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天刚亮,向缺,王老蛋和苏荷就启程离开了凤凰苗寨。

  王老蛋沉默无言,苏荷一脸的云淡风轻似乎对于昨晚向缺那“吧唧”的一口没什么反应,而向缺离开的时候脑袋上套了个罩子手和胳膊也都缩在了袖子里,整个人都捂的严严实实的。

  一路上三人都没有吭声,向缺实在不知道该和苏荷咋开口,那一嘴亲的把他自己也给整的手脚无措了,他也不知道咋想的,开始的时候说的话纯粹是调侃,但后来见苏荷仰着小脸看着自己他脑袋就跟进屎了似的,在无法受控的情况下就把嘴给凑了过去。

  亲完他也后悔了,哥冰清玉洁守身如玉了二十几年,这初吻咋莫名其妙的就没了呢。

  至于苏荷,说不憋气那是假的,只不过这气受的太窝囊了,完全始料不及又无处伸冤,比他妈窦娥还要冤啊。

  半天之后,三人找到了王昆仑和王玄真,两人正在树下相当无聊的玩着跳格子的游戏,自娱自乐的打发时间。

  见到他们三个回来,王昆仑和王玄真都有一种同时见到了亲爹的兴奋。

  “撒谎儿子的,我俩现在都吃草根扒树皮了,一点不瞎扯我他妈现在一蹲下,拉出来的不是屎全是草料”王玄真晃着自己的胳膊说道:“看见没,一点肥膘没有了全是精肉”

  王玄真这几天属实是糟了不少的罪,吃饭完全是干粮加水,睡觉隔一会就得醒一次,林子里蚊虫遍地相当折磨人了,几天下来他除了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外,一身肥膘都被减下去不少,也算是偶有所得了。

  至于王昆仑倒是非常的无所谓了,这些年来他都是这么过的,走到哪往地上一躺就能当床睡。

  “哎我去,你这是整人体艺术呢?咋的啊,刚做完月子怕受风着凉啊,捂的这么严实”王玄真吓了一跳,向缺这幅德性跟刚分娩完一样,穿的又多瞅着人还挺虚。

  向缺默然无语的摘下脑袋上的布,露出一脸的黑纹,王胖子被吓的差点坐在地上,王昆仑更是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出事了?”

  “嗯,被人下了蛊”

  王玄真不解的说道:“不是,大哥咱不是去解毒了么,怎么最后还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呢?我就说吧,你这趟出来肯定没好嘚瑟”

  王玄真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以为向缺只不过是中了普通的蛊毒而已,完全不知道他已经命在旦夕间了。

  王老蛋挺不乐意的在旁边说道:“别瞎说,他活不了多久了,你赶紧闭嘴积点德吧”

  王玄真和王昆仑面面相觑,完全不知所措,甚至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的意思。

  向缺坐在地上,慢慢的把之前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两人,说完了,他仰天长叹:“时也命也吧”

  C酷匠Q网首i'发m^

  王昆仑沉吟片刻,说道:“我组织两人,带枪过去把那个寨子给端了”

  “成,这事你干,草他妈的我去把他们祖坟给刨了,让那个苗寨祖辈都消停不了”王玄真相当认真的说道。

  这两人都明白,蛊他们解不了,但打击报复的事必须在行,一个绝对有实力和胆量生屠了寨子,一个也有绝对的本事能把独南苗寨的祖坟给挖地三尺。

  男人之间的感情在于有事肯定不会嘴上安慰,只会在行动上无所畏惧的付出,他们在等待向缺点头,只要他一点头几天之后独南苗寨肯定会被一窝端了。

  向缺却摇了摇脑袋,没提这一茬,而是对王昆仑说道:“把那三根银针交给她,这事到此为止就算过去了”

  “王老蛋,临走之前我跟凤凰寨的那个女人提过了,你回村里把两个孩子带上来这把蛊给解了,然后天大地大的你们就找个地方随意安身吧”

  至于苏荷,他则是挺心虚的瞄了一眼后就没吭声。

  向缺刚交代完,突然身子一抽搐直接倒在地上蜷缩着汗如雨下。

  “我草,这是咋的了,咋抽上了呢”王玄真蒙圈的问道。

  苏荷解释道:“身上下的蛊犯了······下蛊的人说要折磨他四十九天才要他的命,从今天以后每天向缺都会发作一次,直至死了为止”

  胖王和悍匪王昆仑相视对望,两人眼神之中同时流露出一股默契的意味,等这边事了回去之后说什么都得研究研究把这事给解决了,向缺要是死了,罪魁祸首必须得为此付出代价。

  一看向缺受罪这样,苏荷肚子里的一点怨气也烟消云散了,老实讲亲一口啥也不少,看人家糟的这个罪,都要抽的不成人样了有多大的怨气也该消了。

  十来分钟之后,向缺抽完又好了,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人跟虚脱了似的。

  他挺无所谓的笑了笑,跟王老蛋和苏荷同时说道:“再见,来不及握手吧”

  王老蛋实心实意的安慰了他两句,苏荷看着他点了点头,两人各自离去了。

  “咱们也走吧,赶紧回去想想办法,不是还有四十多天呢么,这些天咱没准还能找到啥法子解决你身上的蛊呢,这世间啥事都不是绝对的”王玄真催促着说道。

  “他想整我四十九天生不如死,那我就先给他来个釜底抽薪”向缺挺蔫坏的笑了。

  独南苗寨,祠堂里。

  被向缺还给努雄的十八块命牌挂在墙上。

  突然,十八块玉牌中的一块上居然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一丝裂纹,裂纹逐渐延伸然后蔓延到了整块玉牌上。

  “咔嚓”玉牌突兀的碎裂开来,一道独南苗人的本命精气从其内散了出来,但同时玉牌内居然冒出一道黑气缓缓的缠绕在了本命精气之上。

  那道黑气包裹住本命精气后,竟然开始吞噬起来,仅仅是片刻的功夫,精气消散那道黑气转而又没入了另一道命牌中。

  寨子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在家里的床上躺着,屋内其他家人也在。

  忽然之间,床上的年轻人突然身子一挺,人直勾勾的坐了起来,眼神之中散发着毫无生机的气息。

  家人都被吓了一跳,愣愣的望着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咣当”那人又重新躺了回去,但除了呼吸之外,整个人都没有了一丝的知觉,好像个活死人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演绎解封