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像是老僧入定似的站在尊经书院外久久未动。

  院落看起来很普通,虽然年代似乎有些久远但其实说来就只能算是栋古建筑而已,没什么出奇的。

  这世上可能绝大多数的人都看不出这个院子有什么出奇的,但向缺能。

  除了向缺,古井观的老道也能,师叔也能,大师兄同样也能看出来。

  之所以古井观的人能够看出其书院的出奇之处,就是因为两者都有个相同之处。

  古井观是建立在一个风水大阵之中,为阵眼,纳终南山天地灵气于其中,受古井村百年供奉,庇佑村民百年无恙。

  而川大的这间尊经书院同样如此,身处法阵之中也为阵眼,但比古井观略微有那么点牛逼的是,书院是纳整个四川大学的天地灵气与其内,庇佑过万川大学子,可保其几年间不受侵扰,静心,求学,向上直到踏出川大。

  古井观,尊经书院异曲同工之妙,手段极其相似,天下巧合之事十之八九其间都有因果牵连。

  “吱呀”

  书院的大门并没有锁着,向缺推门而踏入院内。

  书院里,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老人左手拿着水壶右手里握着一把剪子,正附身在院墙角落里修剪花草,老人年逾古稀头发花白而稀疏,步履间略显蹒跚。

  向缺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那位老人的注意,他仍旧专心的修剪着墙边的花草,向缺似乎也无意去打扰老人,一个人背着手在院子内随意的漫步起来。

  既然是书院就得有书堂,上了台阶进入书堂正厅,墙壁上挂着几幅黑白画像,下方写着几个人的名字。

  李调元,张之洞,王闿运,宋氏本,这些人都是尊敬书院历代的院长,其中每一位都是当代的大学者,流芳百世教导出万千学子。

  向缺恭恭敬敬的朝墙上的人像行了个大礼,那是出于对育人学者的尊敬。

  行完礼,直腰,抬头。

  更新最fb快}上?酷9@匠网w

  向缺蓦然发觉,那老人居然悄声无息的站在了学堂门外,一脸淡然的看着自己。

  “老先生您好”向缺礼敬的点了点头,毕竟是没经过人同意就擅自走进了书院,明显是有点唐突了。

  老人放下手里的水壶和剪刀,坐在椅子上然后从旁边拿过一套茶具和杯子,倒上两杯茶水递给向缺一杯,然后也不说话自己先仰头喝了一杯。

  向缺抿了一口,茶水很凉,入腹却带来一股暖意,唇齿留香沁人心脾。

  这茶向缺没喝出一点名堂,但却品出比他曾经喝过的大红袍似乎丝毫不差,就只这一杯茶如果放在外面的茶店里,估计得上四位数。

  这老头挺奢侈啊,随便给陌生人倒杯茶都这么敞亮,真大气!

  “他还好么,一把年纪了还是那么不着调么?”老头忽然开口了,却整出一句让向缺挺懵逼的话。

  “啊?”向缺蒙圈的看着老人,半天没反应过来,足足愣了半晌他才问道:“您老,这是跟我说话呢?”

  “废话,除了你这屋子里还有别的人?”老头白了他一眼。

  向缺尴尬的挠了挠脑袋,继续迷糊的问道:“那我有点听不懂呢?”

  “我给你倒的这杯茶,最近五年都没人喝过,知道为什么吗?”

  向缺不蒙圈了,直接进入晕眩状态,因为这老头说话不但没头没尾,而且跳跃性太大,就跟他对话的智商如果换成是曹清道可能得被唠吐血了。

  “是这五年没人来过您这么”向缺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是没人能当得起我给他倒这杯茶,五年前也就只有一个人而已”老人抬头眯眯的看着向缺,淡淡的说道:“他也是古井观的,应该是你的大师兄吧?”

  向缺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眼神急剧收缩,声若颤抖的问道:“您······说什么”

  “祁长青,古井观这一代的大师兄”

  向缺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出终南山之后无论是在西山老坟,还是在阴曹地府,就连身中噬金蚕蛊的时候他也从没有如此不淡定过。

  但时隔多年后,他再次听到大师兄的名字,不淡定了。

  十岁那年入山,大师兄亦师亦友的教导了他几年后不知所踪,老道师叔都从未和他言谈过有关大师兄的去向,下山后他也打听过多次,但也从来没人曾吐露过祁长青这三个字。

  但是,没想到无意又看似随意的来了四川大学,进了这间书院后,居然从一个老头的嘴里听到了大师兄的名号,向缺很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渐渐平复下挺闹腾的小心脏,向缺试探着问道:“您是说,我大师兄祁长青五年前曾经来过这里?”

  “嗯,小住几日就走了,这小子坑骗了我两壶清茶,着实让老夫肉疼啊”老人幽幽的叹了口气,一脸的不爽。

  向缺眨巴着迷糊的小眼神,脑袋相当迷乱了,他觉得自己得捋一下,不然有可能脑袋会进入似乎图。

  首先,他得整明白,这老头怎么知道自己是古井观的,怎么把自己给认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

  向缺刚一张嘴,老头就从桌子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拍在了桌子上。

  褶皱的纸上画着一副人像,那是向缺五年前的时候,虽然隔了五年但变化并不大太大,不用仔细辨认也能看出来纸上画的就是他。

  “祁长青在临走之前,给我画了这幅像,告诉我五年之后古井观还会有人来到这里”老人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是不太信的,但你们古井观的卜卦推算之道又让我不得不信,神乎其神啊”

  向缺释然的说道:“我师父曾经说过,大师兄如若论术法,这世上也就我师叔能稳压他一头,但二十年之后我大师兄必将赶超他”

  “你师父还没死啊?”老头翻着白眼问道。

  “哎,混吃等死呗”

  “好人不长命,坏人贻害千年啊”老头感慨的说道。

  向缺问道:“您认识我师父和大师兄?”

  这老头肯定和古井观大有渊源,并且渊源颇深,据向缺所知,无论是师父还是师叔或者大师兄,在世间基本上从不留名,古井观三个字更是世人少知。

  也只有像陈三金这种祖辈就和古井观有纠葛的才会知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