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老向你说清清要是看我不来电咋办?你有没有啥办法给我充点电,我想电她一下”

  “谁是清清啊”向缺有点蒙,没反应过来。

  “就是冷若清啊,你咋这么虎呢昵称都听不出来啊”

  “对,你要这么唠那你俩还真能有戏,这男女啊最怕勾搭,本来啥也没有呢勾搭的时间长了就会有下文了,继续保持你这种不要脸的状态,抱得美人归指日可待了”向缺又明白了,一番谆谆教导之后远处欧阳静雯和冷若清手拉手来了。

  “老向,你把那女的整走,我想把我的手换过去”杜金拾挺眼馋的说道。

  “这时候有一点早啊,你看她那手指甲那么老长,你真要是敢把手伸过去她都能给你挠成土豆丝,你略微有点着急了”向缺笑眯眯的冲着两个人女人点了点头。

  杜金拾贱嗖嗖的走过去刚想打招呼,但他走的似乎有点矜持,就像迈步的时候怕扯到蛋一样,冷若清噗嗤一声乐了:“帅锅,你除了着装有点另类外是不是脑袋也有点不太发达,小脑不平衡啊,怎么走路好像跟要上坟似的呢,还小心翼翼的”

  “这是淡定,淡定”杜金拾挺有气质的说道。

  “呵呵?这么淡定啊?”冷若清笑眯眯的说道:“哎,你迷路了是不?”

  “嗯,所以才给你发了个信息,不然我怕出不去后你们学校在多俩饿死鬼”

  冷若清勾了勾手指,转身就走:“那成,我给你们送出去吧”

  :最S;新`K章节/`上^酷匠mW网0z;

  “啊?草,这就出去了”杜金拾有点懵圈,自己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对方咋还较真了呢。

  他挺想抽自己一嘴巴的,你看这借口长的个人家顺杆往上爬的机会了,这要是被送出去那不是一点实质性的进展都没有了么,今天白折腾这一趟了。

  冷若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还淡定不了?”

  杜金拾求助的望着向缺,眼神相当企盼了,那意思是哥该你出场了,别往那一杵屁都不放一个啊。

  “昨天晚上睡的好么?”向缺忽然问了一句,关键时刻来救场了。

  冷若清一愣,欧阳静雯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那到没有,昨天我们回家都一点多了,聊了会天之后天都快亮了,稍微睡了一会,不过白天回来的时候看隔壁几个同学的状况似乎也不太好,她们说昨天晚上还是有动静,半夜断断续续的经常响,睡眠稍微差一点的一夜得醒好几次”

  向缺扬了扬眉,他对川大里面的这点怪事有点上心的意思了,就说道:“带我去你们宿舍那边看看”

  欧阳静雯忽闪着大眼睛,凑到向缺身前低声说道:“我们同学都说宿舍楼不干净,那怪声是脏东西发出来的”

  “真的?那你不害怕”

  欧阳静雯撇了撇小嘴,说道:“我们那栋楼里住了一千多学生,对面十多米远就是男生宿舍,这么多人怕撒子嘛”

  “既然你们知道有脏东西,怎么没跟学校提这事?”

  “提过,但我们这可是川大喽,你跟学校的老师这么说,谁能信啊,再说了就是晚上有点动静而已,又没听说哪个同学被脏东西给缠上了,我们也没撒子证据噻”

  川大真挺大,四个人边走边聊了十几分钟才来到华西医学院宿舍楼附近,整个华西学院占地面积相当大,差不多占了四分之一个校区,地方大人也多,放眼望去能看到不少白大褂。

  杜金拾居然在旁边很不着调的说道:“得回是白天,这要是晚上飘这么多白大褂,能把人腿犊子都吓哆嗦了”

  “来,帅锅往你后面看”冷若清拍了拍他,指着他身后四五米远的一栋四层楼。

  杜金拾回头问道:“看啥啊?”

  “这是我们医学院的停尸房,解剖室,器官储藏室,这里面的尸体一共有四百二十六具,从小到刚出生的大到七老八十的死人全都有,一到晚上四周阴风阵阵的到时候你过来,我看你能哆嗦成啥样”

  杜金拾抻着脖子相当霸气的说道:“呵呵,就这?你要说别的我可能会突突,但要说这个真不是哥跟你们吹牛逼,我可是非常有底气的,别说来这了就是你让我去坟圈子里跑一圈我腿都不带发飘的”

  “我没说让你在外面,我说让你去楼里逛一圈”冷若清笑眯眯,一脸戏虐。

  没想到杜金拾挺硬气的翻了个白眼,眼神瞄了眼旁边的老向后说道:“我能哼着小曲三上三下,眉头都不带皱的”

  “以前外校有个男生要追我们医学系的妹子,和那个女生打赌,他要是敢进去呆一个小时女生就得当他女朋友,当时跟你现在这幅德性如出一辙,后来听说他进去后呆了没多久是口吐白沫被人抬出来的”

  要说别的小杜真不敢吹,但要说这个他确实挺有吹的资本。

  老子连他妈僵尸都揍过,你说还有啥阵仗能把我给吓住?

  再说了,我旁边不是有老向呢么,正经牛逼小道一个,有他在后面压阵老子都敢小鬼把酒言欢唠鬼话。

  “啊,那么没出息呢,大老爷们的一点都不生性”杜金拾相当不屑了。

  “你行啊?”

  “男人,能说不行么”杜金拾抻着脖子说道。

  “要不晚上你也进去溜达一圈?”冷若清不怀好意的说道。

  “清清别闹了······”欧阳静雯皱眉劝了一句。

  没想到这一劝,杜金拾还来脾气了,脑袋里小算盘扒拉的很有节奏,他贱贱的说道:“我真要是去了后,在里面溜达一圈出来咋办?”

  “你那意思是也得打个赌呗”冷若清眨巴着机灵的小眼神说道:“你有啥可值得我堵的啊”

  杜金拾干咳了一声,挺霸气的说道:“这么的,我进去溜达一圈,一圈不够就两圈,三圈也行啊,你什么时候让我出来什么时候算,这就是我赢,我要是进去之后就跑出来或者被人给抬出来的,那就算我输,成不?”

  “你挺血性啊,少年”冷若清点了点头。

  “赌不的?”

  “来呗”

  杜金拾非常不要脸的说道:“我也懒得费脑细胞想赌啥了,这么着吧,就按刚才说的来捡个现成的吧,我要是赢了你让我拉你手行不?”

  “哎呀,你想追我啊?”冷若清娇笑着说道。

  杜金拾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我觉得要想把你追到手,首先就得具备非人的胆量才行,不然和你不太匹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