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蹲在地上,从旁边的一个花坛里捏了把土凑到鼻子前闻了闻。

  这个天气,太阳火辣辣的扔地上一个鸡蛋没过几分钟都能给烤成荷包蛋,你说这天得有多热了。

  土有点湿,其中还夹杂着一股阴阴的气息。

  带阴气的泥土只会在几个特定的地方出现,火葬场,坟圈子还有医院的太平间和上了年代的古墓,多年被死人身上散发的阴气所侵袭,这些地方下面的土制早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蕴含阴气。

  这种阴气和鬼魂一类东西身上散发的阴气有很大的不同。

  此类阴气严格来讲并不能对常人产生什么影响,和普通的泥土没什么差别,而鬼魂的阴气入人体却可以让人中邪,怪病缠身。

  但这种东西确实蕴养鬼物的好地方。

  和常人住在风水尚佳的宅子里道理是一样的。

  旁边的一男一女还在对赌呢,杜金拾的小算盘敲的相当明白了,他以自己敢进停尸楼来赌一个靠近冷若清的机会。

  向缺抬头白了他一眼,这货平时挺精这时候笨的要命,一个女人肯跟他这么赌,其实输赢已经无所谓了,明显人家的芳心有向他靠拢的意思了,他还在那较真是不是要签字画押呢,这他妈蠢的简直无药可救了。

  这一点,旁边的欧阳静雯都看出来了,本来她是有心阻止的,但看这一对整的这么乐乎摆明了赌啥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找个借口可以正大光明的狼狈为奸。

  哎,这小女子是沦陷了,居然被一个东北花裤衩子给搞定了,这世道人心难测啊。

  打完赌之后两个妹子就手拉着手飘飘然的就走了,她们下午还有课呢,所以跟他俩约在晚上下课后再见。

  杜金拾很淡定的看着向缺说道:“老向,你肯定不会不管我的是不?你要是不管我,我就吊死在你家大门前的那颗老槐树上”

  “整这么狠呢”向缺愕然了。

  “我要是认真起来,试问天下谁能拦得住我”杜金拾昂头说道。

  你问杜金拾,他真敢去停尸楼里逛一圈么?

  要是在向缺没回来之前他肯定敢,因为向缺没下山时杜金拾并不知道这世界上是有脏东西存在的,他的脑袋里仍然会想起南港小学老师的话。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那是迷信,没有科学根据能够证明鬼是存在的”

  因为不了解所以才不怕,况且在跟明哥混的日子里,杜金拾曾经出手替大哥出头摆过事,手下是有人命的,连人都干死过他能怕那个么?

  但现在他怕么?

  向缺回来后,你再让杜金拾去停尸楼他肯定是怕的,连僵尸都见过,再看见鬼啥的那能稀奇么?

  之所以怕他还敢赌,自然是因为向缺做他后盾,这货心里相当有底了。

  他必须得磨老向,必须得让他跟着自己去停尸楼里走一圈,不然姻缘就该飞了。

  “兄弟,以后啥事都好商量,但今天我必须是主角”杜金拾仰面朝天,牛逼的目光中透露着一股深邃真挚的情感。

  “哎,清清,你好像对那个东北花裤衩有点倾心的意思呢”上课的路上,欧阳静雯忍不住的想要刨根问底了。

  “有么?我的品味什么时候这么低了”冷若清似乎挺茫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好像要沦陷了。

  “你就没想过,万一他真敢去停尸楼里过夜然后安然无恙的走出来后你该咋办么?翻脸不认人啊?”

  冷若清双手一摊,挺认真的说道:“诚信······我什么时候撒过慌噻”

  想了想,冷若清有点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看他,走个路两腿都夹的那么紧,哪来的胆子啊,我估计啊他就是在外面走一圈都得吓的喊妈,至于进去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说,万一呢?”

  “有这个可能么?”冷若清皱眉说道。

  “万一!万一!”

  冷若清一想起杜金拾的花裤衩和人字拖还有脖子上挂着的金链子就有点不寒而栗,这品味很有点农村结合部的气质,真要是把他领回家去的话,自己肯定得死在全家人的吐沫星子里。

  “咦?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冷若清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想的有点远,怎么会想到把花裤衩往家领这一茬上呢。

  冷若清弱弱的望着欧阳静雯,可怜兮兮的问道:“我好像有点魔怔了,姐姐你说,我自从失恋之后脑袋是不是有点短路了?”

  冷若清意识到问题出在哪了,自己似乎对他并不太方案。

  .V更Tb新最快on上:酷匠PX网。*

  “哎,自求多福吧”欧阳靖雯仰天长叹。

  从停尸楼那边离开后,两人没出川大,就在校园里闲逛起来,这里吃喝都有,俨然一个缩小版了的城市,就算几天不出去生活也没啥区别。

  中午随便对付口饭之后,向缺就漫步在川大的林荫小道上。

  杜金拾好歹混个小本毕业呢,他则是一天学都没有上过,十岁之前由于自身的特殊性,老道跟家里人交代尽量别让向缺离家,上学什么的就免了,对付着在家认点字就行。

  等上了终南山之后,放眼望去只有道观和古井村,他又没机会上学了,所以向缺这一辈子一天的书都没有读过,他的文化水平仅仅就是局限于识字的地步。

  所以,对于学校他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憧憬的,只可惜他这辈子都没有可能融入学校的那一天了。

  在川大的小路上漫步了半个多小时后,向缺眼前出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建筑,他收住了脚步皱眉抬头。

  “咋不走了呢”杜金拾回头问了一句。

  “等会,我看看的”那栋建筑很平常,有点像明清时代的,琉璃瓦红漆墙,二层楼高,外侧是一堵有些年代的院墙,院墙的两扇朱红色大本上,写着尊经书院四个字。

  书院大门紧闭,院内寂静无声。

  向缺驻足久久没有迈步,杜金拾在旁边呆的有点不耐烦了一个劲的催促他赶紧走。

  向缺摆了摆手,说道:“你先走,晚上过来找我就行”

  “哎我去,你打算在这给人家站岗啊,好几个小时呢就这么傻呵呵的站着?”杜金拾愣了。

  “嗯······别打扰我,我在这顿悟一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小小江的解封,和七七雯儿妹的打赏。 挺奇怪啊,这几天两更没人喷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