缺一眼,然后皱眉寻思了一会说道:“外界到是有过传言说陈三金家住宅是个风水大局,但一直都无从证明过,第一是去过他家里的人不多,再一个就算去了估计也看不出真正的局是啥,老向没想到陈家发迹,你们背后居然还出了力呢,这到也算证明了一件事,陈家势起是真有风水大师在助阵啊”

  “跟我没关系,一百多年前我太师父干的,我也就是下山去维护下,那个局以我现在的道行我是布不了的”向缺寻思了下后,又问道:“国内做风水哪家最厉害?”

  酷匠网唯一正|版U,i其他((都7是3i盗版

  王玄真说道:“风水布局,以南那肯定是岭南王朝天,以北则是杨公世家,这两个是大拿最顶尖的,其余一些小的门派或者公司也有但差的太多了,剩下再牛逼点的也可能有某些风水高手,但比较少见”

  “那你觉得,岭南王家和杨公世家他们要是布风水局的话,能不能比得了陈三金家的局?”向缺很好奇,现今社会布置风水,到底还能不能有赶得上古井观百年前手笔的。

  王玄真摇头说道:“这个还真不好说,因为没人了解陈三金家的风水局到底有多玄妙,但你要说王家和杨公能不能比我觉得差不多,咱就说港岛的李超人,他家的深水湾大宅就是二十年前王朝天亲自去布的,你看李超人现在是什么段位?”

  “我去,那正经挺牛逼呢啊”

  “你在看北边那位做地产的王老板现在是啥段位?他当初请的就是杨公风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