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自顾自的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喝的小脸通红,两片诱人的嘴唇子也有点合不上的趋势了:“向缺,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啥呀?”

  陈夏说道:“都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可怎么到我这却觉得,明明是隔着千山万水呢,你说是不是?”

  向缺汗颜的抹了把冷汗,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不是咱俩隔的有多远,而是有点生不逢时了”

  陈夏茫然的问道:“怎么?你有啥不治之症啊”

  “草······你要这么说那也差不多,可能换种解释的话也对”向缺挺无语,被一个女人这么扯按理来说那应该是挺幸福个事,可对他来讲真的是生不逢时,这种事要是放在三年后他还能考虑下,可现在是真不行。

  “王八蛋,你就不能换个借口”陈夏显然不信,差点举起酒杯就要甩过去了,她愤愤的说道:“你一天活的比猴子都精,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有什么绝症呢”

  向缺冷汗直冒,说道:“哎,你咋不信呢?”

  “明天我把你拽到医院里去,有啥病花多少钱,我给你治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能不能治的问题······哎呀,跟你说不清啊,等我捋一捋的吧,以后再告诉你”

  “不行,你现在就得说”

  “完了,完了”高建军挺无语的说道:“女人嘴一这么碎就意味着两种可能,要么是她来大姨妈了血流不止心情不好,要么就是她恋爱受阻了,不管这两个可能是哪个,这时候你都不能招惹她,不然脸肯定给你挠成土豆丝”

  “看h9正*M版c章节&k上酷;l匠r网~

  向缺虽然没听见高建军和王玄真嘀咕,但他反应相当快了,仰头又干了一杯酒后迷迷糊糊的就站了起来:“哎呀呀,不行了,喝多了有点飘了,我得睡一觉,醒醒酒去,你们先喝着我走了”

  向缺站起来晃悠悠的就走了,没想到陈夏不依不饶的起身抬腿就追了过去,三两步上前拉着向缺的胳膊就不放。

  “畜生啊,这还有往外躲的”明哥愕然说道:“不对啊,两人不是都喝多了么?怎么一个比一个动作利索呢,这小步伐迈的,虎虎生风了都”

  王玄真撇嘴说道:“这点酒让他喝的,喝成犊子样了,我以后得好好教导他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女人得拿来哄骗才行,他这道行太低了”

  出来之后,陈夏拉着向缺的胳膊迈着小碎步脸色通红的咬着嘴唇说道:“你就是要躲着我是不?”

  “不是,你这摆明了是非得要泡我吗?”向缺掏出烟给自己点上,徐徐的抽着,说道:“你给我个解释呗,你得意我啥啊”

  “陈三金让我追你”

  向缺手里的烟一哆嗦,问道:“你们家这地位也需要搞联姻这一套啊”

  陈夏噗嗤一声乐了,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他确实是有这个想法,不过我的个人感情问题是不受任何人掌控的,他最多只能起到个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已,主要还是看我自己”

  “那你自己到底得意我哪呢”向缺沉吟着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陈夏茫然的摇了摇头,眼神挺空洞的说道:“以前我也没有过感情经历,不知道什么叫做情爱,狗血言情剧倒是看过不少,可是那些很难套用在自己身上,你问我为什么得意你我肯定说不出来,什么叫做喜欢一个人?我觉得就是,在认识你以前我不知情为何物,如果错过了你我也许将再也不会知道情到底是何物”

  向缺眨着迷茫的小眼神,说道:“就是说啥也不能放下呗?”

  “放下?”陈夏淡然笑道:“这两个字简单,寥寥十一笔写着容易,可是没有人能轻易做到吧”

  向缺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要不你威胁我一下吧,没准我就屈服了”

  “咯咯咯,咯咯咯······”陈夏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然后趴在向缺的身上双眼迷离的说道:“女子无情时负人最狠,女子痴情时感人最深,情到深处知悔不愿悔,威胁你?不的,我要感化你,让你负债累累以后连我一个眼神都让你难以抗拒”

  “哎我去了,这还不叫威胁啊”

  “你有没有一点点的小感动?”

  “哎,你在这么趴在我身上,感动没有,我可要冲动了”向缺觉得胳膊上被两团肉给挤着,有点要心猿意马了。

  陈夏抛着媚眼说道:“那你来呀,来呀······”

  “妖女,祸害众生,你别逼着我降妖伏魔”

  “那你来呀,来呀······”

  “啪”向缺一巴掌拍在了陈夏翘翘的屁股上,怒道:“向爷二十五岁之前,童子之身不可破,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眯着”

  陈夏撅着小嘴,委屈的说道:“那你陪着我风花雪月去吧,我们去赏夜景好不好?”

  “可以,但你不可以祸害众生,收起你那副勾魂的姿态,行不行?”向缺一本正经的说道。

  “原来你也不是那么很有定力的么”陈夏娇笑着说道。

  “纣王昏庸无度皆因妲己魅惑,安史之乱是因玉环之故,一代帝王都定力不咋地,你指望我们这些芸芸众生有个屁的定力啊“向缺愤愤的说道。

  陈夏眼睛眯眯成一条月牙缝,她在向缺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我才不管其他人呢,只要你在我面前没有定力就行了”

  “哎,你给我老实点行不?拿我说的话当耳旁风呢,我是不是还得拍你一巴掌?”

  “那你来呀,来呀······”

  “我去,活见鬼了,我能杀鬼神却还拿你这么一小女子没辙了?”

  陈夏拉着向缺的手小跑着奔向了宅院前方的游泳池说道:“听说他家的温泉不错,咱们两个泡泡脚吧”

  “哎,要不你换身泳衣我们夜游几个回合吧?”

  “咦,你这时候不怕把持不住了啊?”

  “看看而已,不碍事的”向缺贱嗖嗖的瞄着陈夏那凹凸有致的小身边,舔了舔嘴唇说道:“收点利息,剩下的三年后在结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我发现,我写言情也挺文采出众的是不是,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