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王北杨,这名号叫的挺俗但却代表了国内最正统的两个风水大派。

  岭南王朝天和北方杨公专注风水,和龙虎山,茅山精通辟邪降妖一样,其他术法基本不太涉猎,专攻风水术法。

  港澳台三地,两广一带论风水他们只认王朝天世家,长江以北只认杨公风水,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这两个风水大派从不越界,各自在各自的地界里经营着。

  据说这个不成文的规定早就存在了,似乎是过百年前两大家主共同协商出来的结果。

  南北风水布局的归属非常明确,互不干涉。

  但有一个地方除外,就是京城。

  这两个风水大派几乎很少踏足京城,那是因为他们曾经接到过一个告诫,不允许其入京布风水局,这个警告据说是当初建国时就已经被下达给两家了,如若违反必将严惩。

  很少有人知道为啥京城会对这两个世家单独下了这个命令,只有两大风水世家内部人才知晓,曾经某位风水阴阳界的术法高人向当局进言,一旦有人在京城内布置大的风水法阵,是很容易抢夺一国气运的,甚至会影响国之龙脉,所以为了避免国家气运受到影响,严禁京城内布置风水局。

  除了京城以外其他地方概不干涉,两大世家和平共处暗中闷声发大财。

  这个财发的绝对是富得流油,特别是最近几年房地产事业飞速发展,跟井喷了似的,各地开发的楼盘蹭蹭的往出冒,而只要有楼盘新建,开发商肯定必找风水大师前来堪舆,怕的就是一旦楼盖好了万一要是犯冲的话一栋房子都卖不出去那可就赔大了。

  x酷u:匠5网●首发@

  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就曾有过几件类似的事件。

  那时也是在成都,施工队在打地基的时候挖出了一个古墓,墓本身没有任何考古价值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其内只埋了几个棺材,挖出古墓后上报文物局,考古队来了几个人看了几眼让人把棺材给拖走了,然后就继续施工。

  施工的阶段比较顺利没有出现任何差错,等楼盖好以后发售完有人入住的时候,怪事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最开始住了大概十几户的人家,白天的时候到还好一到晚上后半夜,就会听见楼内有若隐若无的鬼哭,并且楼道里经常能听见有脚步声传来,相当瘆人了。

  事到是没有多大,也没出现有人被害的事件,但这种房子住着那是太膈应人了,所以这件事传出去以后楼盘的发售直接夭折了,还剩下三分之二没卖出去的房子无人问津,任你多便宜就是没人买。

  老百姓最忌讳的就是这个,特别是国人对此更是注重。

  一直耽搁了一两年以后,开发商找了茅山道士开坛做法才算解决这个问题,但耽搁的这段时间着实让开发商赔的苦不堪言。

  这种事从那以后几年间断断续续的在其他地方也发生过几次,原因都只有一个,就是施工开发之前没有找人来看过风水,但凡只要找懂行的人来看看都不会有那些后续事件发生。

  所以察觉到此事的重要性,为了以防万一,从两千年开始风水大师开始进入了各大地产公司的眼中,甚至有的公司还常年雇佣风水师为其所用。

  而在国内的风水大师中,从王朝天和杨公家出来的是最正统也是最受欢迎的,因为这两家名号太响,信誉卓著基本上从没失手过。

  那么问题来了。

  宝新系,高建军和明哥开发的这块地皮四十来万平方米包含中央商务区,高端住宅楼,各种配套设施,这次开发的大手笔放眼国内都不多见,近些年来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大面积的开发了,这要是在操作之前那肯定是需要找人来看看的。

  而四川根据南北分界的规定,正好属于杨公世家的范围内,如此大手笔的开发杨家人早就闻听了,那就跟猫见了腥一样,眼珠子瞪的溜圆。

  你们必须得找我啊,舍我其谁呢。

  因为这种大盘风水除了杨家以外别的小门小派根本看不了,而且他们也相信这三方为了稳妥起见也不会找其他人去看,只能是杨家出手。

  但真的是如此么?

  如果向缺没有下终南山,那确实此次风水堪舆毫无疑问的会落在杨家头上,如果向缺和陈家没有瓜葛的话,也是如此。

  但向缺和陈家关系匪浅,陈夏又一门心思想要泡他,这又岂能会去找杨家出手呢?

  那三方在会议室里开会一直持续到下午,各项细节和合同都已经签署完毕,接下来就剩下一个问题了。

  “我们和杨公风水的几个大师都有过多次接触,这次看盘肯定还是找他们来看,过两天我就让人联系他们,抓紧把那块地看好,咱们就破土动工”明哥和高建军一致决定。

  陈夏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他们”

  明哥诧异的问道:“我记得你们宝新系以前开发的楼盘也是由杨公风水看的吧?”

  “以前是,以后也可能会是,但这次肯定不是”陈夏继续摇头,相当的笃定了。

  这下子,明哥和高建军有点懵了,两人皱眉问道:“除了他们还能找谁?岭南那边的?这就不太好了吧,我听说那两家有过协商,南北分解的非常明确”

  陈夏小脸一红,说道:“现在有现成的人选,我为什么要找他们?”

  “现成的?”明哥恍然问道:“你们宝新系有专门雇佣的风水大师”

  陈夏拄着腮帮子,用手指了指外面说道:“他就在外面坐着呢,他要是不同意我就挠他”

  明哥和高建军都是人精,但两人听陈夏说完也半天没反应过来门外的人到底是谁,但能让陈大小姐出手挠他的,则是只有一个。

  “向缺?”明哥和高建军懵逼了片刻。

  “散会吧”陈夏起身霸气的一挥手,然后迈着小碎步就出了会议室。

  明哥说道:“你看,他身上原来还是有闪光点的,不然陈大小姐凭啥青睐他,对不?人啊你还真不能拿眼睛去给他定位,必须得用心品才行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